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阿忆工资单风波

字體 -

阿忆是中国著名学府北京大学的副教授,他因为利用工作之余经常客串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及嘉宾,被网友指责为“太不敬业,道德和人格十分可疑”,是北大最无耻的副教授。阿忆一气之下,在博客上发表了《无脑人,请你给俺指条出路,让俺们都照着去走》,该文在短短5天时间内点击率近80万,评论达3000条。

简要地说,阿忆这篇惹火文章一开始就旗帜鲜明为自己身为北大副教授却四处兼职作这样的辩解:“家庭总收入=工资总收入+其他总收入,那么什么时候你必须挣外快,一般是因为工资总收入不足,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此人缺乏职业道德,但更多的是前者。”随后,阿忆将他每月的总收入与总支出用公式出列了出来:总收入4786-1400(儿子高三借读费、路费、餐费、学费、杂费、校服费)=3386-680(女儿幼儿园费)=2706-1000(汽油费)=1706-280(高速路费)=1426-30(校园停车费)=1396-20(办公室上网费)=1376-450(餐费)=926-1425(商品房月供)=?

对于网人的指责,阿忆的反击是:北大副教授为生活出外兼职,“如果这反倒成了坏事和丑闻,就请你们这些骂我的人给俺们出出主意,指条安身立命的光明大路。”对此,阿忆的好友,同是北大教授的孔庆东对阿忆的勇气表示赞赏,称自己以前不想说这些,是不愿意给北大领导丢脸,他自责自己对社会黑暗面过于宽容,远不如阿忆爱憎分明。

我也很敬佩阿忆的爱憎分明,因为我自小生活在高等院校内,大学毕业后也先后在大学工作过8年,深知知识分子的清贫。举两个例子,80年代末期,任教于广州中山大学的著名古文字学家商承祚教授每晚喜欢在黄昏校园漫步,每当他在散步时遇见我,一定会令我帮他买根雪条(冰棍),商先生每次接过我买来的食物,都会说,钱我就不给你了,你们年轻人有机会出去炒更(兼职),赚的钱比我多。商先生其时为一级教授,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

另一个例子,就是著名生物学家、学部委员江静波教授,有年中秋前找到我,他说他有位美国友人到广州探访他,因为之前他到美国访问时,这位大学教授曾招待他吃住,他想招待他住几天,但校外的宾馆收费都很贵,他付不起,他知道学校的外宾馆归我管,希望我能给他个破例,给个他能承受得起的优惠房价,后来我为他安排得很妥当,之后他与江伯母特意手捧一盒月饼来探望我,那种认真和诚恳令我唏嘘不已。

中国大学里教授的收入不如一小贩,这本来就不是件奇怪的事情,以前就有“拿手术刀的(外科医生)不如拿剃刀(理发师)的”一说,令我感到不解的,是居然有这么多网人指责阿忆令北大出丑。说这些话的人,确实连什么是丑,什么是美都分不清。

中国最高学府的教授,要靠四出兼职才能维持生活所需,丑的不是学校,不是这个国家的教育制度,而是那些不甘贫穷的教授,这是什么样的天理?那些吃狼奶长大、连是非黑白都分不清的网民狼孩,才是我们该忧心的。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博采 (全局), 随笔 | RSS 2.0 |

9 條評論

  1. 2006年10月2日 12:54don't think so

    does he have a wife? how much is her earning? if he can’t afford the monthly expenses, why buy car, have 2nd. child, etc.?

    apparantly, he just wants to be famous. analyze the info. before you agree or no.

    george

  2. 2006年10月2日 13:25R

    Agree with “DON’T THINK SO”.

    Not everyone has a car in China, and a person who earns $5000 Yuan/month is not capable to maintain a car.

    Does currently the government permit family have two kids? As i know, only on the country side.

    There is nothing wrong to make extra money with your own efforts, but there is someting wrong if you persue a more luxurious life than what you can afford and complain you didn’t get right paid.

  3. 2006年10月2日 19:24骂别人开心

    博客主人木然先生的自我介绍,逗自己开心,不如改为骂别人开心。从对阿忆兼职,做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主持人,网民不满,引发出骂网民狼孩,骂北京大学,骂中国知识分子收入不能养家,似乎有些借题发挥。

    其实,阿忆兼职本无可非议。问题在于,他做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主持人,不但难为了自己这个北大教授,也苦了亿万电视观众。千不该,万不该,阿忆不该没有自知之明,去兼职做那个万众瞩目的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主持人,给多少钱都不该去兼这个职,因为自己没崔永元那个本事。阿忆如果兼别的职,网民们根本不会说长道短的。

  4. 2006年10月6日 11:03buzz

    从蓝蓝那里得知你开博客了,来祝贺一下!

    这个阿忆事件还是挺让人悲哀的,一是为中国的教育,国家的经济在增长,可教育投资的比例太少,北大每年只拨款6亿元,摊在每个人头只有2万,说得不好听,还不到我们这个城市的中小学的一半,教师哪里有钱?教育科研经费从哪里来?没经费怎么做研究?这是第一个悲哀?

    话又说回来,教师目前的收入相对比以前强多了,地位也比以前高很多。同时,知识分子是社会的精英,是呼唤社会公正和良知的群体,可现在自己却在闹穷,还有谁会为那些受尽剥削的民工呼吁?这是第二个悲哀。

  5. 2006年10月6日 12:01visional

    话不是那么说的,学校和教授的科研经费可不可以自己筹措?

  6. 2006年10月6日 13:02buzz

    当然可以自己筹备,而且也正在这样做。这样做的结果也不是没有负作用的。

    我只是想说中国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是一个事实,所以才有教育产业化的改革,但从目前结果看来是失败的。

    总的来说,如果国家加大教育经费投入,哪怕到世界平均水平,对百姓对教育事业,对国家未来的竞争力提高,都是很有益的。

  7. 2006年10月7日 09:20哇咧

    阿忆:绝大多数副教授的工资比我还要少一些

    阿忆答网络记者之一

        各位网友,下午好,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请到了阿忆老师。阿忆,最近大家争议的源头是你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公布了你的工资单,很多人质疑,北大副教授的收入,真的这么少吗?

      绝大多数副教授,收入比我还要少一些,我不具有典型性。

      熟悉高教环境的人都知道,大学里有研修班,教研修班的老师最好是有丰富的一线实践经验的人。在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有很多传媒机构的负责人或者编辑部主任,他们是放弃周末休息时间,掏钱在这里的研修班上学。对于这些学员,只有理论,没有充分的一线实践经验,很难给他们上好课。光讲理论,或者单谈实践,都不行,必须双管齐下,才有意义。这样的老师,为数不是很多,恰好我是一个,于是就经常被挑出来,去教研修班大课。这种课,不计算在授课工作量里面,但单发讲课费,讲1学期,扣掉900多块税费,可以剩下9100块钱,如果我1学年教3个研修班,平均到每个月,我就会比一般副教授多许多钱,而绝大多数教授、副教授、讲师,没有这种机会。

      刚才来这儿之前,我们在对来年保研学生进行面试,面试之前,各位副教授见了我,纷纷说,我们看了你的博客,你怎么能把我们的工资说得那么高,你可以教研修班,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机会,要知道,阿忆你可是非典人物!

        噢我们以为你的工资少一些,别人的工资比你高,实际是您比一般的副教授反而要拿得多一些?

      对,与您想象得恰好相反,我比一般副教授的工资要拿得多一些。尽管我是B3级副教授,但我拿的工资却超过B1级,可能跟A3级教授差不多。

      所以说,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重大误解。没有人愿意先去做调查研究,然后再发言,而是纷纷轻信自己想象的就是事实。

        既然你的收入不算少,那些比你挣得还少的老师不出来说话,你为什么非要说这件事情?

      我不愁退路,如果因为说了一些话,不得不离开教学岗位,那来北大之前我在做什么,离开北大之后还可以做什么,不愁饭碗问题。

      这一点,非常重要,但不是所有老师都能做到。

      绝大多数老师,从毕业开始,在长达一二十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学校辛苦教书,默默无闻,后来又拖家带口,如果因为说话不谨慎而丢了教职,怎么养家糊口?既然现在拿这点儿钱能养活自己和家人,那就干脆一如既往,继续这么活下去吧。有人替我说话,更好,没人出来说话,也可以度日。

      大多数老师,必须采取这种忍气吞声的方式,面对严峻的现实。

        你是在为我们的老师代言?

      本来与我无关,但是现在,我已不在乎自己有没有资格。

        你是名人,最起码有一些话语权。

      这之前,很多老师已经在博客上写过文章,评说自己的工资和巨大的购房压力,也反击过无脑人对教师系统的误解,但没有引起任何反响。

  8. 2006年11月14日 17:57Jan Ai Zhang

    [Just information]

    300万购豪宅 北大“哭穷教授”阿忆本富人 (成都商报)

     北大教授显然是一个“钱不见得多,但是社会身份很棒的职位”。尤其在听说“北大教师的子女从幼儿园到初中全部免费,而且子女的子女也免费”后,阿忆的母亲开始力挺儿子转行。初入北大,让阿忆感觉“福利比想像的还要好”。

      小户型难找 阿忆只能购下豪宅

      10月30日,北大一教302室。这一课的主题是《主持人语言分寸的禁区与对等玩耍》。

      在他“哭穷”引发争议后,北大校方波澜不惊。学院倒是给了一个善意的提醒,“要注意一下学校形象,要有一个底线。”

      阿忆对此并无异议。在博客中,他本来就措辞谨慎,“外面的人以为我在哭穷,为走穴赚钱找借口,圈内知道我想说什么。”

      此前他一直居住在昌平,每天驾车往返。正式调入北大后,他在中关村附近新购置了一套住宅,“300万差1万”,首付90万元。如果按揭月供,需要偿还的总数是460万。阿忆解释说,中关村的房价高达1.6万每平方米,而且小户型早已难觅踪影。

      他计划两年内还清这些贷款。在刚刚“辞干净”此前的多份兼职后,他重新在外物色了两个职位--一个电视栏目的总策划和一份电视杂志的总编辑。有了这两份收入,4786元的工资不再是一个问题。

      本来就是一个富人 怎么会哭穷

      按照阿忆的说法,他是揣着一本厚厚的存折来到北大教书,“本来就是一个富人,怎么会哭穷呢?”

      调入北大前,他是一个电视圈内的自由人,如果要列出全部职位,可能需要一张加长版的名片:《鲁豫有约》策划人兼总撰稿;《翻阅日历》总策划兼主播;《夫妻剧场》总策划;《非常接触》总策划兼男主持人;内地第一部肥皂剧《伴你一生》总策划……

      “每个月的收入比5万还要多。”他说。

      阿忆为何要进北大当老师?

      2004年9月他在北大兼职讲了第一堂课。硕士学历成为他进入北大的“拦路石”,能进北大当老师的一般都是博士。在学校人事部的讨论会上,他的名字三度被拿下。

      虽然从来不为工作发愁,但是北大教授显然是一个“钱不见得多,但是社会身份很棒的职位”。尤其在听说“北大教师的子女从幼儿园到初中全部免费,而且子女的子女也免费”后,阿忆的母亲开始力挺儿子转行。

      今年2月份,阿忆正式调入北大,职位是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副教授。初入北大,阿忆和学院的老师一起检查身体,一起到怀柔开学术会议,一位老师还给了他一张学院发的电话卡,让阿忆感觉“福利比想像的还要好”。

      更惊喜的是,第一个工资条上,实发金额一栏清楚地印着:1.2万元。

      有了经济适用房 还要学校分房

      差不多就在阿忆领到第一张工资条的时候,学院的老师提到了住房问题。

      “我说不着急,他说不行,你住得那么远,万一迟到了怎么办?”按照北大的人才引进政策,学校应该给外来教师分配一套两居室。阿忆听从那位老师的提醒,向学校资产管理部打了报告。

      等到今年9月,阿忆接到正式通知,由于他在2001年购买了经济适用房,北大不再提供住房。这让阿忆觉得不公平,“经济适用房并不是福利房,如果别的老师是在云南买的经济适用房,是否北大也不提供住所呢?”

      可是,申辩无效。回到家后,阿忆和妻子开始合计买一套离学校近的新住宅。

      两人坐在一起算账。自从看了第一个工资条,阿忆对北大的待遇就“相当的满意”,根本没有去管工资的事。但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实际上,第一个工资条是补发的3个月的工资,“不用说买房,每个月都是赔钱为北大工作。”

      没分到房子 阿忆有些失落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阿忆感觉有些失落。资产管理部以照顾的姿态,准备租一套房子给他,每平方米35元。

      “35元”让阿忆不吐不快。他扭头给校长信箱发了封信,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提出了建设一流大学的两个建议:一是把人事权下放到学院;二是把房产权下放到学院。

      信中写道:学校人事部就那么几个人,而下面的院系专业很多,他们怎么知道一个老师的真实水准,怎么决定该引进哪个老师,不该引进哪个老师?房产权高度集中,也必然导致腐败。

      如果不是接下来在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中担当嘉宾,可能也不会有后来的“哭穷”事件。他在节目中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人类社会分出阶层并不可怕,分出阶层利于激励勤勉、鞭策后进,这是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分配制度的基础,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高阶层对低阶层没有关爱。”

      这本来和北大的收入没有直接关联,但是网友的敏感神经被触动。他们炮轰阿忆“要把财富全给精英,让劳动人民饿着”。转而,网民开始指责其作为教师“整天主持电视节目,做电视节目嘉宾,不敬业,道德和人格十分可疑。”

      阿忆决定反击。他把这些人称为“无脑人”,向他们列出了在北大的收支,结果是“入不敷出”。阿忆提出的问题是:如果不想办法增加收入自救,仅凭学校发的那点工资能不能活下去?

      网站将这篇文章顶到头条,标题赫然改成“一位北大副教授的工资单”。随后,媒体几乎是一边倒地质疑高校教师的真实收入。

      “他们歪曲了我的意思,说我哭穷,为教师走穴正名。”阿忆说。在他看来,北大确实是两极分化:有的教师富得流油,名车豪宅;有的教师穷得滴血,蜗居斗室。至少在新闻传播学院,就有很多没有住房的副教授的工资在4786元以下。

      “我的初衷是想让那些无脑人闭嘴,老师也有难处,别再说三道四了,但现在看来,连这个效果都没有达到。”阿忆说。

  9. 2006年11月14日 18:37木然

    看到了,謝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