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字體 -

  2003年,麦坚迪及其领导的自由党在安省选举中赢了,这个结果并没有爆冷。

  其实决战前夕许多迹象表明,伊夫斯正一步一步陷入气馁,而麦坚迪却极其轻松洒脱地带领他的支持者昂首向Queen’s Park逼近。与四年前那个木讷呆板、左顾右盼的羞涩男子相比,今日的麦坚迪表现得更加成熟、自信和更具政治家的大家气度。

  如今麦坚迪已能很自如地在他的选台上做“SHOW”。决战前一天,麦坚迪号召所有支持者该竖牌的继续竖牌;该拍门的继续拍门;该打电话的继续打电话;该上街的继续上街。他在接受电台早晨节目Mix99访问时提醒他的支持者,不要因为面临胜利而忘形,执政不是吐气扬眉,不是权力的象征,而是为改变其他人的际遇,为他们提高高生活素质的开始。

  麦坚迪现在当然可以这样理直气壮,今天的政绩是他带领自由党历经八年筚路蓝缕的鏖战得来的。只不过,胜利的喜悦是暂时的,自由党将保守党赶下台的事实只说明自由党的政纲比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的编造得更合民心,谁也不敢保证在未来的四年里自由党一定会是最好,这也是许多选民所忧所虑的事情。

                    自由党凭什么胜?

  对比安省三大党政纲来看,虽然彼此所照顾的层面不同,但从制定政纲的详细度来看,自由党较之保守党和新民主党要更加详细实用,更具针对性。

  比如,在教育方面,新民主党着重于“取消私立学校税务优惠”,而保守党则提出“禁止教师和学校后勤员工罢工,同时禁止校方在学年期间停工”,这些都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治标”方法,未能根本解决这些年因保守党推行“常理革命”后压缩教育经费投资,导致教育水平下降的根本问题。反看自由党是次提出的,“取消私立学校税务优惠、将大学和学院的学费冻结在现有水平上、幼儿园低班至小学三年级每班学生人数不得超过20人”等,到了最后一周,麦坚迪再承诺,会“加强品格教育、提高退学年龄到18岁、拨款给学校安装闭路摄录机、及推出反校园恶霸课程,严打校霸”。先不说麦坚迪及其即将组成的省府能否做到他所承诺的这些事情,但从其措施看,起码是脚踏实地的提出了问题,这自然能获取多数学生和家长的支持。

  在关心民生问题上,自由党提出的“将最低工资由每小时6.85元增加到8元、领取福利金者的生活指数上调、修订劳工法内迫使工人一周工作60小时条款和在四年内于通货膨胀率基础上增加教育经费16亿元、增加医务人员投入工作”,以及在最后冲线阶段提出的“在省府征收的汽油税中,每公升拨出两仙资助公共运输服务(每年约3.12亿元〕、为新屋的买家提供扣税优惠”等都较保守党和新民主党更积极和实用。相比之下,保守党只在“打击醉酒驾驶、打击诈骗医疗保健福利、强迫健康状况差而无家可归者居住室内”上悠闲地跳着小步舞曲,这些措施当然不能说不重要,但却不是选民所最迫切关注的。不屑民意,准确地说,是不屑普罗大众心意正是保守党此次失败的根本原因。

                    选民凭什么信?

  从麦坚迪在最后一周决战冲线时不断开出的一张张“承诺信用支票”看,自由党确实有种“债多不愁还”的感觉。就连自由党内部都有半疑半惑提出“钱从哪里来”的。因为在既不加税,且要保持平衡预算的前提下,将过去保守党削减了的社会福利服务恢复过来,甚至是做得比原来更好更详细,仅靠节省政府宣传费用简直是杯水车薪。麦坚迪不是不想拿出一份详尽的,具说服力的措施方案来支持自己的这个施政设想,但能下锅的米就是那么多,所谓用刺激经济增加收入来谋求发展不过是为自己的“承诺”壮胆的一种说法,因为保守党过去四年里并非是“无为”,而是已经尽力。

  既然如此,选民为什么要相信麦坚迪呢?毕竟大家都不是笨蛋。笔者以为,造成这种“且信他一次”的原因,在于保守党在长达8年的执政中,不断利用民众对他们的信任强行施政。象在大幅削减公共福利措施的同时不能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配套方案稳定公共福利服务水平,致使一些必须的公共服务如教育和医疗损害甚大。之后在电力市场开放、Hydro One私营化等更将政府放在公众的对立面上,那种不屑民意的强硬态度伤害了民众的感情,造成省府信任危机,最后只有抬出保守党重量级的政坛人物伊夫斯来拯救信誉,可惜时间已经不多,所谓回天乏力,保守党是次迟迟不能确定省选日子,实质是自己知自己事。

  既然保守党已经坏了信誉,那么,民众已经无法在信谁和不信谁中决断。在同一平台上都不可信,结果当然是选择新梦总比重温旧梦要多些希望,因为期待比回头要积极。

                    伊夫斯的赛马心理

  安省党走到今天,确实与伊夫斯毫无关系。更确切地说,如果没有伊夫斯的后保守党时代,自由党今天也不需要开出那么多支票,承受那样大的压力。

 “其实我希望现在还有一个星期”—-这是伊夫斯在冲线时所感叹的。

  过去数天来,伊夫斯已经两次失言“挺”了他的对手,且不惜自毁形象用“尖小脑袋”对麦坚迪进行人身攻击,用麦坚迪的话说:“以我认识伊夫斯13年,他不曾会如此,大概是累了。”

  麦坚迪这么做很有风度,是次省选他多次被保守党人进行类似的攻击,但他都很聪明地借此作为机会,向选民展现他作为一个政治家宽广和豁达的心胸。伊夫斯的支持者与其说是在打压麦坚迪,不如说是在为他描金,出此下策的家伙真是浪费了保守党辛劳筹集起来的竞选经费。

  伊夫斯是否真的累了?据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巴施夫根(Sylvia Bashevkin)分析:“他可能感受到失望、疲惫、紧张,并反复自问为何要重返政坛”。对此笔者不完全这样以为。

  伊夫斯当然是累了,但作为一个经验政治家,再累也不至于连出低招自损形象。从他后期不断漠视民意调查落后,死顶“最后一刻出奇迹”的赛马理论就可知道,他早就放弃了努力。这种放弃是源于他直面了保守党民意甚差的事实后心身备受伤害,这才是他频频频出错的原因。

  伊夫斯是次参选对安省最大的贡献是他迫使麦坚迪要对民众作出更多的承诺。今后麦坚迪能否实现承诺那是一个政治家的良心和民众的监督问题。而当安省省选尘埃落定的今晚,我们有理由向这位劳累和善良的老人道一声:保重。

                    结束语:同事偏要选新民主党

  我的同事昨天告诉我,我放弃了选择保守党,也不会投自由党,我决定选择新民主党。这真是个有趣的论题,从实力上,新民主党远未能有足够的实力参与两大党的抗衡。所谓明知不“能”为,却偏要为之,何故?同事说,无它,希望“三大党”的角力能尽量平衡,这样可以加强监督和制衡。

  这是对的,当开票的锤声敲响之后,麦坚迪如今就在我们面前微笑招手,此时摆在我们面前比投票更加神圣的一项使命是:监督麦坚迪兑现他对民众的承诺,这才是关系我们生活的大事。

                              2003年10月3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