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字體 -

  北京光彩泛海文化传播这回是志在必得。虽然《芳香之旅》只带来了电影海报,明信片以及20分钟的片花,但这已足够了。

  在多伦多,一切如光彩文化传媒所预料的那样,《芳香之旅》引起了北美乃至欧洲电影界的瞩目,片商们与光彩文化传媒几位高层频繁密斟。光彩文化有理由笑逐颜开。

 “中国电影冲出亚洲”这句口号被叫了20年,1985年吴天明的《人生》打造了西部电影的天空,那年吴天明相信他可以凭《人生》步上奥斯卡的红地毯。殊不知,吴天明在1985年的这个梦还未走岀电影局就破灭了。至今记忆尤深的,路遥,《人生》的作者,蹲在电影局大院外闷闷地烧着一支又一支的烟,吴天明站在大院内对我吼:“奶奶的,有人在我下面拉梯子。”

  今年是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与《人生》一样,《芳香之旅》同样是写一些普通人的故事,同样被称为平民史诗,但它们的命运是不同的。《芳香之旅》如今仍在制作后期,就已单枪匹马地在A级国际电影节上亮相,且受到了美国片商们的宠爱,这点在20年前,是吴天明和路遥想都不敢想的。这是中国电影的进步,也是中国的进步。

 《芳香之旅》写的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南方某县城女售票员李春芬,因有双漂亮而又水灵的大眼睛,迷倒不少男乘客,也使得她的师傅老崔心有所动。但李春芬情窦初开的爱人不是老崔,而是从上海来的英俊、飘逸、身上带有书卷气的刘奋斗。但可惜的是,刘奋斗刚开始向春芬示爱时,就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在中国20世纪60年代,少男少女之间在婚前是不能有亲昵关系的,于是刘奋斗被当作流氓而发配去劳动改造,春芬为此心如刀绞。

  受到毛泽东接见过的劳模崔师傅,对春芬无微不至的关怀令她唤起了生活的勇气,老崔和春芬结婚了。新婚之夜,老崔因为复杂的原因而阳痿,不久,他在一次车祸种变成了植物人,此时还是处女之身的春芬,只能默默相守。

  进入21世纪初,昏睡了10多年的老崔离开了人世,春芬因此痛不欲生。她为自己失去的青春黯然神伤。渐渐地,如鲜花一样的春芬开始变成男人婆一样的女人,春芬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日渐衰老的脸,欲哭无泪,她收拾起行李,重返当年公共汽车行进的路线,窗外满眼的黄色油菜花映入眼帘,车上的春芬开始浮想联翩……

  今年参加威尼斯选片的意大利电影人,在看完初剪的电影时对导演章家瑞说:“自从安东尼奥尼的纪录片《中国》轰动全世界后,整个西方世界就非常想了解中国普通人这些年的真实经历,你的电影让我看到了一个客观和真实的中国,范伟和张静初的表演简直出神入化。”

 《芳香之旅》的监制、北京光彩泛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凌力告诉我:“安东尼奥尼得知我们拍摄了一部剧情片版的《中国》,相当的高兴,他说他一定会看《芳香之旅》,他希望在导演章家瑞的视觉里,看到70年代那个曾让他激动不已的中国。”

  趁着余政、凌力以及诗人党争(《芳香之旅》制片人)等在多伦多,我们围绕着《芳香之旅》从上午到晚上聊了一整天。令我感受最深的,不是《芳香之旅》有个豪华的团队,像曾凭《若玛的十七岁》入围蒙特利尔电影节、早被国际发行商认可的的导演章家瑞;在《孔雀》与《七剑》里担当主演的张静初;获蒙特利尔影帝桂冠的范伟;在《十面埋伏》担任作曲的梅林茂……什么是我感受最深的呢?是光彩文化传播这帮文化人,他们充满自信与成功。这样一群新电影人,将会领导21世纪的中国电影,在世界舞台上主演自己的故事。

                                  2005年9月24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