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打铜锣 补锅 李谷一

字體 -

《打铜锣》《补锅》都是湖南花鼓戏(严格来说是短剧)。

我对湖南花鼓戏是完全不懂的,但这两个剧倒是看过好几遍。后来广州的“珠江电影制片长”还拍摄过这个电影,如果没记错,导演应是3、40年代著名导演王为一(电影《南海潮》、《72家房客》等的导演)。

看资料,是在60年代中中南地区搞过一次调演,湖南参加调演的就是《打铜锣》《补锅》。当时这两个折子戏很获好评,然后就参加了全国调演,之后这两部花鼓戏就在全国出了名,那时还时髦移植,各地都纷纷移植成本地剧种,象广东粤剧院就将其改编成粤剧,我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后看的。

对粤剧《打铜锣》印象最深的就是名丑文觉非饰演的那个“打铜锣”的人。记得一开场,人未出场,先来几声吆喝,大意是“秋收季节,各家各户,关好你们的鸡笼……”之后是声到人到,韵味十足。

《打铜锣》的故事主要是鞭挞某大嫂多次放出自家的鸡去吃生产队晒谷场上的谷子这种占集体利益的个人自私自利思,把一个尽职尽守的、充满机智、为人风趣、态度滑稽的晒谷场看护员写得活龙活现,其中很多对话,身段都相当搞笑。我还记得粤剧每逢演到文觉非在被某嫂藏起打铜锣的锣锤时的一段唱词:“我无(没有)饮酒又无吃鸡,吃了亏掩住(着)耳仔(耳朵),反丢了个锣锤”就爆发出哄堂大笑。文不愧是粤剧丑生的大哥大,诙谐而不庸俗,唱腔身段念白都有很独特的造诣,是个奇才。文去世后,现有的粤剧丑生里,无一人能及。这种“后不见来者”的尴尬,确实很让人惋惜。

《打铜锣》的故事至今给我很深的印象,就算今天重温这个故事,还是很有意思的。你看,那时一个村里生产队看谷子的老头(小小人物)办事就知道要廉洁,“我没喝你的酒,又没吃你的鸡,我怕你什么?”人生一些很浅白的道理,小人物懂,但象克杰同志,还有江西那个省长叫胡长青的就不懂。他们看来不单只不懂政治,不讲“三讲”,就连戏剧也都不看,难怪他们要出事儿。这样的人临上刑场也不需怪谁了,认自个儿蠢就是。

《补锅》也是喜剧,好象是讲俩儿未来亲家,知道自己的儿女自由恋爱,然后装着拿锅去补,看看对方的人品,结果是满意而归。具体就记不很清楚了。

大概,这都是文革前那几年农业还算“歌舞升平”的时候的产物吧。

讲起《打铜锣》和《补锅》,就要讲李谷一。

李原是湖南花鼓戏剧团的演员,就是在《打铜锣》《补锅》里出色的表演,在参加中南汇演及上京汇报演出被发掘出来的。

李谷一是不是《打铜锣》《补锅》的第一代演员就不清楚了,但电影是李谷一演的。李谷一在湖南花鼓戏团默默无闻了很长的时间,就是没有被伯乐发掘,李也不心急,潜心业务。最后终于熬到了机会,在这两出短剧里出任主角,之后就是因着《打》和《补》的出名而出名。人的命运有时很奇怪,你有一定的才能后,用不着怎么使劲儿,到了该红的社会说红就红了,所以各位要有空多写点东西,说不定哪天真红到停不住的时候,你这“注”儿就下对了!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