文章 RSS
評論 RSS

少年已知酒滋味

字體 -

  第一次喝酒是6岁。

  那天父亲叫我帮他到商店去买散装的“五加皮”酒(那时商店里酒不多见,不是“五加皮”就是“桂花酒”),酒买到后在回家路上我忍不住喝了点,很浓的药材味,有点甜,但比咳嗽药水好喝,结果愈喝愈多,最后喝了有一小半,怕回去交不了差,就拐到学校教工食堂去兑了点茶叶水,以为天衣无缝。

  回家没进门父亲就说你偷喝我酒了,我说没有;他说一定有,我说一定没有;后来父亲说,你和我做个实验,假如你闭上双眼单脚站立,不摇晃,那就是说你没喝;摇晃了就是喝了。我当时想这有什么困难的,就按照他的说法平伸双手,闭眼单脚站立,结果我不但摇晃,而且悬空的那脚还不幸碰地了。

  童年的这个记忆很深,后来我到了高中才知道,TMD这样站我不喝酒也会摇晃,老爸耍了我。当年他一定是看我红红的脸色判定我喝酒的。

  多年后我儿子偷喝啤酒,我说他醉了,他说没醉,我听了就拿我老爹的方法骗他,岂知他懒洋洋地说“鬼才信你,你先站一下给我看,不摇晃了我就站了。”

  7岁那年暑假,发现父亲有瓶“竹叶青”,就决定和哥哥分享。

  喝酒前要做些准备工作,因为这毕竟是我和哥哥第一次操办酒席。

  我们是这样分工的:我负责到家后面的竹林里找别人家走失的母鸡刚下完蛋的窝,并把鸡蛋捡回来,哥哥则到学校农场偷些花生,事成后由哥哥掌勺,一味鸡蛋煎花生,其时算得上是上上等的下酒菜了。

  喝酒时怕父母忽然提早回来,兄弟俩儿搬把梯子把酒菜搬上屋顶(那时候是住平房)享受,那种感觉如“我登楼台观风景”的孔明,自己事自己知。没喝多久,远远看父亲从那条弯曲的小路走回来,我们好庆幸我们是爬上屋顶眼观6路的喝,要不被父亲撞个正着,死定无疑。

  父亲走路不快,到家时我们已把战场打扫完毕,哥装模作样忙着煮饭,我就假惺惺地给我爸拿拖鞋。尽管那时我喝酒已经不脸红了,但还是不敢抬头看父亲。

  那瓶酒我们用了一个暑假喝完,然后连瓶子也扔了。

  后来某天父亲曾发了狂地找他的“竹叶青”,我和哥哥都很乖,一直围着他身旁,帮他回忆,帮他翻找,当然,我们心里都知道,这瓶酒这辈子他都找不到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心情文字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