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谁能决断省长?

字體 -

  安省省选如今因保守党与自由党间的势均力敌变得异常激烈,还有20天就要落槌“开盅”,战况肯定会愈演愈烈。

  据EKOS上周调查的结果显示:原来在民意上大幅落后于自由党的保守党已将劣势缩小到1.5%,即自由党获取43.5%的民意支持,而保守党获得42%。如此结局下,谁最终能入主Queen’s Park仍扑朔迷离。

  有一个结局是肯定的,无论胜负,保守党在今届省选中不能保持大党优势已是必然。

  一位从事金融工作的赵先生对星星生活记者说:保守党的“政誉滑坡”是从夏里斯第二次入主Queen’s Park开始的,滑坡的原因在于“常理革命”的后遗反应。

  8年前,以夏里斯领导的执政保守党为实现减税和追求预算平衡的竞选承诺,不惜大幅削减福利,特别是削减对医疗和教育系统的拨款,压缩政府规模,这些政策的推行在执政初期确取得了财政赢余,舒缓了安省居民的生活压力,为保守党打下一定的“人心”基础。但“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保守党在大幅削减公共福利措施的同时没有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配套方案稳定公共福利服务水平,致使一些必须的公共服务,例如教育和医疗损害甚大,从而触及了“民怨”。之后省府在电力市场开放、Hydro One私营化、对待SARS的反应迟缓、北美停电凸显输供电生产的落后及对消灭西尼罗病毒的重视程度不够等方面成为选民泄怨的靶子正是选民对保守党“常理革命”最终否定的结果,取代夏里斯代表保守党出任省长的伊夫斯其后为挽救这种被动终于终止了减税,增加了在医疗、教育以及食水检测等方面的拨款,“政誉滑坡”的步子才得以控制。

  从事新闻工作的一位人士对星星生活记者说:我无党派,这次SARS爆发是个很好的试金石,从反应上来看,保守党对华裔的关心和支持是反应缓慢,最滑稽的是总理先到了华埠声援支持,省长随后才反应过来,就凭这点可看出保守党在重视少数族裔利益方面明显不如自由党,这样的领袖我绝对不会投他的票的。

  从事小商业的周先生说:保守党在八年主政中眼睛只盯着富人,很多政策措施的出笼体现对富人的保护和讨好,自由党攻击保守党的施政是为“富人”施政并非空穴来风。

  面对保守党的弱势,自由党在是次省选中能否将对方扳倒?对此支持自由党的赵小姐不无担心地说:自由党目前存在着两方面的不足。其一是所制定或者提出的施政方案论证不够。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自由党在是次省选中开出的承诺清单是在不减税的前提下增加公共福利服务特别是在教育方面的投资,但在回答选民“钱从哪里来?”时却无法拿出一份详尽的,具说服力的措施方案来支持自己的这个施政设想,自由党的含糊其辞显示他们的底气不足。不少选民对他们在明确不减税的前提下靠减少政府宣传费用等系列措施省出数十亿元能否同时改善教育、医疗和环境表示出极大的怀疑,这是自由党优势不“优”的原因所在。自由党另个不足是麦坚迪作为一位政治人物,其摇摆不定、缺乏信心的领袖形象明显输于伊夫斯。

  在未来的三周时间里,有选民认为保守党为争取15%的游离票,将会紧抓着自由党的“不减税”进行狂追猛打。他们会竭力让选民相信:自由党的不减税政策其实就是加税政策,要实现公共服务的改善仅靠加税达到目标是徒劳的,最终只会增加省民的负担且得不偿失。面对保守党的这项指责,自由党会不断提醒选民注意保守党主政8年来在教育医疗服务上的失误,期望能捅中市民心中的痛处。

  对西方选举模式研究有极大兴趣的青年学者李先生对星星生活记者说,我觉得最后的两周时间里,保守党与自由党之争更多体现在两位领袖人物的个人决斗。保守党会攻击麦坚迪缺乏领袖才智形象木纳反应迟缓,而自由党会抓住伊夫斯在竞选操作上的一些“隐蔽作法”质疑伊夫斯的领袖品格。

  一位华裔社区活跃人物认为:在胶着拉锯状态时期,两党不会忽略的是打“华裔牌”。安省现有1200万人口,其中华裔近50万,占总人口的4%。以往在合资格选民中,华裔选民参加投票选举的意识相对较弱。因此,当保守党与自由党的竞争进入白热化角力时,华人手中的选票事关重大。保守党这次所提出的“对房屋贷款的利息实行税务优惠,每年最多可免500元”和两党对新移民就业、降低汽车保费等政策的提出其实可看作是保守党对少数族裔特别是华裔的一种讨好,他建议华裔选民应该拿出足够的时间来研究两党的施政设想。针对华裔不关心政治的藉口,该先生非常感触地对星星生活记者说: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你没有理由不关心自己的生活素质。一个良好的生活、就业和商业经营环境应该由选民所选择的政党通过执政建造起来。如果这样事关我们生活、生存素质的大事不关心,那么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我们关心的事情?

  事实也是如此,还有20天,谁能最终入主Queen’s Park,你,我,他,我们都有决断权。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