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温总理,你还需要点霸气

字體 -

  安省新任省长麦坚迪本周一到华尔街商界推销安省,他说本来他有机会替股票交易所敲开市钟,但却被中国总理温家宝所取代,麦坚迪醋意大发地形容温家宝“威风八面,来了一个18辆的车队,一把将我挤开…”

  安省反对党说麦坚迪不懂外交已给足面子他了,准确地说,麦坚迪是不识时务。

  温家宝此次北美行,要挤开的不是加拿大一个省的省长,而是要挤宽中美交流的大门,挤掉陈水扁期待美国支持台湾进行“防卫性公投”的梦想。

  数天来,温家宝借助美国朝野所提供的舞台,向美国公众表达了他温柔可亲的魅力品格,难怪在他抵达纽约的当天,《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美国之音》等都撰文称赞温家宝“具有领袖气质,敢做决定,敢负责任”。

  令同胞动容,令政客动心,令对手动摇――这是温家宝访美所制造的魅力所在。

  所谓令同胞动容,作为中国的新任总理,温家宝此行是第一次出访美国,他在一下飞机的当天下午就接见了当地的华侨华人代表,对待甚嚣尘上的“公投”风波,他巧妙借助两千多年前爱国诗人屈原《九歌》中的《国殇》和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的《乡愁》中的诗意,那句“这一湾浅浅的海峡确实是最大的国殇,最深的乡愁。”说得温婉动情,一下子将大陆与台湾这段血脉相连的情缘轻轻拿起,重重放下,所谓闻者动容,温家宝所渲染的,正是这种真情的流露。

 “无论你走得多么远,你的心总和我连在一起;无论黄昏时树的影子有多长,它总是和树根连在一起。” 当温家宝站在数百名华人面前充满感情地吟诵起泰戈尔的诗句时,谁敢说他仅只是面对数百名的华人,而不是面对台湾和全球华人?

  在西方政治家眼里,任中国总理前的温家宝给外界的印象有些内向、有些温柔、也有些羞怯。而温家宝此次出访,一方面是来结交新朋友,重温旧友情,另方面却是从中国前任总理朱镕基的光环里走出来,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改变世界对他的看法,创造另一颗星的魅力。

  根据美国舆论这些天的评价,温家宝不但做到了这点,而且做得很好,很让美国朝野接受,这也是麦坚迪等吃醋的根由。

  说中国总理温家宝此次访美令政客动心,原因是他不但成功说服了美国总统布殊与他共同在白宫温馨的炉边清晰表达华府反对台湾“防卫公投”计划,而且还准确地向西方传达了中国不具威胁性、中国无意与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为敌。

 “中美两国是朋友,不是对手,遇到分歧和矛盾时,双方应保持冷静和理智,加强沟通,减少猜疑。”温家宝那双会流泪的眼睛此刻温和而真诚地看着美国朝野如此说,这是温旋风的魅力。

  谁是中国今日的对手?温总理在与纽约侨界、留学生代表座谈时特别强调:“武力不是对台湾人民的,只是对那些搞‘分裂’的人”。

  与朱镕基所不同的,温家宝没有咄咄逼人针锋相对地与那些想搞“分裂”的人作面对面的格斗。

  俗语说,对于你的对手,假如你不能一下子消灭他,最好的办法是孤立他。

  温家宝对美国说,此行不是来打贸易战。温家宝所致力的,是要争取朋友,包括那些属于他的对手的朋友。

  为了使西方社会相信他的诚意,脱离讲稿、谦恭有礼的温家宝一方面向大家讲述了他艰苦的童年生活,另方面他回顾了他的母亲从小就教育他“对人要真实、真情、真挚、真切。一个人要达到这四个真,就达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随后他话锋一转说道:“一个经受过苦难磨练的人,懂得尊重自己的尊严,同时也懂得尊重别人。一个民族应该平等地对待平等对待我们的民族,这是最重要的道理。”

  为了使西方能从他们的角度理解中国对台湾的感情,在参观白宫的林肯卧室,当布殊总统将林肯总统亲笔撰写的葛底斯堡演说稿指给他看时,温家宝借题发挥:“那是一篇很精彩的演说。如果没有林肯确定的‘联邦乃是永久’的原则,就不会有美国的今天。”温家宝后来在演讲时特别强调了林肯总统引用圣经中的一句话“一个分离的家庭是站不住的”。

  纽约城市大学约克学院教授黄哲操认为,台湾问题一直是他最关注的,温家宝此次关于台湾问题的看法,特别是讲到祖国统一问题时那种既坚定又亲切的态度表达得非常好,他相信,这种态度台湾民众也会接受。

  数十小时的温旋风这些天来迷倒了美国朝野。媒体和民众如今越来越注意到这位出生在天津,毕业于南开中学的温家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总理周恩来在性格上有种惊人的相似:真诚、忍耐、感性、温婉、忧郁等对政治家来说是优点也是缺点。

 “你的眼为什么总饱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一片土地爱得深沉。”温家宝用诗人艾青的诗对他的性格特点作了注释,如此我们不难理解他曾在1998年面对九江决口因心痛与忧心流泪,以及在2003年4月在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的仪式上面对五星红旗联想到SARS灾难而再度流泪。

  作为一位诗人,感性和情深是必要的;作为一国的总理,爱民忧民,生死与共更加必要。

  只是,在真情和温和以外,除了谦逊,除了真诚,除了忍让,除了不屈以及坚韧不拔,温总理,你还需要一点霸气,因为在以后的100年,我们虽已不是筚路蓝缕,但仍旧需要以启山林。

                              2003年12月12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