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诱惑

字體 -

                        一.

  我很小就喜欢看鬼的故事,我妈说我根不正,有些邪。

 “大一”时寝室里的同学就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独孤一味”,意思是说我没别的爱好,只喜欢看鬼故事上鬼网站讲鬼的传说。

  我很喜欢“独孤一味”这名字,很中性。

  我在网上从不告诉别人我是个女孩,因为我不习惯被别人围着的感觉。

  所以,我也不喜欢到处乱闯,我一般只在有限的几个论坛游荡。如今经常出入的是“不是东西”网。喜欢逛那里是因为那个专讲鬼故事的论坛,叫“鬼叫你喜欢”。

 “鬼叫你喜欢”论坛的版主是森森。看这名字,就不难想象他该是个很灵气的男孩吧。

  记得刚去时,森森就拉我进MSN上审问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他问我是DD还是MM时,我犹豫了一下,竟然坦承自己是个女孩。

  后来他问了我“独孤一味”的来源,听我说明原因后,他竟轻轻地叹了声说“那么清纯的女孩,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什么要喜欢研究鬼呢?”

 “嘿,打住。”我讨厌他用这么老气横秋的口吻和我说话。“你年纪也不大,干嘛要当‘鬼叫你喜欢’论坛的斑猪?”

 “我是没有办法了。”森森写完这句话后就打了个哭丧的脸谱,那刻我觉得他好可爱。

  MSN6.0版上的符号把屏幕后所有丑的肮脏的变态的鬼怪的东西都遮盖起来了。剩下的都是俊男娇女,彬彬有礼中风趣幽默。

  我和森森在一个月内经过一回生两回熟,彼此就兄来妹去的称呼着。

  我还知道他住在S城,那是个水乡,有东方威尼斯之称。

  有晚我在线正在查一个叫螳螂的网友写的一段关于“扶乩”的文字介绍时,森森“吡”的一声就从MSN上冒了上来。

 “嗨,你在等我?”

 “别贫了,我在查资料,想弄清楚扶乩是从哪个年代开始的?”

 “哦——-,弄清楚了吗?”

 “没呢,各说各的,烦S了。”

 “呵呵,MM别烦啊。”森森死皮赖脸地给我打来个红唇。

 “喂,你别乱示爱好不好?也不看时候。”

 “你心情不好?”

 “没有。”

 “你有。一定有。”

 “你有完没完?”

 “你是不开心了。你开不开心我听的出来,你今天肯定不开心。”

 “森森我跟你说,”我确实被他弄得有些不开心:“你怎么像个女人? 好烦啊,我说没不开心就没不开心。”

 “我相信我的感觉啦,要不我借个肩膀给你靠?”森森还在不弃不离的。

 “我靠。”这回我真火了。“你要有话就说,没话我就下了。”

 “别下。”森森看我来真的,赶紧把字打得飞快“我写了个鬼小说,你看吗?”

 “看。看。看。”我一听有鬼小说看,就精神百倍。“别罗嗦,就用MSN传吧。叫什么名字?”

 “《上到22层》”

                        二.

 《上到22层》的故事很简单。

  在K大学读书的森和女朋友菁合租了S城青桐路22号第22层的某个单位。某天他们从学校回来,刚好遇到停电,然后后决定一起爬楼梯上去,为了分散注意力,森建议在爬楼梯的过程中每人轮流讲一个故事,并且要让听者感觉恐怖,否则要被惩罚。

  菁听了马上抢着讲起来了。大意是盖这栋楼打桩时,有只乌鸦站在打桩机驾驶室顶上不走,有好事者把这事儿告诉了施工队长,那施工队长是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的,不信邪,捡起石块就扔过去,如是者来回若干次,那乌鸦飞走了再飞来,飞来了再飞走,这样真把这施工队长气火了,第二天早上,队长借了杆气枪,“轰”的一声把那鸟儿的头给打飞了。工程队的其他人看了,总觉得有点不对,但也不好说什么。到了傍晚,队长读高中的女儿来工地等队长一起下班,也是巧,遇到打桩机倒塌,一条钢梁把队长的女儿的头活生生给切断了。

  菁讲完这故事时,森起哄说不害怕,然后就自己讲起来了。

  据说也是在这栋楼,住在1602的是法律系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名叫星儿的女孩,两人从跟贴到上MSN聊天,数月后交换电话,这样前后交往了有半年,大家决定见见面,说来也巧,原来这星儿就住青桐路22号22楼2204房。森讲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偷偷用眼睛瞄了一下楼层间防火门上的标志,知道他们已走到18楼,内心忽然紧张起来。

  森接著说:星儿听那男孩说他住在16楼,好像一点都不惊奇,她约那个男孩上她住房去玩,那男孩听了很开心,就拿好他准备送给星儿的礼物准备上楼,当他来到电梯间时,碰巧遇到大厦防火演习,所有电梯关闭,那男孩想,从16楼走楼梯上到22楼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于是就决定走路上去。

  从电梯间穿过防火门进入楼梯通道时,那个男孩被大厦管理公司一个搞清洁的大婶叫住了,大婶说,等半个小时电梯就通了,何必这么急呢?那男孩听了很不屑地白了大婶一眼,然后就往上爬了,从16楼到22楼中间要经过6个走火梯门,那个男孩走了很久才发现,当他从21层往上走时,他又走回了21层,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粗心的原因,但重新走一次是这样,再走一次还是这样,这栋楼到21层没有止境,那男孩是个不信邪的人,他不断走啊走啊……

  森还没将故事讲完,菁的脸色已变得灰白。同样令森感到悚然的,是他们遇到了和那个法律系学生一样的结局。

  S城青桐路22号在2003年夏季开始的某个早上,大厦管理公司发现租住在22楼K大学一对恋人,森和菁,双双气绝于22层走火梯间里。

                        三.      令狐不冲是我的死党,他人虽在国内,但彼此属于没有什么心事隐瞒的那种,我们很哥们。

  说起来,和令狐不冲的相识也在网上。

  每天早上,当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时,我准看见他那张笑嘻嘻的脸。

  有时我会和他答理几句,有时我们不需要说什么话,只需要打个呼号,或者用眼睛睨一下,彼此知道在线就足够了。

  我和森森相识于MSN,开始我们只是谈些网上的作品,令我惊讶的,那些看起来很一般的鬼故事,于我只是当一种猎奇来看,但于他却能从鬼文学的创作手法讲到《聊斋》讲到《三言两拍》,最后会侃到人生哲理。

  后来谈到他的近作《上到22层》,他用一种很满足的语气说,其实这个故事充满着很多戏剧的因子。比如菁讲的故事,那只乌鸦为什么要报警?那个施工队的队长将报警的乌鸦打死后,因果报应就开始循环。导致那个法律系学生爬楼梯的是住在22层的星儿,星儿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但那个法律系的学生很喜欢她是无疑的……

  我开始觉得森森真不是一般的人。

  他用这个鬼小说向我们明示这世间总有一些东西在诱惑心灵,让你不由自主的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就好象三个被鬼诱惑分别倒闭在梯间的年轻人—-法律系的学生—-森—-菁一样,明知22层梯间不洁,都忍不住一次一次地爬着去证实。

  老实说,我很喜欢《上到22层》,尤其喜欢结尾,森和菁双双倒闭在黎明前梯间那种情景在我闭上眼时变得越发温婉动人。

  人一生,能和自己相爱的人一起老去的毕竟比一起死去的多,能如此,夫复何求?

  我对《上到22层》最不喜欢的,是男主角的名字叫森。

  当我将我的这个想法告诉给森森听时,森森在MSN上打了个伸舌头的图案对我说:我每篇小说的男主角都叫森,女主角都叫菁。

  听森这么说,我内心有些不开心,我想,大概我真是被森迷住了,要不我不会如此紧张他。

  那些日子,每天我都会泡在网上等森森,自然就冷落了令狐不冲。有天,令狐不冲忽然问我:“你是不是交了个新朋友。”

  我好想否认的,不过我们之间太熟悉了,加上这家伙不是一般的聪明,我只有将我和森森的关系告诉了他。

  令狐不冲听了,楞了很久,然后又嬉皮笑脸地给我回话:“这样也好,祝贺你能移情别恋,这样你就可以把他给忘了。”

  我知道他说的“他”是谁。

  他一直反对我交那个男友,好多次他对我说“早知道你被他俘虏了,不如我先下手好了。”

  唉,不知我的前世和令狐不冲是什么样的关系,我内心很微小的一丝颤动,都能被他清晰感觉,我想,无产者要解放全人类首先必须解放自己,而我要解放自己则必须把令狐他丫给解放了才行。

                        四.

  令狐不冲没轮到我解放他,他自己把自己给解放了。

  那天早上他在MSN上告诉我,他在网上认识了个姑娘,前后有3个月。“从此,你可以死一条心了,不用再耽心自己一不留神爱上我了,因为我网恋了。

 “她有双很美丽的眼睛,我第一次看她照片时,感觉到她的柔弱,是个需要我保护的人

 “她和你一样,有一头短发,我好多次看着她的照片,以为那就是你。

 “她邀请我去她那里看她,从我们这里开车,只需要4个小时。

 “你要看她的照片吗?”

  令狐不冲那天早上在MSN上不停地唠叨,他的话真多,直到我将他BLOCK。

  我不知道自己是种什么样的心理,那天我流了很多眼泪。

  我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情感是什么,我承认,令狐不冲恋爱的消息无意击中了我内心,直到我发现我将因此而失去他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失败。

  我因此而决定戒网。

  这样对森森好像有些残忍。不过,网上的缘份就是这样,来来往往,了无牵挂。看透看不透又怎样呢?世间还有比谎言更容易的事吗?

  我绝迹“鬼叫你喜欢”后,森森不断往我的信箱塞E。

  令狐不冲对我讲过一句话,不要相信男人,男人要追一个女人时,他会将世间最卑鄙欲望用最浪漫温柔的语言来包装。

  我没理由不相信令狐不冲的身教言传。

  讲泡妞,他是身经百战,用他的话说,在这网上,没有他泡不了的妞,只有他不想泡的妞。

  森森的信愈来愈伤感,他甚至像冬天里那条僵硬在路边的蛇。只是我想我不是农夫,我没有那么大的抱负要解救谁,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别人关我什么事?

  我给森森写了封信,我告诉他放弃吧,何必要死解一个结呢?所有的诱惑都来自你心里,有没有撒旦并不重要,那三个死在22层梯间的人,不,应该是4个,施工队长的女儿,那个法律系的学生,还有森和他的女朋友菁,他们之所以铁了心去数台阶找22层,除了冤魂的诱惑外,更重要的,是被诱惑者心里有鬼。这样的因果是孽,应该在智者处终止,不能继续下去了。

  发给森森的信后一个月,我再也没有接到森森的来E,生活一切如常。

  只是有好多个夜晚,我会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朦胧中拿起听筒,那边什么声音也没有,我记得我从没有给过森森任何电话号码,但我的感觉告诉我,电话那头是森森。

  我没有将电话挂掉,我感觉到电话那边的痛苦,此时窗外的月亮是幽蓝幽蓝的,夜风吹着树叶,哗啦哗啦的响。

  我将床头的录音机播放键按下,那是南华寺的师傅为我录制的《心经》,我想,心魔还需《心经》解吧。

  如是者过了好几个月,那个电话就再没有响起。

                        尾声

  我经历了半年的休整,终于缓过气来了。

  本来我相信我是再也不会到那个“不是东西”网,也不会再留恋“鬼叫你喜欢”这样的论坛的,但今天早上我收到令狐不冲启程去S城前发的一封E,确实令我不寒而栗。

  他说:“我决定去找她,因为她的男友弃她而去,现在能安慰她的只有我了。

 “我相信这辈子我会和她厮守在一起,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如果你回国,一定要来看我们。她叫小菁,我们新家的地址是:青桐路22号第2204房,电话:414XXXXX

 “独孤MM,为我们祝福吧。在我启程前的这个早上,我想将我隐藏在我内心很多年的那句话告诉你知:我一直很爱你。

  ……”

 “哦,不!”这个浓雾的早上,我看着“小菁”和“青桐路22号第2204房”这几个字尖叫了起来。

  我颤抖着爬上网,我一次一次地试着挣扎上“不是东西”网,我知道现在能救令狐不冲的,只有森森。

                        2003年8月1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小说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