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这个世界不会为你而改变

字體 -

  我一直企图将《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和《阳光灿烂的日子》放在同一个层面上去比较,每一次内心都有种难言的疼,因为不管海峡将两岸怎么隔绝,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中国人在6、70年代所承受的压力,比任何时候显得更荒唐更卑鄙。

  比如,我们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就不难想象“眷村”那样的环境和我们的“大院”有多大的区别。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所表现的环境是60年代的台湾,一个灰色的压抑的社会形态,其时政治高层不断扯高嗓子高喊“反攻大陆”,台湾人用他们无奈的容忍接纳着操各种口音的外地人,那些抛弃了“家”的外省人在彷徨和压抑中强迫自己适应和习惯一个新的环境,而生长在这样家庭里的少年人,他们就在一种必然的压抑下生存,并且以“群体”的形式选择自己的生存模式,小四、小明、小马、老二、小猫、飞机、滑头、小虎、小翠等就是这些群体中的一个“代表”。

  小明这个人物是我最喜欢的,很女人,她身上所透析出的女性情怀让启发了小四最原始最本能的爱。处于青春少年期的男孩子,他们最初的爱恋,那种对女性的依赖更多表现为一种纯然的母性,这种依恋是不得侵犯的。小四最后之所以用那把日本女人用来自杀的尖刀插进小明的身体,这是他内心情感的释放。这种释放是他对情感完整的最真实直接的表达。当我们看到小四将尖刀刺向小明那青春的躯体这一凝重画面时,精神上,我们已经脱离了画面所传达的视觉讯号,脱离了小四杀人和小明被杀这么些符号的信息,我们所理解的,是人的情感在深重的压抑下的爆发,是一种精神意义的凝结,这才是杨德昌所致力的吧。

  张震演的小四很到位,他将一个少年人的固执很真实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那种不羁的个性,以及对社会不以为然的反叛,都很鲜明。

  杨德昌的电影一直很理性,先前的《独立时代》已经很刻意地将人性赤裸地剥离出来,目的是揭示这种赤裸人性的丑陋,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他对人性最基本原始的本性思辨更为坦诚,影片透过一个少年人青春期的情感发育,将其时社会的混浊灰蒙扭曲变形展现得淋漓尽致,这种表现给观众带来的已不仅是视觉的震撼,还包括思维的,回忆的,以及人生意义的再检讨。

  我至今还记得小明死前说的那句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个世界是不会为你而改变的!我就好象这个世界一样,是不会为你而改变的!”

  好多时候,我会想起这句话,很无奈。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