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再谈陈太应该道歉

字體 -

  拙文《本是同根生,相逼何太急》在《星星生活》127期及《星网》发表后,周末笔者收到大量的来邮来电。大部份读者对陈太的言论表示出极大的愤慨,少部份读者则担忧,此事会“不了了之”。更有读者来电质疑:你们的呼吁,陈太能听到吗?

  以网人野夫所发表的《对加国新移民比歧视更难忍受的是漠视》恰好反应了这少部份人的担忧。正如文章所表达的:“今天,笔者隐隐地预感到,这一出种族歧视的悲剧正在落下帷幕,新移民网友们对陈林煖碧女士的声讨,已经开始降温,正在走向衰退,如同‘缘分’走向了尽头。

 “当初,新移民们之所以要表达对陈女士的愤慨,要求陈女士道歉,分明是在表白:在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天空之下,是不允许这种歧视性的言论存在的!

 “但是,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社会力量来谴责这种歧视性的言论,结局会是如何呢?它只能让被歧视者,默默地接受这一现实:新移民们之所以被人歧视,是因为你们没有达到相应的社会地位——努力吧,奋斗吧,哪里有多元文化的包容性?弱肉强食才是真!虽然 ,今天你是受歧视者,但你也有混到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当你媳妇熬成了婆的时候,你也可以有资格来歧视他人了!”

  对于野夫读者的这种愤慨和耽忧,笔者倒不完全赞同。

  首先,笔者发表《本是同根生,相逼何太急》一文的目的,并不仅是为了让陈太听到。当然,陈太能听到自然更好,相信在信息传递发达的今天,陈太今天听不到,明天还是能听到;明天听不到,还有后天再后天。而重要的,是就算陈太听不到,但整个社会听到了,这就足够了。

  其次,来自大陆的新移民不应该怕被漠视,也不会被漠视。这不是阿Q的心态。因为根据加拿大移民局资料统计,加拿大每年吸纳的新移民中,中国大陆仍旧是移民的主要来源地,2001年来自大陆的新移民是4万人,2002年也有3万3千人。正如一些读者所表达的,来自大陆的移民,不管是技术移民或者是商业移民,大部份是受过高等教育,或有一技之长的,是中国大陆的精英。他们不但只带来了一定的资金,而且带来了优秀的技术和文化,他们在加拿大工作、纳税和消费,本身就是个贡献。这种贡献的意义在于他们融入到这个社会中,以这个社会的主人、创造者、建设者而辛勤劳动,这种贡献一直被加国政府及主流社会所赞赏和接受。所谓“他们的文化背景与传统的华人移民不同,西方社会很难接受他们的处事方法”完全是个别人对大陆移民所作出的贡献的漠视,或者是故意不视。作为有知识、有文化、有技术的大陆新移民,完全不用担忧这种漠视。因为这种漠视于加拿大社会所不容;于时代的进步所不容;于大多数华人华裔所不融。

  既然是少数人漠视大多数;既然是个别漠视整体;既然是无知者漠视智者;既然,我们自己不漠视、不歧视自己,我们就没什么可自卑的。就让那些漠视或者歧视我们的人继续漠视和歧视好了,因为漠视和歧视者最终将会被这个社会的整体所所漠视抛弃。

  再有,野夫与一些网人在言谈中都不自然流露出:由于来自大陆的同胞移民加国后根基未稳,经济基础相对较弱,所以无论再怎么呐喊抗议,都是徒劳的。笔者对此种言论深表遗憾。为什么呢?正如笔者在《本是同根生,相逼何太急》一文中所说的:“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的国家,加国推崇的是各族裔的平等和机会同等,禁止由于民族,肤色及宗教信仰之不同而产生的歧视”,这里的“平等”和“机会同等”所表达的就是没有谁“位高”谁“位卑”,更不接受谁歧视谁。在这里,言论与经济与金钱与地位与罗衣都没有关系,言论的力量在于你是否拥有真理。

  事实就是这样,今天多伦多各主要华文报章都用显著版面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来自大陆的商人范京辉还前往多伦多警察总局,向多伦多警察总长范天奴面呈投诉信,要求解除陈林煖碧在多伦多警察总长顾问议会的成员资格,理由是“陈林煖碧身为多伦多警察总长顾问议会的华裔成员,公开发表歧视本族裔群体的言论,可能会误导多伦多警务政策,并影响多伦多警察总长顾问议会在华人社区的良好形象”,范京辉称此举是希望“让任何持有族裔偏见的人士引以为戒。”

  从周末到今天,要求陈太道歉的范京辉们愈来愈多,笔者以为此举正反应了今日来自大陆的移民,对于“加拿大精神”的了解比任何时候都要更精确更透切。这是文明进步的结果,也是新移民有意识融入社会主流的结果。而这点,陈太你应该为他们的举动鼓掌。假若你是真正关心新移民能否融入主流社会、且被社会所接受,你更应该这样。

  还有些读者认为,陈太也很冤,她本来是想为新移民办好事。对这点,笔者是赞同的。我们也相信陈太这些年为新移民做过不少好事。但做好事与言论上可能造成歧视或者误导没有因果关系。

  帮助有诚心的帮助,也有可怜的帮助,更有打发的帮助。笔者相信陈太的帮助是出于诚心,但,陈太的言语造成了大陆移民的困惑、不安甚至是难以忍受,你说陈太该不该道歉?

  笔者也注意到陈太在某报上就此事所发表的回应。陈太在回应中只坚持强调自己“无意针对大陆任何新移民,也绝对不会有种族歧视的倾向”,但对其谈话已引起大陆新移民的困惑和不安闭口不谈,这确实有些不合情理。笔者以为:陈太,既然你是为社会大众服务,你首先应顾及社会大众的感受,其次才是你本人的感受。

  至于陈太你说你本意是“由于工作的关系”,你“得以接触到警方和三级政府官员,了解到一些平常人了解不到的情况,比如部分新移民买房子喜欢把土库分成多个单位出租,引起邻居的不满,警方和政府都接到过一些投诉”,你“担心如果新移民不正视这些问题,长此以往。会发生港台移民以前也遇到过的问题”,笔者认为这一方面不足以证明你所说的大陆移民的“文化背景与传统的华人移民不同,西方社会很难接受他们的处事方法,可能又会引致二、三十年前西方社会与华人社区的关系紧张的情况重现。”,另方面也不能证明(传统)“华人是安份守己的一群,但现在又有一批文化背景不同的中国新移民加入,可能会造成种族关系紧张”。因为过去以及现在,来自大陆的移民也有很大一部份是不“把土库分成多个单位出租”,和邻居的关系也很好。而“把土库分成多个单位出租,引起邻居不满”的不只是来自大陆的新移民,也不只是华人华裔,相信陈太对这点应该很清楚。

  还有,请教陈太,多伦多警察总长顾问议会为什么要吸收如你这样的华人华裔进入工作呢?就是靠你去沟通、去反映。假若你说你都不能与你所代表的民众沟通,那是谁之过?

  如果仅是语言问题造成你不能与你所代表的民众沟通,只要你不歧视你所代表的民众,相信一定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这种困境,而不是将一切责任从自己身上推开。但是,当被帮助者感受到帮助者在歧视他们的时候,请问陈太,被帮助者现在不需要你出力,不需要你出钱,更不需要你贡献什么,只需要你向可能因你的话而困惑、不安甚至是难以忍受的人说声道歉,这种帮助你做不到吗?

  假若你能这么做,陈太,我们将为你鼓掌。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