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字體 -

  早在去年的时候,一条独特的广告引起我们的注意,这就是“永业健康产品公司”在电台播出的:“市面有部分伪劣按摩椅,假借日本牌号,完全未有合法电器安全验证,品质低劣,不幸购入,浪费金钱外,更可能带来漏电着火等灾难,所以选择按摩椅,一定要选有信誉的公司……”

  以记者所感觉到的,“永业”这条广告起码向我们传递了两方面的信息,其一是市面上存在着部分伪劣的按摩椅,打着日本的牌号;其二是正在市面上销售的按摩椅未有合法电器安全验证,品质低劣。

  究竟是市面上哪些按摩椅是低劣产品,哪些是未有合法电器安全验证,品质低劣呢?《多伦多都市报》记者特意走访了位于太古广场的相关商家。

                          “暗战”因何而起?

  每逢周末,顾客只要稍微留意一下人潮如涌的太古广场,一定会发现,这里的按摩椅推销擂台战三足鼎立,互不相让。

  在北面,有称为“金叶国际有限公司”的摊档在推销数种产自中国香港以及大陆的按摩椅,在二楼“太古金皇朝”门口,有推销日本富士按摩椅的销售人员在积极推销,而坐镇一楼中场的,则是本地按摩椅销售的龙头,“永业健康产品公司”在推销产自台湾的按摩椅。

  本来,同一商场有多家相同业务的商家在经营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像做海味的、花旗参甚至是电话等等。问题是,这三家商家,彼此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自然,在商场上自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交缠,这也是“暗战”的根由。

  究竟“永业”、“富士”与“金业”三足鼎立的后面,彼此是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先说“永业”。据东主陈小姐介绍:“永业”的建立有33年的历史。33年前,陈小姐的母亲与台湾台中的“智业”合作开发按摩椅,从研制到成型,中间经过很多挫折,之后从台湾携带相对成熟的产品,在香港旺角山东街开设了第一间经销店,初时靠在各商场设摊推销,后来声誉做起来后,就陆续登陆各大商场,尤其是日本商场,像早期的“大丸”、“吉之岛”、“八百伴”等,陈小姐说:“当年日本‘八百伴’公司对家族的销售帮助很大,他们让岀一些当街当眼的铺位,对公司业务的开展起到了很大的推进作用,‘永业’在香港最高峰时开有18间分店。”

  与此同时,1985年1月,陈小姐移民加国,从中学读到大学,按照她的话说,当时的目标是从事商业管理,完全没有想过要在多伦多经销按摩椅。“有一次,我妈咪没有问过我,就给我寄来100只CS-100脚底按摩机,这个机在日本很流行,据说与专业按摩师的手法相同,所以在当地很好销。我收到这批货后,也不知该怎么办,妈咪说你就卖给你的朋友好啦,可我边有这么多朋友呢?当时我有位朋友在Bullock和McCowan的‘北美影视城’租了个摊位卖鞋,她告诉我她用不了那么多地方,可以划一半面积出来给我卖按摩机,这是1995年的1月24日,是加拿大‘永业’开业的日子。或者是我们选择的地点合适,加上与鞋铺相邻,还有产品有市场,所以一开始生意就很好,后来愈做愈大,一步一步发展过来。”

  应该承认的,“永业”确实是本地华人按摩椅经销的鼻祖,假若时光倒流至三年前,“永业”按摩椅销售可用一“椅”独秀、雄霸一方来形容。就连从“永业”出来办起“金叶”的叶先生也承认,“永业”催化了本地按摩椅销售的市场,这点功劳必须承认。

  与“永业”所不同的,“富士”店的起步较迟,大概是在两年前。据“永业”的陈小姐介绍,“永业”在过去多年来,不但培养了按摩椅的消费市场,而且创造了很多的就业与培训机会,目前在太古广场设店的“富士”与“金叶”,其经营者均是原来“永业”的员工,他们在“永业”学会了本领,然后就离开“永业”,自己开起店来。

  关于“富士”的来历,“富士”的管理者没有过多介绍,他们只强调,“富士”在太古设店已有两年左右的时间,做生意,谈不上谁跟谁,顾客进店选择产品,选的是质量,而不是选历史。

  与“永业”、“富士”相比,“金叶”的起步则更迟,公司大概是在去年5、6月间创办起来的,产品主要来自香港,在北美、东南亚设有分店。

 “金叶”的叶先生并不讳言他曾在“永业”打工。但他强调,他的产品无论在技术上,在设计以及价位上,都有自己的特点,因而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市场,且迅速在温哥华等地开设了分公司。

  假如我们用“合久必分”来形容“永业”、“富士”以及“金叶”,相信读者不难理解这三间公司的经营者之间的恩怨。

  当然,假若我们用平常心去看,员工从一间公司跳出自己独挑一方并非难以容忍的事情。即,由“永业”效应衍生岀“富士”与“金业”,是完全是在市场游戏规律以内。对此,作为该行业“大哥大”的“永业”自然也应理解。“永业”的陈小姐说:任何员工今天对我说:陈小姐,我想辞职自己去办一间新店,我都不会为难或者不开心,关键是你出去做,要做得光明正大,不要违犯游戏规则。

  只是,什么是陈小姐所说的游戏规则呢?

                          电制为何被一次次拉起?

 “永业”的陈小姐说,按摩椅在北美之所以有这样见好的销售市场,是靠行家们多年来投入大量的心血,以及资金养育出来的。一个好的产品,要被顾客认可,中间要花很多功夫,所以,要维护好一个市场,需要商家共同的努力,还有规范的操作。

  关于不规范的操作,陈小姐直言:“某些公司,它们的产品并非是日本原装产品,就连名字拼写都有区别,如果顾客稍微留心些,就会看出差别来,但经营者却打着正宗日本货的旗帜,加上,在北美做生意,就要按照北美的规矩。”

  陈小姐所说的某些公司,似乎并不难猜。至于所谓的“北美规矩”,指的是作为电器产品,要想在加拿大市场销售,首先应通过CSA(Canadian Standards Association)认证。

  CSA的中文名称叫加拿大标准协会,它成立于1919年,目前CSA是加拿大最大的安全认证机构,它对机械、建材、电器、电脑设备、办公设备、环保、医疗防火安全、运动及娱乐等方面的所有类型的产品提供安全认证。

  据了解,在过去一年多来,履行检查的多伦多电力局执法部门ESA至少三次到太古广场,直奔三间经销按摩椅的商铺检查,其中,有商铺的经销点被有关人员拔起电源,且被要求出示CSA认证,对此,有经营者抱怨,这是同行之间互相拆台的结果,有人想独霸“太古”。

  对此“永业”的陈小姐强调:“首先我们欢迎政府部门加强检查,因为做生意,大家要在同一个良性的规范下,ESA部门在拉起他人电制的时候,也同时进入了‘永业’的经销点,但我们的产品,每一个型号都是经过验证的,是经得起检查的,所以ESA没有理由拉我们的电制。现在应该检讨的,是为何某些商铺会被拉电制,而不是‘永业’没有被拉电制;其次,是我们欢迎政府部门加强检查,不等于我们就去告同行的状,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加拿大政府部门也不会接纳同行出于竞争的告状,这点常识某些人应该清楚。如果真的有告状者的话,那一定是顾客,顾客要投诉,需要拿岀凭据的,不是靠把口去说的,商家应该从检查中接受教训,改进自己的经营,而不是去挖告状者是谁。第三,‘永业’从来没有想过要独霸‘太古’,生意是做不完的,‘太古’也不是按摩椅唯一一个市场,我们花那么多心思去独霸有什么意义呢?”

  关于CSA验证,据说1个规格的按摩椅验证费用约在1万加币左右,有经营者认为,无论产品是来自日本、中国或者中国的香港,这些产品在当地已经过安全鉴定,是安全的,产品再进入加国进行试销时,由于对市场还要有个认识,匆忙投资数十万元检验费,这对任何一个厂家,或者经销者来说,都有不公平的地方,因此,ESA拉电制有些不合理。

  对此记者请教了这方面的专家,这位专家认为:在北美经商没有人情分,规定就是规定,你想你的产品进入市场,就要入乡随俗。

  据了解,在多伦多,很多西人商场,都要求店铺出示相关产品的验证,由于太古广场属于分契式的管理,即商铺早已出售,管理公司在管理上难以越过铺东对租用者有过多的要求,因此让一些商家钻了空子,但这不等于不能管,闻说“太古”也曾对一些不规范的商家发岀警告。

 “永业”陈小姐认为:“你要做呢行,就要依足(完全按照)这行的行规,经费不足,就凑好钱再开铺。”

  关于“正宗说”,接受记者采访的“富士”按摩椅经销公司销售经理张先生说:“我们是不是正宗日本牌号,只要你上网看就知道。”张先生先是指指商店所摆着的“富士”、“Panasonic”等多个型号的日本牌子按摩椅,然后又指着挂在墙上的证书说:“这个证书会是假的吗?如果是假的,我们会挂出来?”对于有传言说日本方面已收回他们代理富士按摩椅销售权、目前店铺只是卖些样品一说,张先生声称:“我没有听过这个传说。”他肯定地告诉记者,公司的经营状况良好,今后将会继续推动日本按摩椅的销售。

  而“金叶”的经营者叶先生在与记者闲聊时也表示:经过几次检查,他们也学聪明了,现在他们公司的产品,也办理了CSA的验证,顾客大可以放心。

                          是是非非谁能说清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行认为:“现在太古三家按摩椅经销商进入这种暗战状态,于整个市场不利,他认为‘永业’其实有实力,不应该在广告上攻击其他行家,那怕同行们做得不是十分规范,‘永业’可以讲自己怎么好,但不要去说别人不好。就好似Bell电话公司在广告里说自己的电话点样(怎样)好,但没理由攻击Telus点样不好一样,从这点看,‘永业’的广告就摆明是个进攻的格,有挑战的味道。”

  对于这个说法,“永业”陈小姐不这样认为。“我们的广告在岀街前是征求过律师的意见的。作为按摩椅经销者,我们当然要维护这行的声誉,我们做的按摩椅,是健康产品,是直接对顾客的健康负责,善意的提醒是对的。譬如,我们在游泳池看见顾客正处在危险的边缘,可能会遭遇不幸,我们提醒他注意,有什么不对?

 “一张不安全的按摩椅,会导致客人身体受伤,精神受挫,作为经销者,当然有权利维护一个健康的形象。至于广告方面,没有一个硬性要求,必须讲自己,不要讲别人。某可乐都讲某可乐啦。”

  记者就“永业”的广告内容专门请教了“加拿大华人广告市务及传媒协会”会长余显扬先生,余先生认为:“永业”说的某些公司并没有违犯广告内容的规范指引,这种提醒没有什么不妥。

  另一位行家认为:“一张按摩椅的销售价在数千元间,其实商家所赚的利润很小,也就2、3百元左右,‘永业’投入这样大的广告费用,自然是羊毛岀在羊身上。加上,由于它们投入的广告费比别的公司都多,自然希望独占整个市场,这必然造成它们与其他公司的不和,导致竞争进入一种非良性的恶斗中。”

  对此陈小姐反驳道:“我们每年确实投入了大量的广告费,但这不是针对同行而做,是为了培植好一个良好的市场,为了使更多的顾客认识按摩椅的好处。我们做广告是早几年的事情,那时还没有‘富士’‘金叶’。至于说我们投入这样多的广告费,会变相提高价钱,羊毛岀在羊身上,这是一种无知。广告的投入是由厂家负责的,他们看好这个市场,愿意扩展宣传,这对销售者来说是件好事,市场大了,大家都有好处。”

  对于有传言指责“永业”为促销,将一些旧货次货送给客人,陈小姐明确:“我们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产品无论是卖给顾客或者送给顾客,我们都对产品质量负全责。那些说我们将次品不合格品送给顾客的人,是中伤。他们应该清楚,‘永业’按摩椅的厂家,对所有不及格品全部回收,其损耗归生产商,无需要经销商来负责,如此我们怎么会将次品劣品推给顾客呢?”

  陈小姐强调:伤人者必自伤,他希望同行者应该明确竞争的规矩,一个良好的市场,靠大家来维护。

                          结束语:三个和尚有水喝

  以前有一名老话,叫“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现在这个故事有了新说法:话说庙里的三个和尚,由于挑水路比较长,挑水的和尚一天挑一缸就累了,三个和尚于是决定实行接力赛,第一个和尚从河边挑到半路停下来休息,轮到第二个和尚继续挑,之后又转给第三个和尚,挑到缸里灌进去,空桶回来后再接着挑,这样大家都不累,水很快就挑满了,这是协作的妙处。

  这个故事大概对三家按摩椅经营者都有启发吧?

  商场如战场。本来,一室藏几虎,竞争自然是难免的。发生在“太古广场”的按摩椅大战,无论是口水战还是价格战,都应该坚守一个原则:顾客第一,规矩不可侵犯。谁要在竞争中伤害了顾客,伤害了市场,那么,谁将是最终的失败者。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采访报道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