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他乡也泣血-兼谈主流社会及主人意识

字體 -
标签:

  亚视《寻找他乡的故事》开始登场。

  《寻》是拍给不在他乡的中国人看的。他乡的中国人看了,却显得无奈、彷徨与苦涩。

  我们不否认《寻》所讲述的每一个故事都是真实的,但这仅仅是他乡中国人成功或稳定的一面,另一面中国人泣血的故事,却是说不清道不尽。

  比如说,我认识的一位长辈在大陆颇着名,但一生坎坷。大陆开放改革後,鳏居的他仍不知天命地移民美国,靠教华人子女学习钢琴为生,希望能闯出一片天地,以弥补前半生负於儿子的疚意。转眼10年,极不愿意抛离妻儿的儿子为了不伤老父的一片爱心,勉强孤身移民,但赴美後一方面为不筅语言难找工作而灰心,另一方面也因东西劳燕而丧气。老父爱儿心切,不惜再回大陆与其儿媳结婚,不久伯牢飞燕团聚,却是五天一小吵,十天一大闹,最终儿媳因不堪丈夫的无能而离家出走,老父在愧对儿子的自责下投河自杀。

  这是一个中国移民家庭泣血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并不是天方夜谈,我们可在每一个移民家庭筚路蓝缕的脚印里垂手可得。

  无论是在多元化民族的加拿大、美国还是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移民都只能是寄居者,所谓寄人篱下,你想在原居者的国家当原居者的主人,并且迅速进入主流社会这只是新移民的梦想,老一代移民甚至其第二代或第三代早已很现实地认识到这种幻想的艰难进程相当缓慢,于是才有唐人街,有数不尽的中国餐馆,以及华裔黑帮。

  谈到进入”主流社会”,这里有个定义界定的问题。

  什么是进入”主流社会”?普遍认同的”进入”有两种,其一是”参政”;还有就是打入西人工作甚至生活的圈子。以我所见,这两种”进入”都不具有普遍的意义。”叁政”毕竟是少数人,这种进入於社会变革作用缓慢,而打入西人工作或生活圈子仅是生存方式的改变,是形的变化,而质并没有发生根本的转变。形变的结果往往能导致质的改变,但假偌这种”进入”的质变是丧失自我,被西人同化,甚至比西人还要西人,这种无原则的投降,倒不如不”进入”为好。华人怎样才是真正地进入”主流社会”呢?我们应该鼓励每一个他乡的华人都以关心社会、干预社会和改造社会为己任,发挥真正的主人翁精神。

  关心社会、干预社会、改造社会看起来是件很大的事情,却可以从点滴做起!相信在加拿大安省居住的每个华人,只要关心一下时事,都知道6月3日是安省的省选日,但知道并不等於关心,不等於叁与。那些平时叫着要”主人权”的华人都在干些什麽?在关心黎明送手提电话给舒淇?在追郭富城的演唱会?我们为什麽不认真思考一下夏里斯主政安省四年来的得失?为什麽不积极向叁选者提出有关保护公民利益〈特别是华裔公民利益〉政策的质询?现在是我们都不去尽一个主人应尽的义务,不具有主人意识,又怎麽能怪这个”主流社会”的门对我们紧闭?

  那麽,什麽才是主人意识?

  6月3日夏里斯想连任。

  6月3日是安省的省选日!

  6月3日是我们作为安省的选民行使选择一个符合安省全体公民利益,能够对安省全体公民负责的政府!

  无疑,在以上三种认识里,只有具备第三种意识的人,才是具有主人意识、才是真正迈向主流社会的人,而今天我们要做到这样的人并不难。 我想:《寻》所要弘扬的就是在他乡的中国人不屈不折,落地生根的精神,也就是中华民族勤劳勇敢,不畏艰难的精神!华人踏入主流社会有一个相当缓慢的过程,这是客观存在的现实,但关心社会、叁与社会变革却可以从每一件小事做起!从今天做起!如果我们每一个他乡的中国人不但能在他乡落地、生根,不但能够适应他乡的土壤,而且能够改变他乡的土壤,相信每一个他乡的中国人会少流一点血,会沁出多一点欢笑的泪,那么《寻》的登场还是别具意义的,我们期待着。

                        2000年5月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