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我们还能吃什么?

字體 -

  西尼罗。疯牛症。SARS。禽流感……人类自从选择了弱肉强食、残害生灵的生存方式,各种病毒细菌就从没停止过报复我们,殊不知,人类强食生灵就等于谋害自己。随着亚洲大规模爆发“禽流感”,愈来愈多的市民在问:“牛不能吃,鸡不能吃,我们还能吃什么?”

  去年圣诞可用“西方不闹东方闹”来概括。这边厢布殊刚搞掂萨达姆,炮灰落定过新年,那边厢则先是SARS死灰复燃,之后在泰国、中国、老挝、巴基斯坦、日本、韩国、越南、柬埔寨和印尼都出现了禽流感疫情。到1月27日,中国官方宣布,中国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最终确诊,发生在广西隆安县丁当镇的禽只死亡为H5N1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

  禽流感会否侵入多伦多?也许因为我们的居住地远离亚洲,持着“千山鸟飞绝”观点的多伦多居民目前还未到闻鸡色变的状态。用他们的话来说,禽流感病毒H5N1只是禽传人,只要阻挡亚洲国家禽鸟进口,就可以将病毒拦在国门外而歌照唱,酒照饮,鸡照吃。

  中国有句古语,叫“居安思危”,目前用这句成语送给多伦多市民是再适用不过的了。原因是有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我们已处于“居不安,危已到”的地步。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太平洋总监尾身茂的说法:“现时欧洲大陆及北美洲地区正爆发H3N2型人类流感,这种病毒正逼近亚洲,若它与现时为患亚洲十国的H5N1型禽流感病毒混合,可能会形成一种人传人的变种病毒。这种病毒交叉结合,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全球性流行病,导致不单只数以百计,而是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

  尾身茂的这个假设并非危言耸听。回想起当初SARS大爆发,世界上紧跟中国爆发SARS最快的地区是哪里?就是多伦多。这种状况说明,由于多伦多民众与中国各地的来往最密切,“那边行雷,这边闪电”已是事实。想想每天从皮尔逊机场起起落落的飞机,有多少人来往于亚洲与北美之间?谁敢说这种“交叉结合”是不可能的呢?特别是在新年过后,学生很快就开始MARCH BREAK休假,到六月底,大批的中小学学生进入悠长假期,这都为“交叉结合”带来了可能。

  我们忧虑多伦多的居住环境“居不安,危已到”的另个原因,是目前聚集在多伦多的大批中餐馆,无论在烹饮习惯和食物制作的卫生条件方面,都未能达到中餐饮食经营的起码要求,有些甚至还比国内的饮食条件差。随便举个例子,在国内,从事餐饮制作和服务的员工,每年必须作专门的身体检查,在确诊没有肝炎(包括乙肝带菌)、肺炎和其他的慢性肠胃炎等疾病之后,才发出“健康证”,只有持有“健康证”的人,才能“上岗”工作。但据笔者所了解,目前在大多地区,大部份的饮食企业对员工的健康状况是采取不闻不问、听天由命。这种“不闻不问”的结果是什么?这样说吧,也许你到某餐厅去就餐,你叫了一款“手撕盐(火局)鸡”,制作这款食物的师傅,有可能是肝炎患者;或者给你端盘子的伺应,正在患重型感冒,这都是极之可能的事情。假若你在这种情况可以“居安”而不“思危”,这怪谁?

  多伦多饮食卫生条件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早在三年多前,前市长赖士民就对存在的状况作了一次摸底调查,结果发现被抽检的餐厅,老鼠蟑螂恣意出没的有;盛装食物用具生锈的有;雪柜生熟食混放及食物不封盖的都有,调查结果近80%的餐厅卫生检查不及格,虽然后来对所抽查的餐厅实行“验收挂牌”的改进,但风一阵雨一阵,风雨过后依然故我的餐厅多的是。

  一位喜欢吃广东“烧腊”的西人朋友对笔者说:“自从我在中国饭店看你们切烧鹅后,我再也不敢沾边了……”,笔者就此对这位西人朋友解释,其实粤菜对“熟食间”的要求还是很严格的,比如要求在进入操作间前,要在预进间换鞋子,还要用药水泡手,还要穿戴专门的工作服装,必须使用专门的消毒器具等等。笔者不解释尤是好,一解释,这位西人就很不明白:“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么做,为什么没人给他们施加压力?大家都忍耐,大家都是凶手。”

  笔者前天到一间很有名气的餐厅去吃饭,原本欲点“潮州冻蟹”的,问起相熟的厨房大佬:你们的冻蟹放在哪里?该主厨因为与笔者相熟,实话实说:放在备餐桌上的盆里,见笔者摇头,这位主厨很委屈地说:我们算是好的,某某餐厅盛冻蟹的盆就放在地上……

 “我们算好的”――这是什么话?

  如果你们可以默认“一间餐厅百分之百达到卫生标准是无可能的”这个结论,那么你们同样等于承认了“一个建筑商不能保证自己所建筑的每间房子的安全”,承认了“一个医生不能保证自己的医疗方案的正确”,或者是承认了“巴士司机每一次出车都不能保证自己安全驾驶”这许许多多诸如此类的立论,那么当有一天你们的家人因为住房倒塌、医生出错、司机违规驾驶等等原因而远离你们的时候,请你不要怨天尤人。

  餐馆所面对的对象是社会,是每一个市民。心血来潮的几次突击检查只是治标,不能治本。对于餐馆经营者的不道德经营和不道德管理,不但只政府要在乎,市长要在乎,其实每个市民、每个华人都应该在乎,假若不,我们何尝不是凶手?是犯罪者?

  所以,当SARS来临,禽流感病毒重生,不要怪谁吃什么,我们每个民众,都应该心平气和地想想:我们应不应该怪怪自己?

                        2004年1月29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