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6年9月21日 的存檔信息

很累,我就是那只狼

累极了,躺在床上,脑子都是报纸,版面。 那天同司徒华做节目,他讲过这样一个故事:爱斯基摩人捕狼的方法很独特,他们将一把匕首埋在雪地里,露出刀刃,上面涂上动物的血,狼闻到血,就用嘴巴去舔,舔啊舔啊,那些血永远都舔不完,原因是自己的舌头被刺破了,狼舔到血流尽了,就会晕倒,猎人就可以轻易将狼捕获。 我觉得我就是那只狼,媒体就是那把匕首,我对媒体精神的坚守…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