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字體 -
标签:

  近日议论最多的,就是璩美凤的“性爱走光”。

  一个政治公众人物,在与某有妇之夫幽会做爱时不幸被“偷拍”,画面被好事者精心制作成“熄灯班”和“开灯版”流行,于是乎各方民众奔走相告不惜想尽办法一睹为快,谁能说清楚这是民众的变态、社会的变态抑或是政治的变态。

  女权主义者这段时间都纷纷站出来挺璩,竭力谴责政治的变态和男人的丧尽天良,特别是那个和璩美凤“做”的、只留有模糊身影的“赤裸男人”。

  现在有人拿社会常态的判断标准来裁定究竟应将谁“浸”入道德的“猪笼”。

  还有人害怕璩美凤会因此倒下去,因而大声鼓励璩站起来,并且痛斥舆论和社会对女性的不公,笔者对此不敢苟同。

  首先,璩美凤不但是个公众人物,而且是个公众的政治人物。一个公众的政治人物,是不能简单用常人的标准去判定。政治人物有政治人物的判定标准。政治人物的一举一行,先是社会的,后是自己的。这就是说,政治人物的言行不但要对自己负责,而且还要对民众负责,对社会负责。这是无可置疑的。民众也会根据相应的判定标准来监视公众政治人物的言行是否符合公众的要求。

  其次,璩美凤能够在二十八岁时候以绝对的胜利当上了台湾最年轻立委的女人,能够在政坛上风云了十多年,谁说璩美凤不是个站起来的女人?如果说璩美凤会因这次光碟事件被打倒的话,那绝对是她自己打倒自己,和别人没有关系。

  一个未婚女子与一个有妇之夫相亲相爱,于当今社会来看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当这段感情被曝光之后,舆论鞭挞这个女子的道德理念固然有舆论的偏颇,但是因此而断言整个男权社会在刻意造就璩美凤必得死去,后才可复生的定论也是偏激的。

  提出“那些已婚的男人,为什么无法守不住自己的婚姻诺言?”的质疑不是说不对,而是这种“公平”的诉求是建立在“女性是弱者”这一偏极的位置,视点本来就不是公平,为什么还要寻求公平的等待?

  将女人,特别是女政治人物视为弱者,由此要求男性避让或者负责,这种道德理念是在为璩美凤抱不平的同时在制造逆向的不公平。

  先不说璩美凤的“站起来”和“躺下去”有什么关系。但璩美凤与新竹“市长”蔡仁坚的三角恋爱情史,以及后来的介入另一家庭,谁都不敢说璩美凤仅仅是为情。也许是,也许不是,能说清吗?

  再有,假如这次“光碟”事件是某位男性议员,相信社会的喧哗程度不会低于璩美凤的。

  很有说服力的例子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前建联副主席程介南,就是一个例子。程身为立法会议员,竟然借其公务的身份为己谋利益,其中也有红颜知己家庭婚变的问题,最后不但被打倒,目前已经被判入狱,其中尽管有多方的社会知名人士在挺程,但是,法律就是法律,政治就是政治。不是男权社会也不是女权社会,克林顿该检讨的就要把头低在小莱的裙子下认错,没什么可商量的。

  政治本来就是变态的。

  要求民众和社会用常态的理念去看变态的政治,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

  你说璩美凤今天受到的打压该不该?我说该,活该,不值得同情更不值得可怜。

  你要玩政治,就是玩火,既然是玩火,你就作好要随时被火烧死的准备,抱怨谁都没用,谁让你要点火呢?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