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加拿大可以制造成功

字體 -

岀生于70年代的冼伟伦(Alan Sinn),身上凝聚着许多“香港元素”。

“以前喜欢饮维他奶,看卡通,好似磁力超人,还有很多,都不记得了。” Alan说话的语速很快,人很精灵,30岁出头,长得和20岁没什么区别,满脸的稚气,准确说,像个大孩子。

像孩子的Alan一进入工作场所,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成熟。淡定。胸有成竹。

Alan工作的Swiss Chalet & Harvey’s连锁店位于Victoria Park与 Sheppard交界处,是今年3月7日才开的新店,店门口负责人一栏写着他的名字,这等于说,作为这间拥有100多员工的连锁店总经理,进出这间连锁店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对他的业绩说三道四。这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

Alan的父亲冼伯说:“呢个仔(这个孩子)读书不是最岀色的,但工作上却从来没落后过人。现在管百多人,其中西人占多数,他一样有纹有路(有出色),同事都很尊重他,行行岀状元,我们都为他高兴。”

Alan这天坐在我们面前,谈起如何入这行,他掰着手指数了一下说:“一切应该从我9岁说起……”

Alan的9岁是1981年。那年他与大他5年的哥哥一起离开香港到美国三藩市求学,寄居在一位开唐餐馆的舅公家里。“也许是很小就离家,加上哥哥抵达美国后是住宿,舅公一家整天忙生意,我一个人要面对很多东西。很多时候,内心开心的或不开心的,都找不到人去倾诉,好孤独。所以,童年时,我的性格相对比较内向,不喜欢说话。

“舅公家住在埠仔(小镇),8、9岁的细路哥(小孩)喜欢吃东西,个阵时(那时)我落课(下课)喜欢到舅公的唐餐馆去帮忙,原因一是埠仔没什么可玩的,还有就是我发现去帮他们擦擦桌子,就有野食(有东西吃),有时是炒饭,有时是鸡翅等。”

儿童对于外面的世界总是好奇的。餐馆对于Alan与学校完全不同。他天天跑餐馆,发现自己群在“这一堆”人里面很开心,性情和性格都得到了改变,喜欢表达,喜欢交流,有种很快乐的感觉,也许因为如此,这个职业最后成为他的事业。

“当然,童年在餐馆的经历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像出品怎么样可做得好些,还有就是察颜观色,谁谁开心,谁谁脸色不对,我很小就能感觉出来。看见大人脸色不好,还不赶快松(走开)咩,这个经验其实就是了解人的经验。对于管理者来说,很重要的。

“我们做这行,服务是第一位的,管理者不但要熟悉客人的感受,还要熟悉员工的感受。看见员工情绪不对,要了解他是因为个人问题还是工作问题,并且要及时解决,不能让他将情绪带到工作中,这样会直接影响我们的服务质量。”

1987年,Alan的父母移民加拿大,他因此而告别了美国,也告别了照顾了他6年的舅公一家。十年后,他毕业于加拿大贵湖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的酒店管理专业。

冼伯说,Alan选择读酒店管理,他们都不是很理解,觉得除了酒店管理,其实还有很多工作机会很好的专业可选择,譬如说选择读银行,那几年很时兴。“不过,加拿大是个讲自由的国家,个仔要这么做,我们做父母的也尊重他。”

对于父母这种想法,Alan说他当然清晰。“父母不想我成日(整天)围在厨房转,认为这样做没有出息,不过我不这样看,加拿大社会最成功的,是它为每个人都提供公道的机会,关键是看你有没有勇气把握。

对于父母的不同看法,Alan说他也有尝试让他们比较。“他们觉得,既然我是读酒店的,起码去做酒店比做餐馆要好。所以2002年的时候,我入过酒店做前台,在Novotel Toronto Centre Hotel做晚更(夜班),但做了一年多就放弃了,父母看我的心真的在餐馆里,就再没什么可说的。”

大学期间,Alan认识一个“死党”(好朋友),这位“死党”后来做了银行,但当初却是他带Alan入餐馆做兼职。“那时要做很多事情,要斩鸡,切薯条,派宣传单张,还有烧鸡,什么工种都做,从最基础开始。”

Alan是1993年进入大学学习的,就算不算童年帮舅公的经验,从大学的兼职算起到现在,他足有十多年的餐馆工作经验,这是他的人生财富,这个财富为他日后的事业提供了有力的帮助。

1997年夏天,Alan大学毕业后如许多香港出生的孩子一样,离开加拿大回到了香港,尝试在自己的出生地寻求发展,由于他有很好的学历背景以及工作经验,所以他很快找到了工作,在金钟那间Dan Ryan’s Chicago Grill & Bar担任厨房主管,这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但Alan还是做了一年多,就踏上了回加国的路程。

谈到归来,Alan说原因有两个,一是他其实已经习惯了加国的工作方式,还有就是为了感情。

初到香港工作的Alan,一切觉得很不习惯。“那边讲埋堆(抱团),我从加拿大回去好些,大家知道我是鬼仔性格,很多时候会放过我。但毕竟耳濡目睹,好似看见一大堆工作,我会想都不想就落手落脚去做,这在加国是很平常的事情,老细都要做啦,但那边就不是,低位的员工看你做觉得你好奇怪,同职位的主管看你做,认为你捞过界,你的上司看你做,觉得你表演的成份多,这种环境很容易造成误解,好在大家后来都明白我,我走的时候,我们抱在一起哭着,很舍不得。”

至于感情方面,Alan说当时他在多伦多大读药物的女朋友希望他回去,而母亲怕他失去这段感情,就向他下了最后通谍,几方面合力,他最终选择了归来。

“其实,所谓香港不适合我,还有感情都只是表明的原因,最根本的,是我已经接受了加拿大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接受了加拿大的价值观念,这才是最重要的。”

1999年,Alan重回Swiss Chalet,此时他已任职厨房主管,两年后他进入Steeles与Dan Mills一间意大利餐厅担任厨房经理,从香港到多伦多,Alan每换一次工,包括他在意大利餐厅工作时,为顺应父母心愿尝试用晚上的时间到酒店去做第二份工,这些经历极大地丰富了他的人生经验,他学会了与不同的人打交道,以及处理错综复杂的难题,为他日后成为总经理作了很好的铺垫。

2003年,Alan在Stouffville与Main St.那间Swiss Chalet担任厨房经理,这间连锁店的店主对Alan说,你的潜质决定了你的成功,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会像我一样,开岀一间真正属于自己的连锁店来。

店主的预言会否实现只有时间才知道,但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店这确实是他的梦想,Alan知道要实现这条路,还有很长的路程,像资金方面,开一间Swiss Chalet连锁店,需要200万的投资,对此Alan很有信心地说,路在前方,一切不是没有可能。

发着店主梦的Alan是幸运的,因为从2005年3月7日这天开始,他正式成为这间Swiss Chalet的最高决策人。在走向店主梦的路上,上天给了Alan这么个机会,让他可以过把瘾,以此来检验自己的能力,智慧,还有运气,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92年Alan进入Swiss Chalet时的时薪是5.75到6.21元之间,那时他虽然是个兼职的工仔,但他已经想到了有今日。“我真的有想过,原因是加拿大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我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关键是对机会的把握,还有就是勤奋。”

Alan的经历或许对许多人来说不算是什么,但是,他却真的成功了。如今他有个很好的工作,去年还与他相恋多年,在一间药房担任经理的女朋友举行了婚礼,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梦,有坚定的人生目标。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人物专访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