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字體 -
标签:

  中美军机相撞事件已经进入第十一天了,被扣的美国海军EP-3侦察机仍然滞留在中国海南省的陵水机场,而机上的24名机员将会在完善相关手续后在复活节回到美国。这次事件从表面上看来是一个“放人还机”的问题,现在人放了,机还在,中美之间因“撞机事件”引起的矛盾冲突远未得到消解。如果能从此次突发事件更深的层面去作研究分析,这其中所涉及的矛盾已远远不是中美两个大国的自尊心和保面子问题了,而是长期以来两个大国的角力平衡出现了正负摇摆。笔者认为:谁在这摇摆的翘板上沉得住气,谁就能将游戏玩到最后,谁也可以玩得最好。

  一·谁是谁非不是问题

  作为一般的平民百姓,特别是生活在西方的居民来说,假如他是一个汽车驾驶者,当他在驾驶汽车过程中不幸与其他的驾驶者发生汽车相撞事件时,第一时间应该做些什么工作呢?当然是各自分析自己的驾驶状态,根据有关的交通法规判断主要责任方,由此的一切行动都会根据这个简单的分析而决策。这个道理本来对每一个驾驶者都是懂的,但好象中美政府却不懂。如果细心的读者从中美政府及其民间的舆论着手分析,就会发现一个很让人困惑的问题,即中美双方都有意绕开责任分析,而仅仅对飞机的处置、人员的遣返以及道歉争论不休。这是中美双方在认识上的疏忽吗?答案是否定的。从现有的种种迹象显示:中美两国政府对“撞机事件”的技术因素有着“心知肚明”的默契。

  中美两国政府是有理由默守这种共识的。因为这次“撞机事件”是谁都有“对”也谁都有“非”。如果双方扯在“事故”的技术分析上,大家互揭老底,对任何一方都是一种内伤。中美两国政府不希望因这个事故造成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所以都很理智地绕开对“事故责任”的详细分析,也不在“人未放”“机未还”之前成立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这是很理智的。

  我们说美国“是”,是因为美国的侦察机确实是按以往惯例在“国际领空”上进行巡航,这种巡航是例行也好侦察也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中国反对这种“例行”的挑衅,不应是现在而应早在一年或数年前就可警告“美帝国主义”无视我主权的独立和安全了。中国过去没有现在都没有这么做,说明中国是默认这种“例行”的。过去和现在中国只是派出相应的战斗机组进行尾随,这已经表达了中国对美国的这个“例行”有一个规定的限度。显然。这次美国飞机没有超越这种“限度”,到真正出了事儿之后,中国政府再来谴责这种“例行”道理上是蒙不过去的。

  说美国“是”,当然不等于美国没有“非”。你打老远的跑到别人家门口,架起先进的设备进行监控和收集情报,这本身就是“理亏”的,现在怎么说那“歼八”都是你撞下来的,飞行员生死未卜,这道理让你怎么讲都很难自圆其说。

  再说中国,相信所有人都很清楚我军战机升空的目的既不是威迫美机离开,也不是把敌机打下来,更不是去抓个“活口”回来玩玩儿。我机出动的目的是“尾随”美EP-3型海上侦察机的活动。目的是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所以中国在“国际领空”上和美机“与狼共舞”是合理、合法也合规的,这是中国的“是”。

  再说中国的“非”。讲句实话,这次中国的“非”应该是个别飞行员惹出来的。我们当然应该对王伟的不幸寄予同情,我们也应祈祷上天保佑这个年轻而无辜的生命。但如果我们熟悉中美双方的战机性能以及中方飞行员的技术素质的话,中国的“歼八”飞机如果不是过于贴近美方的EP-3机,美国这种低速螺旋桨侦察机故意撞击中国的高速喷气式战斗机的可能性实是难以让人相信的。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和哥伦比亚电视台(CBS)引述美国国防部官员称,被扣的美国EP-3侦察机机师向探访他们的美国驻华外交官官员透露:出事前,中国战机曾先后两次在美机前掠过,且仅与美机相距不足一公尺。当中国战机第三次逼近时,美机有意放慢速度,力图让中国战机象前两次那样“爬头“。但不幸中国战机尾部的定向翼撞上了美机机翼的螺旋桨,机身则被美机机头撞至断为两截。两机相撞后,美机其中一具螺旋桨失去动力,另一具受损,失控急坠8000尺(口尺)后恢复动力,最后被迫紧急降落在陵水机场。

  如果我们对比若干消息报道之后,以及对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进行精细的分析比较,我们有理由相信以上美国机师的叙述仍是可信的。有些报道认为中国空军飞行员的飞行技术落后是造成这次事故的根本原因,对此笔者是不认同的。因为中国飞行员的技术再怎么差,所执行的任务只是监察,不是打击和防御。我们相信是个别飞行员忽略了本身战机的技术性能,头脑里充满了“革命的英雄主义”思想,力图在美机面前显示自己的技术和才能,不幸造成了这次事故。

  事实并没有过份的掩饰。只要中国对那部EP-3进行简单的技术分析就可以得到相当准确的事故原因。或者是让美国利用自己先进的电子侦测技术也能很快弄清楚事故的事实因素。因此,双方在都有“是”也有“非”的前提下,谈的当然不是事故的原因。美国政府从维护世界警察的形象出发当然坚持“放人还机”;中国政府由于承受着军方的压力和强烈的民族自尊,要求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说声“对不起”也实不为过。可惜美国现政府在“痛脚”捏在人手心上的时候忽略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这是造成这次事故处理“被动”的主导原因。

  二·美国要对中国说“不”

  中国政府要求美国政府说“对不起”和美国政府拒说“APOLOGY”,拒说“REGRET”,最多是勉强地对王伟的失踪表示“SORRY”,这里实质是体现了东西方文化观念的根本差异。

  对中国人来说,如果不幸发生涉及生命安全的事故,一般都以“伤者为重”。在中国大陆,假如发生交通事故,损伤较轻一方必须负责照顾好损伤较重那方。包括联系医院,交付定金,负责组织抢救等等。至于以后谁应负什么责任,由公安局交通处事故处理组判决。那时才有相应的责任和赔偿划定。如对此裁定有不服,可以向法院申请“行政复议”。所以,中国人认为,你来搞我的侦探,你把我的飞机撞毁,你致使我方人员失踪,你还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进入了我的领空,而且还降落在我的机场,最大的损伤者是我,你不但不让我上机调查,最后连道歉都不向我说,就要我无条件的“放人还机”,这叫一向以谦礼为道的东方民族以及这个民族的政府如何向他的人民交代?这是美国布殊政府以及其智囊“不懂中国”的地方。

  而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呢,法律是天经地义的。任何事故的发生,在没有进入法律程序之前,事故的双方都是无罪的。既然事故的双方都是无罪的,就谈不上谁向谁道歉的问题。

  这就是双方思维始终不能走到一起的真正原因。中国人据以“感情”出发,美国人据以“法律”出发。中国人认为你只要道了歉,证明你是有诚意的,有了诚意,中国才可以让步,才可以谅解。谈判只有在“诚意”和“谅解”的基础上方具有意义。而美国人认为事故的原因还没有确定,而且有些原因也不好在国际舞台上公开,你要我道歉,等于让我背上了“认”的责任,等于我承担了事故,这对美国政府也有一个向选民和在野党的交代问题。

  其实,双方所持的观念都是正确的。问题在于两国政府的外交部和安全事务顾问,在事件发生之后未能很好地研究双方的思维差异。更确切地说,与中国政府相比较,布殊班子既没有处理国际突发事件的外交经验,也不懂中国政府的思维感情。如果让布殊和他的班子读读毛泽东的《别了,司徒雷登》,读读毛泽东一九四六年八月的《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就应该知道中国共产党和这个党所领导的政府是个什么东东了。我随手捡一条老毛的语录给小布看看:“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你看看吧,中国共产党人在没有夺取政权的时候就不怕你美国了!现在一个切尔一个鲍威尔能把手上捏着你24条人命和一架代表先进电子侦测技术飞机的中国政府吓到哪去?这真是一帮不懂政治的笨蛋!

  如果说美国人“不懂中国”可以原谅的话,那如果小布以及他的智囊连自己国家的历史都没完全弄懂那真是贻笑大方的事情。早在艾森豪威尔做总统的时候,就曾有过一架美国的U-2侦察机飞越当时的苏联领空。事件发生之后,艾森豪威尔总统马上向当时的苏联政府说了道歉。试想:“APOLOGY”好,“REGRET”也好,或者是说“SORRY”都好,只要审慎地遣词造句,这还是能把话说到中国政府的心坎上去的。这种说法对于那帮搞“外交”的智囊来说本来是很EASY的功课,但他们就是没有做好。我们试想:中国农村一个普通的农妇(秋菊)因为村长把她男人的那个东西踢坏了都要个说法,何况现在你把别人国家的飞机弄毁了把人给弄丢了呢? 所以说,美国政府这次是吃了“不懂中国“的亏,这个教训够布殊班子在说完“道歉”之后好好回味回味再回味的了!

  三·牛不喝水非按牛头低

中国有句俗语,叫:“牛不喝水,不要按牛头低”,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要强迫别人做他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这次中国政府扣留24名机组人员和扣压美国的EP-3侦察机,目的就是要教训美国政府。用形象点儿的话来说,就是要将美国这个“不可一世”的“世界警察”的牛头按下去,非让他喝喝“认低威”这碗脏水。

  美国政府能不喝这碗“脏水”吗?

  当然不能。凡事一个国家搞另外一个国家的谍报,不被抓到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只是如果不幸被抓呢?那就只有装孙子的份儿。这是一个未定值的“兵抓贼,贼抓兵”的游戏。什么是未定值?即在这个游戏中何人是兵?何人是贼?游戏开始时并没有确定;到了游戏结束的时候,谁被“抓”了,失败者就是贼,这样抓人者当然就是“兵”。美国政府这次吃亏的就是它的“非”被中国政府逮着了。这样就理所当然地轮到“世界警察”来当回儿“贼”。更让中国政府底气十足的是这个“贼”不但被抓了,而且还留下了贼赃。你说到这个时候美国政府想说不玩儿,是否迟了些?

  那么,美国政府的“不道歉”除了我们上面分析有法律的因素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因素在起作用呢?

  当然有。从战略上来看,假如美国政府这次正式向中国政府“道歉”,等于承认了它对中国政府进行间谍活动,等于承认了美国在“国际海域”和“国际领空”的侦察的非法性,如此很容易给了中国政府一个籍口,即放弃和停止在南中国还以及其他边界地区的一切侦察和间谍活动,这种“道歉”的后遗症比失却一架先进的EP-3侦察机还要大。

  从政治上讲,美国政府的“道歉”将意味着小布殊政府上台后推行的“对华强硬政策”在两军尚未正式列阵交战,就先损其气。中国文化上的“道歉”,本身就有“磕头臣服”的意思。小布殊从竞选开始,就一直在打“对华强硬”的牌,中国政府也因小布殊及其智囊班子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在国际社会中所发挥的作用持不屑的态度而耿耿于怀。中美的这次“撞机事件”使中国政府正好逮着了小布殊的“痛脚”,你说中国政府会轻易让美国政府再仰起它傲慢的“牛头”吗?加上2年前美国军队对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精确的“误炸”,如果中国政府不让尊贵的“牛头”低下,这个政府怎么面对它的人民?怎么面对它的军队呢?

  中国政府等待美国政府的道歉不是自4月1日起,不是发生“撞机事件”之后的短短11天时间,而是长期矛盾的积累。

  当美国在其“考克斯报告”中以“间谍活动”来攻击中国政府时,中国政府有理由让美国政府说“道歉”!

  当美国政府对华裔科学家李文和进行蓄意的骚扰迫害时,中国政府有理由让美国政府说“道歉”。

  当1999年美国军队轰炸了中国政府设在贝尔格莱德的大使馆,致使中国3名人员死亡的时候,中国政府有理由让美国政府说“道歉”!

  当1993年,美国政府的检查人员强行登上中国的“银河号”轮船搜查所谓的“毒气材料”,最后一无所获的时候,美国政府至今仍未回应中国政府的“道歉”要求!

  ……

  如此,中国政府在“撞机事件”发生之后,中美双方角力的“天平”向着中国政府倾斜的时候,你说中国政府岂会放弃这次可以让美国政府低头臣服的机会?

  四·谁的眼泪在飞?

  美国政府终于“道歉”了,虽然不是“APOLOGY”,也不是“REGRET”,但更不是“SORRY”。

  我们曾经耽心在“REGRET”和“SORRY”之间,再也找不出一个不偏倚的词儿。但美国政府借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的手向中国人民及王伟的家属递交了包含小布殊和鲍威尔在内发出的“VERY SORRY”的致歉信,这就是外交人员应该做、美国政府早应做的功课。

  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也说“抱歉”了!他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电视采访时说,美方承认其军用侦察机在4月1日的撞击事件中“侵犯了”中国领空,并对此表示“遗憾”和“抱歉”。

  而美国政府在其致歉信中也承认:美方对其飞机“未经口头徐克而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深表歉意。”

大概,本周是美国近年来对另一个国家说“抱歉”最多的一周。

  究竟在这次中美“撞机事件”中,美国政府被中国政府逼到一个什么样的墙角?我们从美国政府的这封被中国政府认可的致歉信中最起码看到美国政府在3个原则问题上不得不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低下它高贵的神圣不可冒犯的头颅。这3个原则问题是:

  1·道歉。

  2·向中国人民道歉。

  3·承认美方“侵犯了”中国领空。

  早在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递交第三封谅解信函草稿时,中国政府因美国政府在此信函里没有道歉,没有向中国人民道歉,没有承认“侵犯”事实而予以拒收!正是由于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重新起草第四封致歉信,这封致歉信最后基本全部满足了中国政府的3个原则要求,是导致24名机组人员能够在“复活节”前回家度节的关键。

  至此,中美“撞机事件”这个游戏已经有了输赢的结果,我们可以看看中国政府在接受美国政府的道歉之后,提出些什么条件。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外长唐家旋在接受美国政府致中国人民致歉信时指出:美国侦察机4月1日上午在中国南海沿海空域撞毁中方军用飞机,导致中方飞行员失踪,又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美方飞机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法和中国的有关法律规定,破坏了中美双方去年5月就避免海上危险军事行动达成的共识,侵犯了中国的领空和主权,威胁了中国国家安全。美方必须对此事件承担全部责任。中方要求美方想中国人民道歉完全是当然的。

  这是中国政府对美国政府的一个义正词严的声讨。在这个声讨里,中国政府明确要求美国政府对其“撞毁飞机”“导致飞行员失踪”“未经许可降落”“违反法律”“侵犯领空和主权”“威胁国家安全”承担全部责任并向中国人民道歉!美国政府不管以何种形式拐弯抹角,但最终也向中国人民道歉了。这个道歉等于接受或部分接受了中国政府的这个声讨!这不是美国政府的失败?

  唐家旋还说:美方飞机撞毁中方飞机、致使这个飞行员失踪,又在未经许可情况下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的事件并没有完结。中美双方还将继续就这一事件及其他相关问题尽心谈判。这段话不仅是讲给美国人听的,也是讲给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听的!我们还有一架飞机,美国那牛鼻子上的绳索还握在我们的手中,我们还有玩这场游戏的优先权。

  唐家旋强调:中国政府和人民要求美方就此次事件向中国人民作出交待,停止派飞机到中国近海进行侦察活动,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这是中国政府在这次事件中除了获取美国EP-3侦察机上的高科技电子侦测技术及飞机本身的技术资料之外的又一大收获。道歉后的美国政府它日如再进入沿海海域进行侦察时,多少也应该有个顾忌的!而作为中国政府,在获得美国政府的道歉之后,以后说话能不大声点儿?

  表面上看来,这次“撞机事件”“人”将放,“机”也会还。中国政府损失的是一部“歼八”战斗机和一名年轻、优秀的飞行员,但从对国家的贡献来看,王伟的牺牲是在和平时代对国家的一个杰出贡献。这个贡献还在于打击了美国小布殊政府及其智囊班子对华实施嚣张无知的强硬政策;打击了台湾企图

  获取美国“宙斯盾”防御系统;也打击了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间谍说”的指控。

  有谁敢肯定:“撞机事件”将无助于中国关于加入“世贸”的申请以及关于“申奥”的申请呢?中国政府拿着一架EP-3侦察机,最终是要“还”给小布殊的。但这种“还”有很多种还法。对于急于树立“政治强人”形象的小布殊来说,何尝不想体体面面地取回这架飞机?如此,下一步小布殊政府就要考虑怎样才能让中国政府也能体面的问题了。

  当24名机组人员乘着美国大陆航空公司的包机飞回美国度过本世纪初的这个“复活节”时,我们忽然想起美国总统小布殊在这个“复活节”前夕曾说过的一句话,就是:“我的政府正全力以有效地打破僵局”。

 “僵局”这个词儿的英文是“Stalemate”。这个字源自西洋棋,即棋奕的一方喊“将军”时,另一方的“将军”就必须突围,否则只能认输。

  我们承认载着24名机组人员的包机在数个小时以后将会降落在美国的关岛。24名机组人员平安的回归确是标志着小布殊政府的一次成功突围。但是,我们更相信中国政府已经着手举起那架EP-3侦察机,喊出另一次的“将军”,此时,又有谁可以预计,这另一次的“将军”将又是什么样的结果?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