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贺珀励、萧雨和族裔意识淡化

字體 -

  这些天好热闹,藉贺珀励落选大多伦多市长之际,有作者对曾为贺珀励竞选出力的华人社区代表兴起指责。

  本来,谁当选谁落选是种很正常的现象,犯不着上纲上线。但政治就是“纲”与“线”的问题。既然你选择了政治,选择了为民服务,那么被上纲上线则是无法躲避,也是无法拒绝的,为此用不着委屈,只要问心无愧,一笑置之足矣。

  指责与争辩是从萧雨的《华人社团的拙劣表现令Babara Hall惨败》(以下简称《华》)一文在网上流传开始。笔者也因此收到不少读者来信。有些是站在赞同萧雨的文章进行分析,有些是因萧雨某些用词而拍案。之后论者与辩者在加拿大各中文网展开了旗帜鲜明的对垒。这样的争辩好不好?我个人认为很好。因为我们毕竟处在一个相对民主的环境,且选择了这样的环境求生存求思想。过去我们说要融入主流社会,先不说这话对不对,但社会的主流如今在选市长,各报各党系各阶层过去数周来都在开战,华人华裔如果是一边倒,相安无战事,那才是怪事,才叫没有融入主流社会。

  我这么说好像有点唯恐天下不乱,好像是好战者。

 “好战”不一定不好,关键是能否在心平气和的状态下以理服人。

  我以为萧雨就贺珀励落选所撰写的《华》文本来应有很好的立意角度,只是作者因为不能在心平气和下展开更透切的论理,结果造成感性大于理性而让读者先入为主,这是颇让读者难以理性接受的。

  说萧雨的《华》文感性大于理性主要在于作者在用词上带有很鲜明的情绪宣泄。比如文章的题目一亮相就使用“华人社团的拙劣表现”这样目的鲜明的词句,锣鼓一响作者拉开了“有话不好好说”的架势,这种论战方式摆明文章的目的在于“战”而非“论”。

  当然,写作者有自己选择论理的方式。但论者不能只顾“论”,毕竟你是要论给读者听的,假若你所论已经触及了听者的接受心理,你的论有何意义?

  其实,萧雨在《华》一文中有个观点我是赞同的。即“多伦多是公认的世界各民族的大熔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占了总人口的一半。这个城市有着160多个民族,讲着300多种语言。这个城市的当家人,必须首先没有族裔色彩,或者是具有所有族裔色彩,能够代表所有族裔,同他们共创未来。”

  就“市选”而言,我们是在选市长。市长不仅代表华裔,而且还领导整个大多市实现众多选民所追求的民生、民权和民益理想。作为从政多年,也曾担任过市长的贺珀励来说,她应该知道她的选民群必须涵盖“160多个民族,讲着300多种语言”的市民,而不仅是讲华语的华人华裔。

  萧雨说贺珀励落败致命的原因是“过多地出席了当地华人社区支持她的活动”,这点我无法论证。因为这个结果只是作者主观上的感觉,或者是中文媒体的“热”报导所致。我想贺珀励积极出席当地华人社区支持她的活动不等于就真的过少出席非华裔族的支持活动。但萧雨说贺珀励“甚至相信了所谓‘十万华人选票可以左右市选走向’的狂言”的定论我是不敢苟同的。理由是贺珀励不是“政治初生儿”,她的政治智慧不至于如此初级。

  就族裔意识来看,笔者认为,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这个社会,应该先有整个“大社会”(多族裔的共同体)意识,其次才是“小社会”(华裔)意识。如果我们过份地强调“小社会”,等于我们抛弃了“大社会”,这样做与我们所依赖生存的这个国家的意念是相违背的。这是笔者强调淡化族裔意识的意义。

  淡化族裔意识不等于抛弃,是谁从属谁,谁照顾谁的问题。对于华人华裔来说,自然是“小社会”服从“大社会”;“大社会”照顾“小社会”。

  我不反对华人社区集中力量支持某个候选人。萧雨在他的另一篇文章《华人在政治自杀——再谈霍尔落选》中认为华人这种抱团求得华裔利益的竞选诉求是一种“集体自杀”的论点是很不政治的。

  支持谁不支持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政治主张和观念认同。既然选举是由选举人选出能代表自己意愿的被选举人,选举人与被选举人之间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这很正常。贺珀励过往在理解和帮助华人华裔立足加国做过很多的工作,其贡献有目共睹。而华人社区是次积极参与协助贺珀励参选也合情合理可以理解。因此,贺珀励基于华人华裔的支持而提出假若她当选多伦多市长后将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和保障华人华裔的合理利益是很“政治”的反应,就如苗大伟之于工会,庄德利之于工商界,无论谁支持谁,这种“行为”本身没有错,谁胜谁败,结果都不应是你死我活,所谓“集体自杀”说过于克薄。

  不过,反过来看,我倒觉得作为支持贺珀励竞选的华人社区代表,应该从这次助选中吸收一些经验,这样对社区对自己都是有好处的。

  首先,作为华人社区的代表,要说服华人支持贺珀励,仅藉着“贺珀励过去怎么对华裔好对社区好”是不够的。真正体现帮助贺珀励,帮助华裔,应该说服贺珀励在建立具体的施政设想时,多在移民就业、ESL语言教育、学历承认、税收等关乎安居立业的民生问题上拿出一些具体的措施,而不只满足于拍拍电视和华人握握手到唐人街走走。

  其次,作为华人社区的代表,应该清晰华人华裔心里在想什么。今日之华人,族裔意识远没有上几代华人那么浓厚。他们之所以要移民,选择在这个社会居住,本身就是为了抛弃旧我融入新的环境新的社会。因此,要取得华人华裔的支持,应首先着重告诉他们贺珀励将会为多伦多做什么,其次才是贺珀励会为华人社区做什么。过份强调后者而忽略前者,难以打动华裔华人选民的心。因为华裔华人先要吃饭,然后才是精神上的需要。汽油费、失业率、地税、物价的飙升比一切都重要,这是很实际的问题。

  最后,作为华人社区的代表,应该具备“大社会”的胸怀。华人华裔抱团好不好?当然好。但华人华裔抱团所关怀的,不仅是华人华裔本身,而应该包括整体。这样说好象有些幼稚,不过,想远一点,你的子孙,子孙的子孙,最终是属于这个社会的整体,而不仅是华人华裔。如此,我们将目光看得远一些,或许底线会充裕些,态度会从容些。

  当然,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市选”尘埃落定后作事后诸葛亮的复盘确有马后炮之嫌。好在一孔之见,读者有取舍的自由,这是笔者无法左右的。此话不仅对林枫而言,对萧雨亦是如此。

                              2003年11月14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