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飓风向哪儿吹——关于同性婚姻的思考

字體 -

  伊莎贝尔(Isabel)飓风真的来了。

  据说这股由美国佛罗里达洲迈阿密东部的大西洋海面形成的巨型飓风50年不遇。气象专家介绍:是次由4级降为2级的飓风进入安省后,最大风力有可能达到每小时167公里。在美国东部,飓风沿线约10万民众从北卡内陆岛屿疏散,弗吉尼亚州州长已宣布该州进入紧急状态。

  伊莎贝尔进入安省后将会带来狂风和暴雨,笔者在飓风到来前走访了一些商店和学校,发现绝大部份市民的反应安然淡定,原因是一切都在“可预知中”。

  是的,现代科学的高速发展为人类生存提供了更宽容的准备。一些自然现象的存在,比如地震、海啸、飓风等都被我们很平和地接受。本来世界就是复杂的,“存在即是合理”这个经典的句子,过去是,现在以及将来仍旧是我们解释世界的取巧方式。面对我们眼前愈变愈快的世界,聆听着这个世界里每一个角落个性十足的声音,我们所应抱守的,是哪种人生认同?比如说,同性恋和同性婚姻。

  本周有两条新闻颇值得研究。

  首先是上周六,经历十九小时航行抵达多伦多的香港居民邵国华和吴展鹏于本月十五日早上十一时许抵达多市市政厅办理申请结婚手续,两人按照本地结婚程序先填写了申请表,负责接待的登记处职员在审查了双方各自的资料,影印了他们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以及收取了一百一十元的登记费用后,随即向他们颁发了一张结婚许可证(MARRIAGE LICENCE);之后两人于下午在芝兰东街1470号(GERRARD ST. EAST)的GLEN RHODES联合教堂举行婚礼,按照安省法例,邵国华和吴展鹏的“结婚许可证”经安省认可的主婚人加签盖章,许可证被寄到省府注册长办公室注册后,即可取得具法律效力的结婚证书。

  邵国华和吴展鹏在加国成功结婚的新闻不在于两名同性恋人“终成眷属”,而是由他们孕成的,利用加国政府对同性恋婚姻宽容、理解、接受的气候所制造的一股飓风正急促地对着世界每一寸土地冲击,这股飓风与伊莎贝尔所不同的,是它不会消失,也不会减弱,在未来的发展里,这股飓风的冲击力难以精确估量。

  邵吴成功婚姻的意义有狭义和广义双重作用。

  狭义的,是36岁的邵国华目前正在香港大学全职修读人权法硕士课程,而现职为物理治疗师的吴展鹏则是拥有神学硕士学位,邵吴两人的婚姻事实在于“考验香港”。

  据邵国华透露:在多伦多完成结婚后,他们将会前往蒙特利尔度蜜月,之后将会返回香港,返港后他们会凭据他们在安省已获取婚姻批准的身份,以“家庭”的形式申请共同报税、申请享受已婚人士免税额以及申请其他应有的保障。邵国华和吴展鹏的这一系列行动将使港府面对难堪。因为按照《基本法》人人享有婚姻自由权利这是事实,而过往香港政府对在加拿大等地完成结婚手续(异性婚姻)予以承认也是事实。如此,邵吴这段婚姻等于“将”了港府一“军”:假若港府默认这段婚姻,那么同性婚姻合法法等于在港岛登陆并且颠覆了传统的婚姻观念;又假如港府不承认这段婚姻,则邵吴两人一定会将港府拖进复杂艰难的法律诉讼里,这个过程可长可短。从法律和宗教两极出发,邵吴两人的学历背景已为他们将飓风带回港岛提供了足够的理论准备,虽然同性婚姻在社会认同方面仍欠缺必要的氛围,邵吴两人对传统婚姻观念的挑战也还势单力薄,但若以为邵吴此次多伦多蜜月行仅是一种姿态那就大错特错了。毕竟今天不同昨天。就以多伦多来看,自市府基于安省上诉法庭就一宗同性婚姻诉讼判决打开了同性婚姻合法的大门后,从今年六月至今,市府签发了近六千张结婚许可证,其中同性婚姻占了超10%,可见同性婚姻对传统婚姻观念的冲击真不是闹着玩的,我们不敢说邵吴一定会赢,但谁也不敢包港府不会输。

  邵吴成功婚姻另个更广义的意义作用是,目前全球只有比利时、荷兰和加拿大这三个国家容许同性恋人士申领结婚证书,与比、荷两国所不同的,是加拿大多伦多对结婚申领者没有户籍的要求,这样,邵吴婚姻的成功经验将会使世界各国关注多伦多这个同性婚姻的天堂,是承认是否决,都难。

  现在回过头来看,总理克里靖的同性婚姻草案自今年七月提出后,自由党党团内部已出现了对立的局面,加拿大联盟利用此机会提出反对同性婚姻的动议,众议院在十六日进行表决,结果“动议”以137票对132票败下阵来。这就是笔者所言的本周应引起注意和研究的第二条新闻。

  表面上看,加拿大联盟的反同性婚姻动议最终以5票之差被否决,但在支持动议的132票里,有50票是自由党人投的,这个信息其一揭示了加拿大作为“同性婚姻”的天堂的路既不平坦也仍遥远;其二是关于“同性婚姻”赞成与反对的角力将从众议院一直掰到明年大选,下任总理热门人选马田在获悉投票结果后已开始选择口风,对同性恋者,以“结合”(UNION)的形式承认似乎更适合些。

  正如伊莎贝尔飓风将来了亦将会远去,多市在经历一阵暴风雨的洗刷后同样会回复平静。邵国华和吴展鹏应该幸运,因为他们的蜜月行并没有选择美国。据加通社报道:一对男同性婚姻的伴侣说,多伦多机场的当值的美国海关官员拒绝他们进入美国。海关官员不接受他们在海关通关时以家庭申报,因为美国不承认同性婚姻,但两人可以单独的个人申请。报道还说,两人已经放弃去乔治亚州的旅行。

  可以潇洒的来,不一定就能潇洒的去,这是什么?这就是生活。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