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假结婚的路能走多远

字體 -

  结婚这词儿在美加并不是新话题。

  自从有移民这条路,就有假结婚这活儿。

  在加拿大,假结婚起步于80年代末,其时国人出国移民的路子不多,国内一些诸如广东、福建等沿海省份的海外华侨穿金戴银回归故里,他们不但将洋烟洋酒赠予乡人,同时也将一个个出国的美梦带给生活在穷乡僻壤的父老乡亲。

  到了90年代中,随著出国热的兴起,假结婚热升温至前赴后继一往无前的高潮。 最疯狂时收费达到9万美元(带孩子另加班费30%),此种现象持续到90年代 末才走向回落,原因是一方面加拿大政府敞开了吸纳各类人才的大门,移民不如当初那么艰难;另方面是国内生活水平和素质有了极大的提高,出国不成为改变自身生活水平唯一的道路。

  假结婚再度在加拿大兴起是在近两、三年的事情。与以往所不同是,催谷这种现象膨胀的因素是假结婚作为一种更赤裸裸的实用生存工具,成为一些移居加国、生活无稳定保证、游离在贫困线附近、英语语言能力不好的新移民者改变自身生活的一种谋生手段。他们看中国内下岗人数骤增,一些暴富的公务员急于寻求出国躲避,纷纷杀回去寻找有意者斟酌。

  据了解,2001年假结婚 的行情上涨到和福建裔结婚的价钱达到近10万元加币一人,和非福建裔人结婚 一人收费也到4万5加币(这些价钱不包括两次来回机票和食宿的费用),这样的生意对生活在加拿大低收入的移民来说,无疑是很具吸引力的。如果加拿大 政府在近年不是及时调整移民政策,加大力度审查结婚个案,相信假结婚现象 一定会达到猖獗的地步。

  假结婚的操作过程是怎样的呢?记者就此采访了一些“经验人士”,揭开其暗箱操作过程。

  首先,要有加拿大政府发出的单身纸,证明其人目前无婚姻记录状况,取得单身纸后如委托移民公司或猎头寻找对象,要付出5千到1万元的费用不等。一名很具经验的人士告诉我们,有些人图省事会让移民公司包办,移民公司收 多少他不管,自己一次性收取2万元,其余全由移民公司操作。这样做收入虽然少些,但不用劳心电话、信件等等细节问题,近年办的人多了,经验丰富了,一般都由自己操作,这样可攫取更大的利润。

  当假结婚者(我们姑且称之为撋昵胝邤)寻找到国内的对象(简称为“申请者”)后,就开始安排回国“办事”,申请者此时会向被申请者征求 意见,即被申请者是出两趟机票的钱还是出一趟机票的钱(这个选择由被申请 者决定)。如果被申请者愿意出两趟机票,那么申请者第一次回国则作为“相识”的过程,之后大约相隔数月后再回去一次,则是“结婚”,“婚”后则可由申请者在加国办理担保申请手续。一般来说,出于稳妥和令移民官相信,申请者大都建议被申请者安排2次回国的机会,原因不只是回国的机票旅费不由其负责,关键是“案子”资料能提供足够的可信程度予移民官审查,对于加快实现“团聚”很有帮助,当然,也有因申请人曾多次回国,则他可利用其中一 次回国作为撓嗍稊的理由,这样摗Q申请者可省去一次旅费。不过,如此申请双方就要补“功课”,即必须提供出第一次见面时拍摄的照片(一般以调相机日期时间来造假)和之后的长途电话通话记录单及信件作为恋爱的证物予移民官审查。这么做不但过程繁杂,且因是“事后补课”,容易漏马脚。据说曾有某申请者在冬天里补拍夏天的照片,摄影者忍著寒冷穿著夏季服装,却忽略了背景中别的路人的衣著而被移民官识破,最后移民申请被拒。还有一个案例,是申请者所提供的家居照片中,背景日历纸显示的时间与相片所标示的时间不符而被拒,如此笑话多多,也堪称是假结婚故事的精彩片断。

  作为“婚姻”理由申请配偶移民加国,本是加拿大政府出于人道理由所竭力保证的一项移民政策,却被别有用心者用来谋取暴利。据加拿大移民部公布的资料显示,近来移民部陆续查出上百起以假结婚方式申请移民加拿大的个案,说明随著加拿大重力打击偷渡人蛇,国际人口走私集团在安排偷渡活动越来越 困难的情况下,以假结婚方式,安排偷渡者以合法方式进入加拿大,从中牟取暴利。这是假结婚从单干走向集团化的一个新动向。就此,加拿大移民部长科 德尔最近表示,不会因为有人滥用移民制度就关闭移民的大门。他说,我觉得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既要坚持开放的移民政策,同时也要告诉不该来加拿大的人,以非法方式进入加拿大将要面对严重的后果。事实上,加拿大政府不不仅是说说而已,移民部目前对于结婚移民申请案,已采取了非常严格的审查措施,除了详细了解双方从认识到结婚的过程,要求申请人出示双方的往来信件、电话账单外,甚至还要求申请人说出对方的生活细节。对于一些个案,甚至还通过电话和暗访,了解申请者双方的交往迹象,以判断婚姻的真实性。曾经有这样两个案例,说明移民部对结婚个案审查的严格。申请者张某与妻子办理了离 婚手续后与国内一王姓女子办理假结婚,王姓女子上北京见(移民)官前的某天傍晚,有一男子给张某家打来电话,宣称是从国内来的,有些礼物要交给张太,张某虽和妻子假离婚,但仍旧居住在一起,如此,当该男子言称找张太时, 张某很习惯地就将电话给了身傍的妻子,结果可想而知。另个例子是一曾姓女子完成北京“见官”后被告知回家等待,一等就是半年,某日忽然家里来了代 表移民部官员的调查者要求进家面谈,其时曾姓的真老公正在家里,曾姓女子只有拿出“你们没有预先通知我不能随意进我家了解”为理由拒绝调查,调查者见无法进入家居了解,就到曾姓女子所居住的物业管理公司和居委会调查,结果大获全胜。这两个例子都说明,随著假结婚现象日益猖獗,加拿大移民部一方面会从严从难加大审查力度,以防假案鱼目混珠;另外,移民部还将对以结婚理由获取移民资格审查通过的人士进行跟踪审查,对于那些在移民后一年内无足够证据支持离婚的,移民身份将会被取消。

  假结婚现象的猖獗也给真结婚者带来诸多的不便。记者就此采访了律师文武,他在谈到移民部对结婚个案审查时如此说:“现在通过假结婚移民来加拿大越来越难,因为移民部对结婚证件的审核之严厉,已经远远超过以前。就算是真的结婚,也可能无法达到移民部的要求而被拒绝颁发移民签证,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其实,假结婚对于欲出国者也不是一条百分百稳妥的道路。因为假结婚的收费方式是分3期支付,这就给有机可乘者以机会。一般来说,第一次见面时 被申请者要为申请人付来回机票的费用,到了第二次见面,在同赴涉外婚姻登记处(申请者已入籍)或民政局(申请者还是中国公民)办理结婚手续时,被申请者要向申请者付一半的费用,待申请者和被申请者完婚并回到加国向移民部递交申请(俗称“入纸”)后,被申请者必须要付完最少超过三分之二的费用给申请人,此时,究竟以后结果如何,所递交的申请要求是否被加拿大移民部接纳,都是个未知数,很多走假结婚出国的人,血本无归就是栽在这一步。

  假结婚的付款方式做成交易双方的不平等性,不管交易的结果如何,申请者履行审批前期所要做的功课要求,就可获得近80%的交易金,这种相约俗成 的规矩使申请者获得交易的所有有利保证,不利的因素全部由被申请者承担,这是假结婚游戏里最让被申请者寒心的。曾经有个案例,一申请者利用国内信 息交流的闭塞,持一单身纸在国内多个城市办理假结婚,收取了近5、6个申请人的费用后一走了之,结果是数个被申请者抱恨终身。      世上有利可图的事情总有人挺身走险。

  假结婚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本就没什么可惊讶的。所为“公理总是存在的”。 我们相信随著加拿大政府不断调整移民政策,比如严格审查、加强移民后的追踪、对办理假结婚移民的双方进行重罚等,假结婚的路子一定会愈走愈窄,正如文武律师所说:“在过去一年来加拿大移民部加大了打击假结婚的力度,致使假结婚的行情下降,假结婚者难以蒙混过关,我们寄予那些仍执迷不悟者, 挑战法律者最后伤害的必是自己”。

                            2003年6月25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