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私办专上学院的路愈走愈窄?

字體 -

  曾几何时,加拿大是中国学子留学海外的第一选择国。资料显示,从1999年至2002年,是中国大陆留学生申请赴加的高峰期。在过去短短四年时间,有近8万名来自中国的青年人踏上这片土地。大批中国留学生的到来,不但为本地的公立大学、理工学院带来了可观的生源,而且催化了本地私立学校的发展,今天只要我们打开本地报纸,仍能从一批批私校广告中,窥见昔日的光彩。

  可惜,自2002年开始,这种辉煌风光不再。来加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正以每年递减25%的趋势向下滑。面对这种滑坡,损失最大的,自然是私立专上学院的投资者。一位行内人讲起如今的情景,用“日暮西山,今不如昔”这8个字来形容。

  究竟私办专上学院的前景是否真的如此不堪?是谁令他们的路愈走愈窄呢?

                          加拿政府将中国留学生阻于门外

  我们先从一组数字看中国留学生的减少,据统计,2002年中国赴加留学生人数全年大约有18,000人;2003年降至14,000人;2004年再下一台阶,约在10,000人左右;2005年,乐观的数字为8000人。从这四年的数字比较我们不难看出,赴加留学的中国留学生的年递减幅度相当大。有人将这种现象归咎于加拿大的留学环境不好,特别是岀了好几起留学生命案,动摇了中国家长将孩子送到加拿大留学的信心。

  对于这个看法,本地几家私立学校的代表都表示反对。

  派特森学院多伦多分校负责人Kevin Yuan在接受《多伦多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留学生问题,包括留学生低龄化,包括留学环境,包括安全保护等等问题,并非只体现在来加拿大留学的学生身上。发生在留加学生身上的不幸,同样在英国,在澳洲,在新西兰都有发生。因此,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减少的原因归咎于留学环境的改变,是不公道,也是不合理的。”

  QGI校长Sean Tan曾在英国、美国从事教育工作,目前他还在安省一所公校担任教师。根据他的经验,他认为加拿大具备相当好的留学条件。加拿大的师资,还有教学条件,不亚于美国,比欧洲好多国家都好。加上良好的社会福利,留学环境是一流的。”

 “安省大专学院联盟”董事兼国际教育委员会主席陈耀彬认为,造成中国赴加留学生逐年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加拿大政府对来自中国的申请者设立了过于苛刻的条件限制造成的。“根据学生每年的生活费和学费加起来是12万元人民币左右,移民部规定申请读研究生者,资金准备必须达到24万元;一般学生,按照5年学习期,需要6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准备。这是以前所没有,只有加拿大是独一无二的。在‘资金’条件限制下,很多学生改投欧洲各国、澳洲、新西兰等国家,这是加拿大留学政策的失败之处。”

  年中回中国考察招生状况的Sean Tan说:“5月份我在中国好几个城市走了一下,发现来加拿大留学比去新西兰、英国签证难得多。学生要将60万元放在自己的帐户上至少1年半,且这些资金必须能提供合法来源,这不是很多家庭都能做到。就算是做生意的家庭,也很少会将这么多的钱放在帐上。况且中国还有很多特殊性,很多家庭的收入,不是不见得光,是处于灰色地带。譬如说,很多公务员,除了数千元的工资,还有其他诸如奖金等收入,你要他们提供这方面资金来源的合法性,真的很难。”

  城市学院院长Gary Zhen认为:政府设立这样的条件,不利于吸引更多的留学生,而且不近人情。假如有些学生的留学资金,是亲戚朋友赠送的,那怎么说明呢?”

  一位行内人认为,加拿大政府设置这样的条件有些异想天开,明知不可为却非为之,起不到任何保护效果。这位行内人告诉记者:“这个政策好像只对中国人,对于其他国家的申请者,并没有如此严格要求。有些国家的申请者,只要具备一年的费用,即获批准。加拿大政府设立双重标准进行评估,对申请者是不公道,带有歧视性。”

  对于60万保证金问题,Kevin Yuan认为问题不在数目上,留学本来就是一件昂贵的投资。“关键是要求过于死板,学生家庭有各种各样的收入,看似不合法,但在中国来说,却是合理的,怎能一棍子打死呢?”

  一位陈姓的学生家长对记者说:“其实,加拿大以资金准备作为判断标准,对留学申请者是不公平的。这道大门因‘钱’而收窄,将会拦住很多优秀的好学生,放进来的,却不一定是安于学习的好学生。”

  对于有人说,加拿大之所以这样做,是怕学生因为生活困难而放弃读书,到外面打工一说,陈耀彬认为:“留学是件深思熟虑的大事,家长能让学生成行,本身是有把握的。学生因为不够钱而放弃读书的现象并不普遍。大部分学生,都能完成学业的。政府不应该依赖资金作评估标准,而是应该以申请者所提供的学习计划以及该计划完成的可行性作评估。”

  除了钱的问题,陈耀彬认为,留学生赴加难还有另外两个原因。其一是加拿大在海外推销留学计划努力不够。像澳大利亚,英国政府都有专门的管理机构,由政府出资,到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去推销本国的教育景况;其二是加拿大移民部在审批签证过程中,工作效率低,签证缓慢。这些都是造成来加国留学的学生减少的原因。

  对于陈耀彬这个说服,派特森的Kevin Yuan与QGI的Sean Tan都深表同感。

  Kevin Yuan说,现在国内很多留学中介机构,拥有各个国家的留学信息,不少国家的专门组织专程到中国去宣传。所以,现在供申请者选择的机会多了许多。别的国家花费少,签证简单,等候时间短,自然就成为留学的热门,加拿大如果再这样一成不变地守下去,最终会失去优势。

                          路不会愈走愈窄

  虽然说,随着来加留学的中国学生的减少,私办专上学院的竞争将会加大,办学会变得艰难,但不等于没有出路,不等于坐以待毙。

  Kevin Yuan以派特森学院为例说明。“事实是,任何一间私立学校,其课程设置以及学生来源都不是单一的。过去这几年来,我们一方面加强开拓本地市场,像招收移民学生,帮助他们通过学习,达到相应的教育水准;还有就是针对一些海归回流需要硕士文凭的要求,我们为他们准备了硕士班;另外,我们还尝试开发亚洲其他国家的市场,招收像韩国、日本、西班牙等国家的学生。

 “与此同时,我们还与美国私立大学联手,学生在我们学院完成相应的课程后,可将学分全部转为美国大学学分,继续学习课程,这样他们可以拿到美国大学的学位。从目前实施的情况看,由于与我们联手的美国学校是名校,其学位获中国教育部认可,因此,很受学生欢迎。”

  城市学院的Gary Zhen告诉记者:“近年我们推行‘工作试验计划’,即一方面通过职业培训,使学员掌握相应的职业技能;另方面与用人单位联系,将推荐试用相结合,使学生能学以致用,迅速找到工作。”

  维多利亚学院的关院长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近年我们开设了很多具实用性的,譬如像护士专业这样一些热门课,吸收本地移民学生,扩大生源,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北美职业培训的市场空间相当大,在加拿大,来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是少了,但新移民并不少。大部分的新移民,来到这里都面临着要重新适应,重新设计自己的事业的过程,这为教育工作提供了用武之地。路走得好,只会愈走愈宽。”

  QGI的Sean Tan完全赞同关校长这个说服。他认为:“我们是开展CQE培训最早的学校,整个加拿大来说,我们做得相当不错,且获得政府的支持。我们相信,只要课程新,坚持教学质量,合理的收费,一定可以找到立足点。”

  西方有句俗语:“将钱分放在几个口袋里”,意思有如中国的“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一样。面对形势的变化,私校经营者假如一成不变,路当然会愈走愈窄;相反,路是人走出来的,能避虚就实,懂得在变中求生存者,就一定能把握主动,把握机会。

                          期待同行珍惜现有的市场

  今年初,安省教育部关闭了五所私立学校,虽然这五所学校属于私立中学,与私立专上学院有本质上的不同,但或多或少,也会影响到整个私立教育的市场。

  据陈耀彬介绍,其实,安省教育厅每年都会对一些违规的私立专上学院提出警告,甚至关闭一些学院,只是由于这些行动没有受到传媒的报导,所以不为人知道。“在监管方面,‘安省大专学院联盟’也发挥着相应的作用,它将会加强对私立专上学院的管理,包括对教学水平的评估等。

 “目前,安省已经完成了‘安省私立大专法’,该办法预计明年初将会完成三读通过。届时,将会有比现在更加严格的监管,包括教育质素要求、学费退款、教师聘用、广告管理等等。‘安省私立大专法’的实施将会改变目前监管不力的状况。”

  Sean Tan认为:“私校不同于公校,它的一切资金来源要经营者筹集,要在经营中取得,这决定了私校经营者不可避免地要考虑收益。但是,学校经营者不能单从利益着想,学校是以培养人为本,品德教育是第一位的,不能因利失德。”

  对于那些以低价格加入竞争,不坚持教学质量的急功近利经营者,Sean Tan呼吁:从维护市场出发,对于那些不受规则的游戏者,大家要敢于举报。学生在选择学校时,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了解该学校的信用,包括查证学校是否已在安省教育厅备案,是否具备相应的资质等。安省政府的网站有相应的指引,接受查询和投诉。

  一个良性的市场,靠的是共同维护。谁伤害了市场,最后受打击的,一定是他自己。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应该时时记住。

                                        2005年9月16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采访报道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