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看《新扎师妹》想到的

字體 -

  看了杨千桦演的《新扎师妹》,觉得很好,属于轻喜剧。杨一直给我的性格认识,就是这样颠三倒四大大咧咧的,包括她玩曾志伟的游戏等,在这个戏里,原来会有些耽心,她会演得过火,但看完之后,觉得她把握得算不错的。而且在餐厅那段,来来回回地出错抖包袱,就算有些让你不耐烦了,她还是很轻松地带你走进她的“搞笑”里面。

  人于生活中还是很普通很平常的,那怕你是个小警察或者是保安局长叶太或是处处在刻意制造政治家形象的陈方安生,都是个很普通的会出错的人。《新》将一个卧底师妹的惊险经历,从另个角度很轻松很淡化的着墨,让你在轻松中体味生活的最普通的层次和这这个层次的底味,这使我想起法国电影《虎口脱险》,一部反映2战反法西斯这么严肃的主题电影,却处处以调侃搞笑的笔调够勒出一群普通人的不寻常经历,很耐味。

  香港是个很特殊的社会,它是一个逼在殖民地和主权主义这双重压力下的狭逢里求生存求自在的社会空间,这个空间造就了这样的一种环境氛围,就是一方面他们会为生存而奋争并具备很高昂的不屈的、求生存的精神,另方面他们总能在自嘲中为他们的畸形空间找出最伟大的解释和答案,因此,在电影或者文化表达上,这类的搞笑的讽刺的关注小人物生命价值的作品,创造上总能处在一种相当松弛的状态,比如许冠杰的歌以及其后的《最佳拍挡》系列,比如周星驰等等,相对来说,这些影片比大片更能贴近市井草根生活,因而很容易获取观众的认同。

  中国的观众比任何国家的观众都要伟大是他们历经了很漫长的接受教育过程,他们从一开始有了认知这个世界的感性触觉时,就会被推上一个很庄严的位置上去接受崇高的理想主义灌输,包括作为娱乐的电影,他们从不敢放下理想主义的责任认同去娱乐,这也是中国的观众内心更加沉重和积累的因由,这些年,港产片的大量进入开始松懈和分裂中国观众的这种责任感和庄重感,因而一部《大话西游》被一代人很惊奇欣然地接受,原因是他们发现电影是可以这样看的。

  本来嘛,电影就是“玩儿”的东西,何必一定要上升到那么高的价值取向要求呢?所以,这部《新扎师妹》的成功,起码让我们在微笑中潜移默化地接受这样一个理念,生活中的常人常事,包括很低微的人生要求,比我们的理想主义要更真切更令人认同接受。

  关于吴彦祖,这部戏本来给他的表演空间就不大,其实真是个花瓶的作用,好在他能把握住“花瓶”的作用,不过火,不抢戏,把一个有人情味道的“黑社会大哥”表现得很立体,不是单一的概念化的“大佬”,加上帅呆了的外形和身材,受到小资女孩的拥护,是相当容易理解的,因为这些小孩子无论是家教或者是社会给她们的男性形象灌输,都是些朝气的正义的昂然的英雄人物,这是每个中国的小女子在发育过程中必须经历和接受的教育灌输,但发育成熟以后,就是另回事儿了,吴被崇拜和吴没有关系,和我们的教育有丁点的关系。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