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陈太

字體 -

  陈太的儿子叫二子。

  早年陈太和先生移民加拿大时,二子还没出生。

  二子出生那年,其父丢下陈太母子跟另一个台湾女人过,眨眼就是13年。

  陈太这天早上送完二子到学校去后又折了回来,她选了靠洗手间门口那张桌子坐下。那时正是咖啡店最忙的时候,上班族如车轮般翻着来转着去。

  高峰期过后开始清洁桌子。

  陈太见我在忙,就拿起拖把帮我清洁地板。

 “这如何是好?”我有些不知所措地对她说。

 “没事的,我做惯了。”她冲我很讨好地笑着。

  11点半前有个把小时的空闲,店里很安静,我们相对而坐。

  我给陈太倒了杯热开水,自己泡了杯“龙井”。

 “你在等人?”我很随意地问。

 “我找你。想求你帮我做件事情。”陈太诚惶诚恐地说。

 “哦?”陈太原来是等我,这让我惊讶。

  我不清楚陈太找我何事,开始我想到是借钱,但想深一层却觉不像。

  先不说陈太与左邻右里相处10多年从没开口求过人办事,就算生活上,她一直兼顾两份工:早上到社区图书馆去做清洁,下午再转到一家唐餐馆洗碗。虽说赚的不多,但生存是不成问题的。

  然后我想到她或许和二子关系紧张,不过很快我又推翻了这个揣测。

  陈太很疼惜二子。早年他们并不住在“北约克”。二子读书那年,陈太听闻这边的学校是多伦多最好的,就不顾自己打工不方便,特意从“万锦”搬到学校附近租了间地下室居住。后来陈太发现二子在同学面前有些自卑,就再换了套公寓。这样开销虽大且要打两份工维持,但陈太说是值得的。

 “………周末二子学校举行毕业典礼,想请你和我一起参加……”陈太见我在揣测着什么,就直截了当地说。

  原来是这个事情,我松了口气。

  二子读到第8班毕业,明年升中学了,这于陈太当然是高兴的事情。

  我原想问怎么不通知二子的父亲,但话到嘴边就变成“怎么会想到我?”

  陈太听我这么问,泪水就噼啪噼啪的掉下来,这是我第一次见陈太哭。

 “我求过他的,他拒绝了。”

 “好吧,我去。”我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忙应该帮。

  周末的傍晚我请了钟点工替我,然后按照陈太的吩咐换好了西装,带上了相机驾车去接陈太和二子。

  陈太原约好我下午5点45分去接他们,我怕路上堵车,就提前了半小时。等我到达约定地点时,远远看见陈太和二子候在路边。

  我将车停在陈太身旁招呼他们上车,陈太和二子推让了一下,最后陈太坐到了我的旁边,而二子钻到车后座去。

  二子上车时将嘴抿了抿,算是和我打过招呼。我看出他有些牵强,内心“惚”地被刺了一下。

  那晚陈太打扮得很刻意:一件蓝色的旗袍,配上一串银白的珍珠项链和耳坠,加上恰到好处的淡妆,神态温婉动人。

 “以前我们的车也是这个颜色,后来确实供不起,就卖了。那时二子刚开始读书,日子真是困难。

 “记得有次二子从学校哭着回来闹,说别的同学都有车接送,为何我要走路上学?我听了就对他说,妈妈赚的钱只够吃住。走路怎么丢人呢?妈妈不是每天陪你一起走吗?

 “好在二子那时还算懂事。”陈太说完回过头,很讨好地看着儿子说。

  我从后视镜里看了二子一眼,只见他双眉紧锁,目光恍惚地看着车窗外,母亲的话好象没入他的心。

  车到了学校,二子没待车停稳,匆忙扔下句“你们进礼堂找位置坐吧”,就风似的消失了。

  我看着二子远去的背影,内心有些不舒服。

  陈太大概也看出我的不开心来,她生怕我对二子有不好的印象,赶紧为他说好话:“你别看他的样子冷,其实他的内心很知晓珍惜我的。你没盘下那间咖啡店前我们就天天在那里吃早餐,每天早上我会为他要一合牛奶一份SESAME BAGEL,但每次他吃不到三分二就叫饱,余下的都让我吃了。这样过了一个冬天,有天我偶然翻看他的日记,才知他是装着很饱很满足的样子,让我和他分享………这个孩子从小就是这样。”

  学生会的代表迎了出来,她们知道我们是二子的家长,就很礼貌地说“请陈先生陈太太跟我们来。”

  听到“陈先生”三个字时我楞了一下,陈太倒很坦然,她将左手穿过我的臂弯,然后仰起头微笑着看着我。

  我忽然想起我今天要扮演的角色,脸颊有些红。

  领位的同学将我们往舞台前带,越往前走,我的心就越跳得厉害。总觉得在数百双眼睛里,有一双眼睛在讥笑着我。

  也许是我多心。不过,我想,只要陈太开心,我又计较什么呢?

  我们被安排在第一排坐下,一个很显眼的位置。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光景,毕业典礼开始了。

  司仪由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担当。

  他们请所有家长起立,然后奏了《O Canada》。也奏了校歌。

  原以为校歌完后我们就可以坐下来,但司仪并没有指示我们这样做。

  家长们都很安静地站着,我想全场唯有我有些不自在。

  好在礼堂的灯开始熄灭,一盏,又一盏,直到全部。

  我们就这样安静地在黑暗中站立,礼堂的顶部缀满繁星。

  再然后音乐骤然响起,是Vitamin C演唱的《Graduation》。

    “And so we talked all night about the rest of our lives     Where we’re gonna be when we turn 25     I keep thinking times will never change     Keep on thinking things will always be the same     But when we leave this year we won’t be coming back     No more hanging out cause we’re on a different track     And if you got something that you need to say     You better say it right now cause you don’t have another day     Cause we’re moving on and we can’t slow down     These memories are playing like a film without sound     And I keep thinking of that night in June     I didn’t know much of love     But it came too soon                           And there was me and you     And then we got real cool     Stay at home talking on the telephone with me     We’d get so excited, we’d get so scared     Laughing at our selves thinking life’s not fair     And this is how it feels

    …………”

  随着歌声,舞台上走出两行队伍,左边是女生,右边是男生。

  他们的眼睛很坚定地凝视着台下。

  聚光灯此时照耀着他们。

  他们微笑着,男孩子轻拉着女孩子的手,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走来。

  他们才是今晚的明亮星。我想起我曾经的时代,竟如所有家长般开始感动。

  二子走在男生队伍的前面,他走到我和陈太身边时,眼眸却看着远方。

  我特别留意到他的嘴唇在蠕动,那刻陈太将头枕在我的肩上轻声对我说“他真的长大了,如果他父亲今晚能来,也会高兴的……”

  队伍绕场一周后,每个毕业生再次转到了他们的父母跟前。

  二子面对着我们而立,手里拿着一份礼物,一卷绕着蓝丝带的纸品。

    “As we go on      We remember      All the times we      Had together      And as our lives change      Come whatever      We will still be      Friends forever

     So if we get the big jobs        And we make the big money      When we look back now      Will our jokes still be funny?      Will we still remember everything we learned in school?      Still be trying to break every single rule      Will little brainy Bobby be the stockbroker man?      Can Heather find a job that won’t interfere with her tan?      I keep, I keep thinking that it’s not goodbye      Keep on thinking it’s a time to fly      And this is how it feels

     ……”

  孩子们向家长鞠躬后将礼物呈给他们的父母。

  二子看着我有些犹豫。

  我微笑地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个示意的手势,请他将礼物交给母亲。

  礼物呈送仪式完成后,我们重新坐了下来。

  二子坐在前面的学生席上。

  陈太没有如其他家长那样拆开手上的礼物,她凝注着二子的背影喃喃向我诉说“那年他发烧,我一个人抱着他跑去看急症,路上真想过放弃他的……只是他的哭声让我下不了决心……”

  我点了点头,用手环着陈太的肩膀,轻轻地拍打着。

  刚获得全校唯一一个“校长奖”的二子站到了麦克风前,此时全场很安静。

 “在这个夜晚,我代表所有毕业的同学对父母说一句话……二子侧转过身对着陈太说“……从今天开始,我们懂得照顾自己了……”

  那刻,我感觉到陈太在拼命地点头,我的眼眸也开始热起来。

  陈太不敢迎着二子的目光,她低着头想努力控制好自己拆解手上的礼物,这是二子亲手制作的问候卡:“妈咪,昨天你教我学会了照顾自己;今天还请你为我照顾好自己”

  陈太此时抬起头看着我,泪眼中茫然而不知所顾。

  二子在舞台上远远地向我们这边注视。

  此时全体家长在音乐声中再度起立鼓掌。

    “As we go on      We remember      All the times we      Had together      And as our lives change      Come whatever      We will still be      Friends forever

     ……”

2001年6月於多倫多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小说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