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汽车保险漫谈:谁家欢喜谁家愁?

字體 -

  安省汽车保费被冻结了。省府宣布:汽车保费将冻结到明年1月23日。

  安省汽车保险费奇高的现象一直是朝野合力攻击的目标。针对汽车保费在两年内上涨近百分之三十的问题,麦坚迪从竞选开始就更斗志昂扬地挑战保险业:自由党政府宣誓后会立即冻结保费,执政九十天内会要求保险公司降低保险费,平均幅度为百分之十。

  如今,麦坚迪真的上了台,只是关于“宣誓后90日执政九十天内即将汽车保费平均下调10%”承诺兑现却被慎重搁后,安省汽车保险市场整改将往哪里走?

                    保险公司说:贵不在我

 “长期以来,保险公司一直处于被打的尴尬状态,省府将保险费飙升的责任推在保险业的身上是不对的。”保险业资深人士、太平洋保险代理有限公司(PACIFIC INSURANCE)业务总监许家新先生在接受星星生活记者采访时这样说。“社会上对我们行业的认识是不够的,总以为我们为了赚钱,对抗着政府,不断加重顾客的负担。其实,保险公司在汽车保险上的收费无论是加价、或者是对一些险种条件的改变,最后的决定权都在于政府,不是保险公司说加价就可以加的。保险公司只有在出现严重亏损的情况下,才有权申请向政府加价。政府规定保险公司每年最多只能加价两次。”

  按照许先生的说法,保险公司的加价与盈亏是挂钩的,假若是“盈”,政府是不会批准加价的,如此说来,这些年保险公司都在亏损?

  许先生说:“不只是亏损,有些还倒闭了。车保在97、98年的时出现过减价的美好日子。真正上升是从99年开始,之后的三年,不断飙升,这不是保险公司所期待的。保险公司之所以要加价,主要是负担愈来愈重,尽管当时的保守党政府采取了一些限制措施,但都不能抑制保费上升的趋势。造成这种现象最直接的原因是医疗费的激增。”

 “以前一些因交通事故引起的轻微伤痛,一般就是数百元到千元不等,现在动不动就是上万元,而政府对这些医疗费是分文不负责的,全部推倒保险公司来负担,大概你们也听过,有些车祸保险索赔顾问,就是我们称之为Paralegal的,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作业体系,当驾驶者发生交通事故而找道他们,从拖车、修车到物理治疗到索赔一条龙服务,他们钻了顾客不懂英语不谙索赔的空子,从中谋取暴利。保险索赔顾问业的兴旺做成了保险成本特别是医疗成本的激增,这是很多保险公司入不敷出的关键所在。”

                    麦坚迪曾许诺:保险公司必须还利于民

  面对汽车保险费不断飙升,省府自去年开始确实做了一些工作,比如在去年12月省府推出了BILL-198条例,即对于那些伤疼病者,保险公司可视具体情况要求伤者到指定的机构去检验核实具体伤疼的真实性,这有利于相对限制无理索赔,整顿降低保险公司支付的康复医疗费用;还有如加大力度打击违章驾驶,力求将事故率降低;打击偷车;降低法律诉讼和行政管理费用等。有些省份,比如BC和Nova Scotia对保险公司的赔偿额进行了限制,即所有轻伤的赔偿额不超过2500元。

  按照政府的测算,通过实施这些措施,可以为保险公司节省20%的开支成本。省府所要求的,是保险公司在享受到这些政策优惠时,必须将这些利益所得转到顾客身上,而不应该独享其成。而保险公司坚持不降价的原因,是认为这些措施的实现只为保险公司带来平均4%到8%不等,远不能扭转保险公司的亏损。

  麦坚迪在竞选时对降低安省保险的许诺不仅是简单的在上任90天内降低10%的汽车保费,更重要的是他提出一整套的新观念,即“废弃特定的伤害评估中心,由家庭医生诊断扭伤等并提出医疗建议。”及“让保险合约更有弹性,让驾驶人依自己需要投保。”,麦坚迪认为这套方案如若实施可使保险公司每年节省六亿五千万元,这部分钱足够用来降低保费。而保险公司却认为这六亿多远远不能解决他们的亏损。单2002 年安省保险业者用于车祸受害者医疗评估与复健的支出已飞涨到惊人的 15 亿元,这是安省很多人去年的汽车保费上涨 25%甚至更多的原因。

  问题在于,在降低保费的一连串动作中,麦坚迪的第一步就走得摇摇摆摆,今后的路怎么走?能走多远?着实令省民担忧。

                    民众盼求什么?

  目前全国只有卑诗省、沙省、缅省和魁省四个省实行公营汽车保险体制。

  据加拿大消费者协会(CONSUMERS` ASSOCIATION OF CANADA)过去发表的报告指出,大西洋省份、亚省和安省的驾车人士所付的汽车保险费,较其他有公营汽车保险体制的省份为多,其中多伦多的保费更多达百分之五百。就拿多伦多和温哥华相比,多伦多市驾车人士缴付的汽车保费平均是2,500元,而温哥华是1,350元。

  有专家指出指出:公营汽车保险体制严格控制在医疗保健方面的索赔,而私营保险公司在应付医疗保健和法律开支的费用不断上升,以及股票和债券市场投资回报下降等都是造成保费提高的原因。多大学商学院教授布富(LAURENCE BOOTH)提出的“汽车保费飙升与股票市场有关”说支持了这一说法。布富表示:投资市场表现疲弱,而保险公司通常是将客人的保费作投资取利,由于投资回报低,于是增加保费抵销减少了的投资回报。他认为,股票市场失利,保险业蒙受损失,增收保费是必然的。

  某研究组织曾用一周时间访问了1,017名加拿大人 ,调查结果显示四分之三加拿大人认为所有省政府都应立例限制汽车保险收费率,而驾车人士更是赞成和满意公营汽车保险制度。

  而在安省,除了新民主党,保守党和自由党都以代价太昂贵为由拒绝实施公营汽车保险。许家新先生谈及这个问题时更是要求省府干脆将保险公司完全私化,让他们直接进入市场。他认为“开始也许会乱些,但慢慢受市场调节就可以稳定下来。就像政府当初放开邮政一样的道理,现在大家看到邮政乱不乱?”

  反正公说公有理,私说私有理。民众的理是:不管是公是私,只求合理负担,反对得寸进尺。

                    最实际的自保方法

  许先生在结束与星星生活记者交谈时希望笔者提醒驾车人士注意:建立一个良好的保险信誉会给受保者带来良好的收益。小心驾驶当然是第一位,除此以外,当不幸发生交通事故时,不要盲目受车祸保险索赔顾问误导也很重要。有些人在不明情况下轻易将索赔委托签给了车祸保险索赔顾问,结果对方就借他的名义漫天开价。曾经有过一个客人,只做了3、4个小时的物理治疗,车祸保险索赔顾问就代他收了3000多元,被代理人是不知道的。一个索赔过多的人,在保险公司的评价中,信誉很难达到良好;而向保险公司申请赔偿的次数对未来保费是有影响的。

  对于笔者提及有读者写信投诉一些保险经纪拒绝受理新牌,许先生说原则上保险经纪是不能拒绝的,或许各间公司所受理的层面不同而造成他提出的价钱会贵些,但好的保险经纪应给予顾客相应的指引,比如介绍他到相应的公司,这是对顾客的负责,不受理是不对的。

  许先生说:目前我们能做的仅是这些,今后怎么办,还看麦坚迪了。

                             2003年11月28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采访报道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