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全城争说“现代日报”

字體 -

  多伦多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随着11月1日一份新日报的诞生,全城――这里说的是华人――顿即议论纷纷。电视,广播,报纸,行内行外你言我语,而且是“弹”多于“赞”。

  我不知道《现代日报》的同仁,经过一段时间辛辛苦苦的热身,现在终于开闸跑出,却被同行读者或指手划脚,或评头品足,或当头棒喝,内心会是什么样的滋味。我想说的,这是件有趣,也是有益的事情。

  为什么说是有趣呢?因为按照惯例,同行对同行,理应很多的理解,或者是碍于面子,就算是不“君子”,也要装“君子”,譬如新报纸在手,以礼恭谦待之。这种感觉,就像一间名食肆,经营多年,忽然有一天,隔壁来了一同行,也开了间餐馆,老东家到新餐馆去探班,自然会恭手作辑,口称“恭喜恭喜”,“学习学习”,私下再寻其他。

  现在是,大家都放弃了客气。几个电台,还有电视台的时事评述节目,都为此热闹起来。同行们七言八语,完全不君子,这难道不是有趣是什么?

  是什么令同行们这样按耐不住呢?我想,首先是多伦多华文报业经营模式太过陈旧,太过沉闷,假如《现代日报》真如其广告上所表达的,推出了“现代精神,日报典范”,这无疑会吹皱多伦多华文报业这一潭死水,为我们送来一股新空气,一把新声音。同行,读者对后来者期待值很高,不只有趣,而且有益。

  还有,我最欣赏的,是报人们都不君子。他们放下包袱,大胆,直接,坦率地表达了他们对新报纸“名不符实”的失望之情,能如此,幸运的应该是新报纸的管理层。因为有那么多人对你们抱以期待,哪怕是怒你不争,无非也是寄希望于明天的《现代日报》,真正成为具备“现代精神”的日报典范。

  至于有人问,你木然在这家报纸干着,怎么鼓舞起另一家报纸来呢?这个问题令我想起同是报人的贾宁扬先生所说的:我们与他们是不同级别的比赛。就象足球比赛,甲A和甲B,是不同的竞赛。

  当然,就算我们真的与《现代日报》同场竞赛,我的愿望是,希望对手打得比我好,这样我一不小心赢了,也光彩些,仅此而已。是为贺。

                                2005年11月7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