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风继续吹――永远的张国荣

字體 -

  那时天空正在下雪,这个早上很冷,然后,我听到了你走了的消息。

  J从香港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说,今天虽是愚人节,但你不要开这个玩笑。J听了恸哭着:不,不,是真的……哥哥走了,就在刚才。说完竟无语咽哭。我相信,这是真的。

  窗外的401高速公路被浓浓密密的雪花舞动着,天空里那些跃着跳着的六角精灵是这样欢欣,我不知道,你是否也在其中。

  那年的秋天,J约我到中环金钟道太古广场的万豪酒店去饮下午茶,一件白色的T-SHIRT,一壶清茶,袅袅茶烟后是你悠闲的笑容。我们落座后就谈起刚刚上演的《春光乍泄》,我说那首歌很好听,你“哦”了声后问,是《Cucurrucucu Paloma》吧?我说是。然后你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天空,那时我想起你在影片里站在天台上仰视蓝天,想望着如鸽子一样融入天空的镜头,那句曾让我心动的“不如从头开始”几乎在唇边逸出。

  过了很久,你的目光回到我的视线,我发现你的眸子很黑,很亮,我对你淡淡的笑了笑,你有些腼腆地说:我喜欢在酒店里静坐,如果起得晚,早上懒散着,酒店很好的。可以很安静,也可以很干净地看到蓝天。

  那时我以为你只是随口说说,如今你仍选择中环仍选择酒店,我忽然醒悟,累了疲了伤透了的你,终有个地方是你的归处。那里很安静。那里也很干净。可以从头开始,从一个普通人开始。

 《风继续吹》是83年的作品吧?这是我最喜欢的。嗯,我也是。你向我点了点头答道。那刻我发现你的声音沙沙的,那种音质有种男人的性感,很内在。

  后来我从一篇采访里读到你这样一段话“山口百惠对我的影响很大。她的《风继续吹》使我拿到了金唱片奖。我一直很珍惜,我把这张金唱片摆在我的咖啡店作装饰。”

  我见过你讲山口百惠在巅峰期为爱而激流勇退的眼神,那眸子里充满着纯然的梦想,一个很普通的、只是希望“从胜负的世界脱身出来,希望过安安静静的生活”的梦想。因为有这样的梦想,你才会告别辉煌,才会厌倦名利,才会渴望“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了――如我这样想,倒是应为你高兴的。

  你是个不懂怨恨的人。人生舞台上,有喝采当然也有喝倒采的。讲起那些毁你车容、谩骂中伤你的观众,你很宽厚地笑了笑说,那时是蛮伤心的,而今倒真有些怀念。

  2000年夏天,J给我寄来几张你的照片,那是你在“上海热情演唱会”上的造型。我对J说,喜欢你穿着一身的雪白,那种样子很清爽,很坦然,恍如第一次见你时,如徐志摩的《雪花的快乐》:“不去那冷寞的幽谷/不去那凄清的山麓/也不上荒街去惆怅/飞扬,飞扬,飞扬/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J听我这么说,感慨地叹了声,她说你不但性感,而且感性。知道吗――她这样写道――最后他穿着黑色的浴袍和观众一起唱《共同渡过》,竟泣不成声,如果你在现场,也会哭的。

 “闭上眼睛熄了灯/回望这一段路程/看见今天昨天有多少艰辛/你依然陪伴在我身边……”

  这个早上,反复听着这首《共同度过》,暖在手上的茶早已冰凉,音响里轻柔着你的心声,只是你已不再。

  你一直很爱你的歌迷,你承诺,就算你退出舞台,也会设个地方让大家聚会,不能散。后来铜罗湾就有了那间叫着“为你钟情”的咖啡店。

  我们第二次见面就是在那里。那天你很忙,来的都是你的朋友。我叫了杯法国咖啡等你,后来你在那张白色的桌子对面坐着,很开心的样子。我说,现在的你是最轻松的吧,你说是的。我们讲起《红色恋人》,我说靳死那场戏演得真好,靳舞动铁镣倒下的那个慢镜头,让我想起那句“谁持彩练当空舞”的诗句,真是精致。灯光下你凝着神,你说,是啊,那场戏是我很用心去求的。

  我很执迷你那缕闪烁着思考的眼神,后来我看到你在《春夏秋冬热情演唱会》上唱《千千阙歌》时,再次读到你的这种眼神。那时,我想你已萌生了去意:

 “徐徐回望, 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仍是你, 赠我的心中艳阳/如流傻泪, 祈望可体恤兼见谅/明晨离别你, 路也许孤单得漫长/一瞬间, 太多东西要讲可惜即将在各一方/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啊……因你今晚共我唱……”

  那晚,我看不到星,却看到了你的泪。

  今晚,我看不到你的泪,却看到了星。

  雪停了,雪花跌落了。

  风继续吹,让风继续吹。

  音响里仍旧是这首歌,我知道,你没有走,我们同在。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心情文字 | RSS 2.0 |

3 條評論

  1. 2007年1月2日 20:26路人

    想不到你如此感性. 看到我想哭出來. 我好喜歡張國榮.

  2. 2007年1月5日 21:10木然

    看到你的留言,無言。

  3. 2007年4月5日 11:22nana*

    感动地好像哥哥在心底又活了一次, 那么熟悉, 那么近…

    谢谢木老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