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金山超市岀局背后有故事?

字體 -

  2005年8月的这个长周末,对于没有岀外度假,留守在多伦多的华裔居民来说,一件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令他们在惊奇中又陷疑惑,这就是在多伦多经营逾15年的“金山”超市,贴岀了买二送一的公告。

  家住爱登商场金山超市的陈伯对《多伦多都市报》记者说:“周末看见他们贴岀这个告示,以为是长周末的一个促销手段而不以为然,岂知到了长周末结束后的星期二,原来“买二送一”的告示变成“买一送一”,很多顾客争先恐后涌入店内,我们几位老街坊方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古怪,没多久,市道上传岀了金山即将关闭的消息,我们才知道,原来减价背后有乾坤。”

  8月2日上午,记者在“金山”总部门口陆续看到有货主(供应商)上门讨货钱。一位从事杂货的货主说:“金山要退岀市场的消息虽然早有传闻,但我们一直心存侥幸,殊不知这一切来得如此之快。”

  另一位从事茶包供应的女士告诉记者,之前她匆匆赶来“金山”总部,眼看前门紧闭,就赶往后门去拍门,仓库内一位负责人闻知她来催数,叫她回前门去等,当她从后门再跑到前门的时,恰好见到林家某位兄弟(她分不清是第几兄弟)正欲驾车离去,就向他询问货款的事宜,林先生说,货款的事情不归他管,之后就扬长而去。

  这位女士说,她是看到当天媒体的报导后,才知道“金山”的事情。她说她大约还有数千元的货款未收到,希望林家能将货款还给她,或者是退货也行。

  一位旁听者就此提醒这位女士:“金山现在是买一送一,紧急套现,他们哪来的货退你?”旁观者一言点醒了这位女士,只见她匆匆离去。记者后来在坚尼地“金山”见到她正在货架上点茶包,这位女士见到记者,苦笑了一下说:“现在能拿回多少是多少了,我还没见到他们的负责人,不知道他们是否同意我这么做。”

  记者从“金山”总部前门绕道到后门货仓,冰鲜部几位工人正抓紧处理货存品,一年前,“金山”话事人五哥曾领记者到这里参观,其时货物充足的货架如今空空如也,大有人是景非的苍凉。

  记者记得,去年的5月,五哥就在这个仓库里对记者说:“有人开店有人关门是市场规律,如果你会为一条命去换一只番薯,那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时光匆匆,仅是一年的时间,林氏家族就作岀了淡岀市场的决策,造成今日这个局面的个中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金山”神话的建立

 “金山”超市起步于唐人街,时间是80年代末期。林家五哥Kent Lam去年五月与记者一席长谈中介绍过:“1989年我和大哥一起在中区唐人街创办了第一间金山,当时的营业面积也就2500尺左右,刚开始可以用赤手空拳来形容,所谓事不分大小,亲力亲为。记得当时为了取得新鲜而又便宜的果蔬,我们两兄弟每天都要跑街市好几趟,从选材料,核价,到进货,每个环节都计算好,因为果蔬的利润本来就不高,稍有不慎,别人的货就比你新鲜,价格比你便宜,你就被打败了。比如进菜芯,进货价是八毛钱一磅,卖出去也就是赚几毛,但如果经过修改,或者包装好,这又是另一个售价,利润的取得在于你付出的劳动,这是成功与失败的关键。”

  在唐人街找到立足点后,林家八兄弟中的另外六兄弟也纷纷加入帮忙,十五年来,“金山”曾发展到拥有4间分店,员工近300名的大型超市集团。这段路与许多华人创业家没什么不同,假如要用一个词语来概括,林家兄弟从唐人街起步的历史,完全可用“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来褒奖。

  在外人面前是响当当硬汉一条的五哥,内里却是性情中人,谈到当初的奋斗史,他几次将话题停了下来,默默无言。

  关于那次采访,记者印象最深的,是当记者问道:“既然‘金山’是你和大哥办起来的,为什么不一直走下去,林家大哥后来脱离‘金山’另搞大江超市,会否影响到‘金山’以后的发展?”

  五哥听记者这么问,欲言又止,停顿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很多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楚的。你不坐在我今天的位置上,就不清楚我的艰难,以及所承受的压力。”

  五哥还说,他现在常常会回去唐人街的原金山旧址看看,站在那里,会想起许多事情,很感慨。

  五哥的这个感慨,可在今日得到解读。在8月2日晚上的电视专访中,林家大哥承认,内部问题是“金山”淡岀的原因之一,兄弟之间难成共识,无法有效地履行管理职责,是“金山”退出经营的原因,尽管他曾尽过力。

  据知情人士介绍,“金山”的话事权一直在五哥手上,在几兄弟中,五哥确实付出的精力和心血最多。

  第二间“金山”地处Leslie/Finch,这间建于1991年的分店,是“金山”冲出唐人街的标志,当然,也意味着林家大哥与五哥在经营上的分立,因为之后他们就各走东西,五哥坚守“金山”,大哥致力“大江”。

  谈到当初舍弃唐人街,五哥说当时如果不冲出来,就没有今日金山的规模。他笑称当年第一批做超市的人,现在还在做超市的已经不多了,而留在唐人街的,就更少。

 “金山”从唐人街一间2500尺的家族式超市发展成为高峰期拥有4间分店,成为多伦多雄霸一方的龙头大哥,除了与大批华人涌入多市有关系外,另一方面,也与其紧贴市场的经营方式密切相关。据五哥介绍:“经营超市,关键是果蔬与活鱼,谁能把握好这两方面的货源,谁就是胜者。”

  五哥所言非假,早期的“金山”,以供应新鲜而品种齐全的果蔬而著称,加上Leslie/Finch分店率先投资一套据闻花费近百万加元的气泵,确保淡水鱼生活的水质,鱼新鲜、品种多,死亡率低,没有泥味,令“金山”优势突出,这是“金山”赖以发展的两个立足点。时至今日,“金山”在活鱼供应上,仍立足于市场的前列。

                          谁拖累了“金山”?

 “金山”拟关闭,原因有“兄弟不和说”以及“大统华说”两个版本。

  对于外人来说,大都支持“大统华说”。理由是自2002年8月第一家“大统华”在多市落脚后,在刚好的三年时间里,“大统华”集团在加东分别再建了窝顿店与美丽店,而第四间分店,也就是密市店亦将于明年夏季建成。大型超市的出现,对“金山”而言,已不是威胁的问题,所面临的是市场重新分配的“洗牌”效应。

  时至今日,林家一再公开否认“金山”经营的惨淡是因“大统华”的进入所致。林家所持的理论是:彼此经营的路线不同,面对的顾客群不同。

  但事实上,有一点理由是林家无法否认的,即当初五哥对记者所说的:“华人超市间的竞争是存在的,市场就是那么大,人就是那么些人。多伦多超市已到了饱和的红线,竞争的结果,一定会有人关门。”

  五哥说这番话是在去年的5月,其时“大统华”窝顿店即将开业,但美丽径店仍在筹划中,“大统华”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进入多市市场的战略部署,是林家所料不及的。

  一年前,谈到“大统华”的威胁,五哥仍将相信 “金山” 能将果蔬与活鱼做好,所以能保住市场。事实呢,“金山”确实是将果蔬与活鱼做得比以往更好,这从密市店就可看岀。但,问题的关键是,“金山”将果蔬与活鱼做好,不等于“大统华”就做得不好。大家做得都好,市场就要“按店分配”,这点是五哥没有意识到的,也是“金山”经营的失误之处了。

  过分依赖果蔬,特别是活鱼,就犹如一位武士过分依赖武器,忽略了智慧,最终反被自己的优点所累。

  有位行家作过这样的假设,一年前,面对三间大型超市(指“大统华”)忽然空降,“金山”如能毅然斩掉两间,紧缩为一间,是否会“留得青山在”呢?这种假设能否成立是一回事,但起码说明,“大统华”的进入确实打破了多伦多超市经营的平衡。

  当然,投资本来就是风险,就是竞争,只要大家都在游戏规则内玩,不存在谁对谁非,谁是罪魁谁是祸首的问题。

  五哥去年曾有个比较中肯的分析。他认为,造成今日超市经营的艰难,不能都推在“大统华”身上,以前没有“大统华”,“金山”一样面临竞争,面临压力。他特别提到当初的“四五六超级”超市走低价路线,结果大家共同面对市场报复,最后,一批承受不住压力的超市关闭了,包括“四五六”超市。

  五哥在一年前提出,造成华人超市经营艰难的,是一大批大大小小的超市竞相走低价路线,这才是经营艰难的关键。

 “低价竞争”是市场毒药,这个教训被一次次提了出来,可惜人在江湖,很多时候,我们的经营者身不由己。

  当然,面对错综复杂的市场变化,一个充满生机的企业化管理体制自然比家族式的管理更加理智和冷静。原因是前者是理性的,后者感性大于理性,过多的情感因素,必然干扰了管理者的思维判断。

  事实上,林家大哥所指的兄弟共识问题,是林家无法回避的问题。有知情者说:兄弟间不能团结一致一直是林家管理层最致命的内伤,特别是在外患来临的时候,这种矛盾根植于早年,火头数次被燃着,特别是八兄弟中有人淡岀回柬埔寨,以及大哥重出江湖,这些外人虽不甚清晰的因素,还是能感觉到的。

                          大统华:英雄惺惺相惜

  对于“金山”拟将退出市场经营,大统华超级市场安省营运总监Daniel Lin在接受《多伦多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金山”超市不但是我们的同行,而且是我们的前辈,他们在多伦多经营15年,积累了很丰富的经营经验,也催化了本地超市市场的成熟。如今他们决定淡岀经营,我们表示尊重和敬意。

  关于“大统华”集团大规模进入加东,是造成“金山”超市经营艰难之说,Daniel特别强调:“我们不接受这种推论。我们彼此所经营的路线不同,‘大统华’走的是亚洲超市的路线,我们在经营路线上,货源上,都与金山有所区别,况且,市场那么大,不是几间大统华可以吃得下的。”

  既然“大统华”不认为“金山”的淡岀与他们有关,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金山”今日的局面呢?Daniel表示:“个人认为,市场经营是一个整体的系统,‘金山’的管理模式,偏于家族式的管理,开一家店,可以看守得很好,开两家店,开三家店,店一多,家族式的管理就不能将完整的管理理念贯彻下去。兄弟间依靠感情去合作,这种管理所依靠的是伦理作用,这种作用在情感观念发生变化后,直接影响管理水平的发挥。而公司化的管理,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可以很清晰,很明确地提出管理要求,而清晰、有效的管理效果,是当今市场发展的起码要求。”

  对于如何从“金山模式”中吸取教训,Daniel强调:“市场管理主要体现两方面,一是货,一是人。先说货,我们有自己的经营模式,今后我们希望能对市场摸得更透切,认识得更清晰,提高我们企业适应市场,占有市场的能力。至于人,包括了顾客,货主以及员工。对于顾客,是服务质素问题,方方面面,一切为顾客而着想;对于货主,我们要及时结数,兑现承诺,风雨同舟,彼此协力;对于员工,我们要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就业环境,满足他们为提高生活质素的需要。我相信做好这三方面的工作,我们的企业将会更加充满活力,立于不败之地。”

  记者假设:过往,“金山”为“大统华”分担了一部分对手,“金山”淡岀后,“大统华”失去了一个主要的对手,所有的超市,大型的,中型的,小型的,都成为“大统华”的对手,会否造成“山雨欲来,四面受敌”的状况呢?

  Daniel就此特别强调:“过去我们从来没有将任何同行当着是我们的假想敌,今天同样不会。因为在经营过程中,我们最强大的对手,是我们自己。我们能正确地面对好自己,就是战胜了艰难的开始。”

 “最强大的对手是自己”,这句话似乎更值得林家兄弟去深思。

                          货主在行动

  据行内人介绍:“金山”经营走进困境,不是近日的事情,早在半年前,“金山”为迎击“大统华”的进入,加大了进货量,期待在货物品种上做到最齐全,且希望藉大批量的进货,降低营运成本。殊不知,进货量过大,市场一时消化不了,造成流动资金积压,管理层采取拖“街数”(货款)的办法得过且过。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货主说:“半年多前金山‘找数’(付货款)就出现问题,追得急的,就能讨到点钱,大部分货主的数被无理拖欠,后来很多货主都采取停止供货予金山的办法,这是造成金山面临经营困难的另一个原因。”

  似乎是为了证实这位行内人的说法一样,8月2日上午,记者在“金山”总部听见一名员工对其相熟的货主说:“你们不断金山货,我们点(怎么)会行(走)到今日呢?”

  目前有不少货主的货款被金山扣压,一位做食物的货主说,“金山”此番不是忽然倒闭,也不是忽然关门大吉,而是采取压价将货物买岀,这种状况,你对他们无法指责,在短时间内更无法实施法律行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你的货物压价变卖,一点办法也没有。”

  另一位贺姓货主希望,找岀一个负责人来,按照当年“四五六”超市关闭时的处理方式,集体请律师,估计每人能取回40%的货款。

  记者就此请教“进岀口商会”的会长冯先生,据冯生介绍,8月4日晚上,他们将会就此事开会,相信会后会有一个结果。

  冯先生认为:“做生意,当然有风险,这是可以理解的。不可能人人都要求赢,但是,就算是输,我们也有权利知道,我们是怎样输的。”

  冯先生的意思是,“金山”既然欠部分货主的货款未结,经营者必须要给货主一个说法,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他们淡岀经营,亏了,是怎样亏的,是正常的亏,还是人为的亏,应该让货主知道。

  据记者所了解,目前已有不少货主通过律师寻求法律行动,“金山”淡岀后,随之而来的,是要面对处理与货主的经济纠纷,这是无可避免的。

                          结束语:“金山”淡岀对多市超市经营的影响

  关于“金山”的淡岀,对未来超市经营的冲击,大统华超级市场安省营运总监Daniel Lin认为:“未来的市场充满着变数,三间金山超市的淡岀,谁接力进入,目前还是个未知数,很难有清晰的判断。”

 “不过――” Daniel很肯定地说。“‘金山’的淡岀将会催化市场向更完善的管理发展。顾客第一,服务第一,是生存之本,这点我们大可以放心。谁进入市场,都不能违背这条游戏规则。”

  由于“金山”一直占有本地活鱼供应相当大的一部分市场。过去十五年来,“金山”一直依赖他们与美国渔农的合作,取得最直接、最新鲜的活鱼。按照五哥的说法,“金山”每周有四、五车鱼从美国过境。如今随着“金山”的淡岀,会否影响本地活鱼供应,造成在一段时间内活鱼供应的紧张与价格偏贵呢?

  Daniel对此表示:“本地活鱼供应非‘金山’一家独有,‘金山’的淡岀,市场会自行调节。就算美国方面,他们也要做生意,也会重新寻找合作伙伴。”

  记者随即再问:既然如此,“大统华”会不会马上替补取代进去,譬如也实行从美国运鱼过加拿大呢?

 “我们目前没有这样的计划。我们不必因此耽心市场,一切会根据供求调节走向平衡。” Daniel充满信心地表示。

  是的,生意场上就算如此,“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商场上没有不败的英雄。一年前五哥对记者强调:“我曾有过几次以一条命去换一条番薯的经历,所以我不怕失败。”就此我们祝福林家兄弟,不要因“金山”的淡岀而淡岀,一次挫折,不等于终身的失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采访报道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