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病中絮语

字體 -

  如果不是上周染上些许风寒,我对病已没有任何感觉。

  出国这些年,我确实连感冒这样的小毛病也未曾染过。每次往家里打电话,母亲总会问我的身体,而每次我都会说很好。母亲对这千篇一律的答案当然不满意。曾有段时间她让哥哥打听我的身体,但话没说完就被不想母亲操心的哥哥挡了回去。母亲因此而心有不甘,她又去向我的姐姐打听,姐姐虽不是罗嗦的人,但电话里总免不了要盘问我一番。记得有次我告诉姐姐现在我忙到没时间生病,她听了半信半疑。在她印象中,我再忙也不至于比国内紧张的。

  前些日子与父亲通电话,老人问起我的饮食起居,我一概用“好”而概之。父亲见我如此回答就很直接地说:既然身体好就回来看看我吧,我听了猛命的点头,嘴里却什么也说不出。那天是中秋,我不知能对九十高龄的父亲说些什么。

  在这边,“中秋”“春节”,节将不“节”,能做的,也只能是打打电话。

  想起领取移民纸那天,移民官要我在申请表格上填写好父母的名字,他说,这对你有好处的,因为他们可以申请过来居住,我听了忍不住将父母的年龄告诉移民官,他听了“哦“的一声,然后对我说对不起,我惨然一笑地应了声“没事儿”,内心却隐隐地疼。

  我想,虽说做儿女的注定要负父母许多,但我却负了好几辈子。

  周末周日蒙头大睡了两天,也打了球,也蒸了桑拿,以为轻松了许多,然后周一又开始工作,连着做了三个专访,到晚上已经头晕晕眼花花,今天上班确实写不出东西,就赶编了两篇稿,到傍晚真顶不住了,眼睛不停地流眼泪,因为胃口不好,就熬了点白粥,虽是放了少许陈皮,也添了点盐末,但吃来淡而无味。好在冰箱里有些咸鱼,清蒸了半块,满屋是梅香味,这样真来了胃口,一下子吃了好几大碗,清了肠胃,也出了汗,感觉好像好了些。

  好久没有吃咸鱼了,满房子的香味让我想起了家,想起了童年。

  是不是人到了病,才会想起想起童年,想起家?

  这个晚上,我忽然想起3、4岁时,因为风凉惹下了气管炎,前后看了半年的西医都不见好,父亲为我的病费了不少功夫,后来得他的朋友介绍,为我觅得一老中医,中医住的地方离学校不近不远,且没有车可达,父亲每个周末就这样领着我走很长的路去看病,为了鼓励我走路,父亲费尽心思为我讲一个又一个故事,这样的情景如今想起来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但平时总不会刻意记起。

  每逢病中我还会想起母亲。有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打针,我家到学校医务室大概有半个多分钟的路程,遇到下雨,大概就要走半个多小时路了,记忆中母亲在雨天带我去打针时从不让我走路,她用雨衣将我裹好背在背上,然后让我为她打伞,那时我很任性,爬在母亲身上要她讲故事,母亲有时因为喘气讲不出,我就以不拿伞让雨水淋她相要挟,我想母亲如今当然不会记得这样细节的往事,但我却会记得,尤其是如病了的此时。

  我在我们家中年纪最小,且因为是父母老年所得,自然很被宠,这点我的哥哥和姐姐从没嫉妒过。现在想起来,每当我在病中的时候,姐姐会将她的零食罐,哥哥会将他的“公仔书”(连环画)都让给我,而在平时我是必须经过他们同意才能拿的。好多年后哥哥这样对我说:你在家中就是猪八戒,我是孙悟空,父亲是唐三藏,他从来不分是非向着你而委屈我。我听哥哥这么说,心酸酸的,觉得一切诚如他说的那样。后来我还问过哥哥,既然如此,你不觉委屈吗?哥哥很平淡地说:你一直是我的骄傲,我委屈什么呢?

  因为病,这晚上我竟想到这许多,人在病中大概都是很无助的。如今我在网上东游西逛,从一个BBS翻到另一个BBS,这种感觉就如同儿时病中翻动每一本连环画一样。到翻累了,自然想起父母,忍不住就将电话拿起,父亲听到我的声音说“然,那天对不起,爸爸知道你忙的,你不要因为爸爸说你几句,就急急的赶回来……”听父亲这般,我用很欢快的语气说:你怎么能对我说对不起呢,我是你儿子呢。我说这话时脸上都是泪,却不敢让他知道。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心情文字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