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6年10月 的存檔信息

愚味的价格

  今日有单新闻,广州举办性文化节,门票10元,爆满。 我绝对不是那种传统版的“恐龙”,而且,我承认我也算是个好色正常的男人,只是,我真搞不明白,这样的文化节,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正向的意义呢? 消息说:“本届性文化节将一改此前公益免费展出的形式,首次对古代性文化展、古代’性福图’瓷砖版画展、男女真人雕塑展、内衣模特表演等4个最受欢迎的展览,收取10元门票,并限制… (閱讀全文)

我不是好儿子

标签:

重阳节,电视里这样说,我忽然想起是妈妈的生日,电话过去,已迟了一天。  母亲当然说她知道我很忙,我说不是的,是我不好,因为我不应该忘记的。她说只迟了一天,我说不是时间问题,是我根本根本就忘记了。 母亲在我挂电话的时候说,你不要当回事,我听了依然说:对不起。 (閱讀全文)

懒洋洋的星期日

标签:

星期日下午,约了菲菲谈节目,她给我许多的建议。 我们在咖啡店里坐了一下午,晚饭去吃日本餐。 菲菲的家就在这间咖啡店楼上,这是一个商业建筑,有很多吃的喝的超市还有电影院,功能十分齐全。 菲菲说,如果有必要,她可以就窝在这建筑里,不出门。 “必要”是什么?我想起战争,想起失恋,想起自闭。 后来我又将失恋两字剔除了,妈的,失恋怎么能跟战争比呢? 这幢楼设计很商… (閱讀全文)

喝红酒吃生蚝

标签:

晚上吃赵平原的。 10点回家,11点再出去,到朋友开的JP2吃生蚝,喝了瓶红酒。 要了45只生蚝,吃了还想吃。 想起适可而止,愤愤不平离去。 周末我都想醉。 (閱讀全文)

赶稿

标签:

周五是出报纸的日子。 最没有写作乐趣的一天。 (閱讀全文)

天在下雨

忽然怀念在康乐园的日子,那些蛙鸣,那一盏一盏在雨中摇曳的路灯。 从我居住的房子看出去,外面是一片哥尔夫球场,黄的红的绿的树叶,秋天的雨轻轻柔柔,我竟然没有心事。  很久没有写诗了,估计写不出了。今日翻看昨日的诗,仍旧很喜欢。 (閱讀全文)

你好吗?

做博客精选那个版,看见了你的博客,然后看到你的照片。 竟然有些不相信,感觉到彼此原来陌生了那么久。 那些故事是什么时候的啊?如今真的远去了,远得让我不相信,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怎么会在一堆儿陌生的博客里,翻啊翻啊,从每个链接上跳跃,就像儿时我在老屋房顶上跳来跳去的样子,然后是你的出现。 看着你的照片,当然,你不知道我此刻在注视你,没有什么话,在用鼠标… (閱讀全文)

世界变小了

收到薛梅来E,想起某个下午,她将一个不喜欢的人的名字写在厚厚的鞋底下,然后在办公室来回走,很搞笑。 互联网真好,世界变小了。 (閱讀全文)

亦如有朋远方来

早上上班,打开电脑,进入我的博客,忽然看见《永远的遗憾》后面有一条跟帖,作者是薛梅。 这没想到的惊喜,令我感动起来,谢谢你。 我年初进入AM1540电台在家豪兄的《一本政经》里作客座主持,薛梅是我们的同事。我们相识的时间很短,后来的某一天,知道她要回香港,那天下午,趁薛梅不在的时候,我们分别对着摄影机讲了祝福,据说这将会制成光碟,送予她留念。记得那天我对… (閱讀全文)

喝吧,喝吧

忽然想喝酒。 晚上喝了一瓶日本清酒,温温热热,和着这一季秋色,想醉,不想醒。 (閱讀全文)

内伤

报纸印刷很差,文章很差,编排很乱,黄牌警告。 (閱讀全文)

永远的遗憾

标签:

王光美走了。 在所有的报道里,我最感慨的是这句:“作为硕果仅存的中共第一代领导人遗孀,王光美仙游标志着那个时代最后一缕残照隐入历史。” 王光美的一生充满传奇:除了曾作为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妻子,贵为万人仰慕的第一夫人外,她于1943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物理系,1945年获物理学硕士学位,是中国第一个原子物理的女硕士。 王光美在辅仁读书时就参加中共地下党的活动,… (閱讀全文)

深情男人

昨日节目,谈的是“第一次回乡,男人谈及心中情是不是娘(女性化)”的话题。 一位叫“笑骑骑,放毒蛇”的网人这样写道:  “不过本人留意到,好几次系木然 + 苏博士o既配搭,都会无端端变得好感性。最经典系‘断背山’出果一次,又系木然 + 苏博士讲自己心中o既断背山,仲叫听众打上去讲…. 真系经典呀。笑到我七个一皮。木苏似乎总系对 “心中有段情” 呢个题目特别感兴趣,即使今次系… (閱讀全文)

为何这样待我?

写好了一大段文字,发上去的时候断了网,打倒51博客,TNND! 本来想就此算了,后又想,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不应该气馁,于是再写,完成最后一个字时,手提电脑没电,忽然关机,又吃掉我一次,哇哇哇,打倒文字工作者! (閱讀全文)

开了瓶葡萄酒

这个周末买了20多瓶酒,回家将酒分放在酒鬼和酒架上。 以为一下子买这么多酒,她会阻止我,岂知她在我交钱时叫住我,说她看中一瓶很好看的酒,摆在酒柜上会很好看,她指给我看,天,很大的一瓶威士忌,要200多元啊,我当然没有买。 以为我疯了,岂知还有人比我更疯。 晚上挑了半天,还是挑了瓶白葡萄酒,我喜欢这个酒,向很多朋友介绍过:BLACK TOWER。 第一次发现这个牌子的… (閱讀全文)

我的品格说明

我算是个我行我素的人,这点连我父母都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不过,我自20岁离开家门,至今已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现在回过头来看,基本没犯过大错,如此,我对自己更加自信。 我是不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呢?我相信是的。因为我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根“葱”,哪敢呢?就是你说我是根“葱”,我也不敢。我自知天外有天,比我水平高的多着去呢,我算什么东西,敢满足? 我是不是名记者?扯… (閱讀全文)

来生愿做中国人

这个问题原本是网易上的调查,后来据闻网易主编因此被解雇。 用“来生你是否愿做中国人?”来问移民,特别是问如我这样已经入了加拿大籍的移民,确实不好答,因为在某种状态下,行动已是结果。 我为什么用“某种状态”呢?因为我们入籍的时候,已向英女王宣过誓,而当我们一成为加拿大人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中国籍。 放弃了中国籍的人,还称自己是中国人,还说来生愿做中国人,… (閱讀全文)

边个CARE呢

接到好几个电话,都是“劝说”我与家豪不要在节目里“踩”华裔候选人,没有很详尽告诉家豪,只是轻描淡写地讲几句,不希望他因此而熄火,失去了风格的一本政经,要来干什么呢? 有些人的智慧本来就不高,却要扮专家。就像那几个整天追着我,甚至追到这里来,说我做记者不专业,乱发表个人看法,切,你连新闻报道、评述、专访、特写、专栏等都分不清,还诲“我”不倦?拉倒吧。 今天… (閱讀全文)

18楼C座

今晚节目嘉宾是18楼C座的祥嫂。 一个很多年很多年的节目。  想起70年代的中午,父亲中午听18楼C座,雷打不动。  那个情景,今天不再,不知不觉,爸爸离开我两年了,真的很思念爸爸,无法诉说。 至今我的MSN上的名字,仍旧是爸爸去世那天,我写下的句子:“你的手依然温暖!” (閱讀全文)

自己的空间

长周末结束了。 决定去看枫叶,却没有一个固定的地址,开着车往北走,漫无目的。 我真的很喜欢这样漫无目的,那分懒散,那分悠闲,如我内心情感的放任,毫无压力。 我们从多伦多出发,路上听着歌,一手开车,一手握着她,什么都不用说,直到日落,在一个名为Bracebridge的小镇住下。 就我们两人,一个自己的空间,我们去吃了很好的鸡亦,喝了一瓶不算好的红酒,让乡村音乐将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