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回頭笑看市選金曲排行榜

字體 -

安省市選經過激烈的短兵刃搏後,終於塵埃落定。是次市選,除有相當多的華裔選民積極參與投票外,還因有44名華裔候選人加入角逐,最終有10名華裔候選人當選而載入安省市選的史冊。

本來,一次市選,自然是有人歡笑有人愁。無論你將政治往多高的層次去提拔,贏者趾高氣揚,輸者郁郁不得志,這是選舉遊戲的必然。

不過,從華社角度看,是次市選,確實有很多地方值得總結,值得回味解畫。

鄒至蕙:夢裡花落知多少?

《夢裡花落知多少》原是三毛的作品,去年成了網絡歌手康康的主打歌。我將這首歌送給鄒至惠以及甘熙倫(Helen Kennedy),或者再將歌詞改改,變成“夢裏票落知多少”,這真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位於聖三一/士巴丹拿(Trinity-Spadina)選區的兩位主要競爭者是甘熙倫和魏德方(Adam Vaughan),結果是魏得方勝出。

如果之前有留意該選區狀況的選民,一定知道,早在今年春夏之交,新民主黨在決定該黨出選該選區的市議員候選人一職時,競爭者是譚潤棣和甘熙倫。結果,甘熙倫在該選區前國會議員鄧協和現任國會議員鄒至蕙的支持下,擊敗了譚潤棣,這個結果在社區引起巨大的反響,華社直指鄒至蕙出賣了譚潤棣。

本來,市選並沒有濃烈的政黨色彩,新民主黨此舉旨在鞏固鄒至蕙多年在該區建立的陣地,但錯就錯在鄒至蕙過分相信她個人的光芒,而低估了民眾的智慧。

鄒至蕙在解釋她為何支持自己的助手甘熙倫擊敗與她多年肩併肩同奮鬥的戰友譚潤棣時,說了一句很耐人尋味的話:我要講義氣的。

鄒至蕙沒有忘記她曾對甘熙倫的承諾,這確實是義氣的表現;但鄒至蕙失去了她曾對民眾的承諾,社區利益高於一切。從這個角度看,華社認為鄒至蕙不夠義氣。這種憤怒最終在市選日爆發出來。

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11月11日,華社齊齊捧魏得方,令甘熙倫承受失敗的打擊,有選民表示,結果是民眾送給甘熙倫和鄒至蕙一記響亮的耳光,這話絕非是一句激憤的氣話。

市選日當晚,有選民直接打電話到《多倫多第一臺》市選直擊節目,宣稱原來並不想出來投票,對魏德方也不感興趣,但為了打敗甘熙倫,他們紛紛出動,將選票投給了魏德方。

另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當日唐人街的票大都投給了魏德方。不管這個信息的真實性有多大,但言語間顯民意。

任何一個遊戲都有相應的規則,既然民眾無法阻止鄒至蕙、甘熙倫玩貓膩,民眾亦可玩貓膩;既然鄒至蕙要講義氣,民眾同樣亦可講義氣;既然譚潤棣可以很受傷,民眾亦可令鄒至蕙、甘熙倫很受傷。

所以,發生在多倫多20選區的這個故事告訴政客們:不要太相信自己的光芒,也不要太低估華裔選民的政治智慧,選民有憤怒的時候亦有憤怒的方式。

當然,政客們亦包括了魏德方。

黃志華:浪裡分不清歡笑悲懮……

有網友在市選當晚,送給黃志華的歌曲是《夢醒時分》,該網友以搞笑的形式,感嘆黃志華“愛上了不該愛的人(麥堅迪),心中滿是傷痕(與副市長一職失之交臂),犯了不該犯的錯(退回市里),以至嘗盡了生活的苦。”

如果讓我送首歌給黃議員,我會挑揀《上海灘》的這句:“是喜,是愁,浪裡分不清歡笑悲懮;成功,失敗,浪裡看不出有未有……”這是《上海灘》的主題曲。

黃志華在三年前告訴選民,省政府需要華裔選民的聲言,結果華裔選民一路護航,將這把聲音送進省裡去。殊不知,令民眾失望的是黃未任滿三年,一句“萬錦市未來的發展,令到這個關鍵的時刻需要我回來”,然後黃議員與麥堅迪講“拜拜”。

我倒不覺得黃志華從省議會倒流回來是個品質問題,如果他在省裡乾得不開心,那麼早走遲走都是走。既然我們不是政客,我們不在那個政治中心,多少困苦我們都無法知曉。但是,既然你是民眾的代表,是公眾的僕人,黃議員應該向你的主人,也就是民眾實話實說。

這裡不存在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問題,你對民眾掏真心,民眾當然對你講義氣;你支支吾吾,直把民眾當阿斗,以為三言兩語就可以輕易打發,那麼,民眾又怎能齊齊裝傻呢?

很多人都知道,中國有句成語叫“怨聲載道”,但極少人提及這句成語的下一句 “天變迭興”(典出《警世通言》)。

黃議員說,他在沖線那刻,並沒有明顯感覺到民眾對他模糊解釋“回流”原因所產生的怨聲,這確實是黃議員的不幸。因為要聽到嗅出目睹民眾的怨聲怨氣怨情,其實有很多辦法。比如上上網。比如收聽電臺節目。或者看看本地專欄作家的評論。

我真希望黃議員是聽覺遲鈍,而不是過分自信。

因為一個忽略了民眾聲音的政治家,今次可能失去一個副市長的職位,下次失去的,將是民心民眾,這就是“天變”的原因。

李國賢: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

黃志華與李國賢,在這次市選中不幸都碰在同一選區。選舉結果,黃志華得票第三,而李國賢得票第五。

歷史真的很會開玩笑,黃志華不希望得第三,他的目標是拿第一而自然當選萬錦市副市長;李國賢則只希望得第四,順利成為萬錦市區域議員。可惜,兩人各懷春秋夢,一朝零落變成空。戲裡戲外,臺上臺下,黃李殊途。

網人將《夢醒時分》送給了黃志華,同樣亦不會薄待李國賢。他們精心選取了鄺美雲的《再坐一會》送給李國賢。

“再坐一會,但願能再坐一會,既要別去且儘量儘量逗留,日後亦無悔……”不知這煽情的歌詞,是否算民聲的一種。

作為曾三次沖擊聯邦大選三次落敗的李國賢,被政壇譽為屢敗屢戰。有不少民眾多次通過電臺節目鼓勵他:不要氣餒,不要輕言放棄。

市選前李國賢曾鄭重承諾:由於這麼多年來一直致力於社區服務,投身政治,對家庭極少照顧,因此,假若市選失敗,他將隱退政壇,拿出多些時間陪伴家人。

2006年市選最令我失落的,是李國賢的敗選。因為每次選舉,李國賢的憨厚和執著,都是華社選情的一道風景線。假若從今以後,李國賢不再參選,我們將會因此失落。

所以,現在請“黃粉絲”不要說假若沒有李國賢,也請“李粉絲”不要說假若沒有黃志華這樣的廢話。如果真要假設,就請我們問問自己:“應不應該給李國賢一次機會?”

既然昨日麥堅迪可以食言,今日哈珀可以違背競選承諾,那麼,有心服務社區的李國賢,確實不該為一個失敗而去守一個不被民眾在乎的諾言。

不知道現在有多少民眾對李國賢的退出感受痛楚?假如民眾齊聲如周星馳在《大話西遊》裡的臺詞那般對李國賢呼喊:“人世間最大的痛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說我選你!”

如果真是這樣,我送給李國賢的歌則是周華健的《其實不想走》。我希望有一天李國賢能堅強地對選民唱出:“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留下來陪你每個春夏秋冬;你要相信我,再不用多久,我要你和我今生一起度過。”

史、洛、盧:走吧,走吧……

“史、洛、盧”指的是史毅敏、洛浩律、盧山三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他們分別代表多倫多第41選區、萬錦市第7選區以及多倫多第39選區,結果是同遭敗局。

“史、洛、盧”同遭敗局相信不是件驚奇事,因為市選畢竟不是選“華聯會”“平權會”領袖,所面對的是整個社區,有華人,亦有非華人。

社區服務是一個遠大的工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立竿見影的。君不見鄒至蕙當年亦是從鄧協的競選助理開始做起,然後是教育委員,再然後纔到市議員的嗎?誰沒有開步的第一次呢?

新移民參選者普遍得票不高,角落裡有人發出“吱吱”的笑聲,無論笑者是否有心,但期待聽者不必在意。只要你有恆心,你何嘗不會笑到最後?

所以,我送給三位新移民的歌曲是張艾嘉的《愛的代價》:“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走吧,走吧,人生難免經歷苦痛掙扎……”

陳聖源:獨自在山坡……

今次市選,最值得注意的一個人,就是陳聖源(Shaun Chen)。這位現年僅只有26歲的年青人,在士嘉堡紅河谷選區(多倫多第21校區)與在任的多倫多公校教育局教育委員伍諾(Noah Ng)決戰時,發揮少年無畏的精神,硬是活生生地將伍諾拉下馬來,順利當選該區的教育委員。

我之所以提醒民眾注意陳聖源,是因為年少的他卻是政壇老兵。他在中學就投身社區服務,曾任職士嘉堡中心選區自由黨省議員杜吉(Brad Duguid)的助手,並協助他成立防止青少年罪行和暴力委員會,兩度當選多倫多大學管理局委員,2003年在中區華埠參選教委時落敗,他被著名的時事雜誌《麥克琳》列入”加拿大100名值得注意的年青人”。

陳聖源此番能打敗同樣年青的在任教委伍諾,並不意味著他的實力有多強。一般來說,要將現任的教委拉下來,相對比較困難,加上陳是這樣年青。

伍諾的失败,在于他站错了立场,本来家长们选你是希望你代表他们同教育局讲数,但伍諾經常串錯了角色,用教育局代表的口吻同家長講數,比如令家長最關注的ESL投入不够問題,伍諾多次爲教育局百般狡辯,從另個角度看,陳的勝利,不是他太過強大,確實是伍諾做得很不好,導致家長們倒戈。

所以,當陳聖源在慶祝勝利的此刻,我送給他的歌是關正傑的《天蠺變》:“獨自在山坡,高處未算高,命運在冷笑,暗示全無路……明月映山崗,倍覺孤高。”

 陳志輝:如果你可知一切定會開心……

出戰烈治文山市的陳志輝(Godwin Chan)律師,在當選的第二天出現在“多倫多第一臺”黃昏六點鐘的《一本政經》節目,我在節目中忽然問他身上所穿的西裝是否妻子一早為他準備這個問題時,感性的陳志輝竟然語咽,他在空氣中告訴我們:“這套西裝原來是我父親的,過去我參加過二次選舉,都失敗了,我的父親去年去世,今日我特意穿上他留給我的西裝,除了表達我對他的思念之外,我還想說,爸爸,我成功了,我不會辜負你對我的期望……”

都說律師是個冷性的動物,陳志輝的回答是:律師也是人。他說他會珍惜選民給他的這個機會,更好地為選區民眾服務。

陳律師是否是個好議員,只有時間纔知道。對於他發自肺腑的感性宣言,我所送給他的歌是許冠傑的《父親的鋼琴》,我將歌詞改了一個字:“父親,如果你可知一切定會開心,今天我在政(樂)壇,亦算是名人,可惜我並未能,盡報你大恩……”

結束語:掌聲響起來……

這首由羅文演唱的歌曲《掌聲響起來》,我原本是準備送給十度連任的密西沙加市的市長麥考蓮(Hazel McCallion),這位現年86歲的老人,自1978年擔任密市市長以來,一直受到她的市民衷心的擁戴,每次她都以百分之九十多的得票率,穩操勝券,這個記錄相信是世上僅有。

麥考蓮是次成功當選,令我想起這首《掌聲響起來》,就此送給2006年每位參選市選的候選人,送給每位民眾:“掌聲響起來,我心更明白,你的愛將與我同在……”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14 條評論

  1. 2006年11月18日 12:12高佬

    For 李國賢, 我會送給他: 夏韶聲的 “永不放棄” . 永 不 放 棄 曲 : Gold / Mertens / Lloyds 詞 : 潘 源 良 . 今 生 之 中 許 多 喜 與 悲 或 是 一 切 絕 望 與 生 機 統 統 因 我 當 初 有 了 自 信 誓 要 達 到 目 的 地 好 比 飛 機 孤 身 天 際 飛 訂 立 方 向 基 於 信 與 所 知 七 分 本 領 三 分 要 靠 運 氣 沒 法 預 見 目 的 地 世 態 變 遷 我 也 許 不 顧 忌 現 實 玩 弄 不 免 叫 心 痛 悲 經 多 少 次 衝 擊 叫 我 受 氣 淚 也 滴 滿 了 地 . 偏 偏 我 不 放 棄 停 住 眼淚 鼓 起 勇 氣 永 遠 奮 鬥 就 似 沒 有 盡 期 我 跌 下 再 撐 起 永 不 放 棄 人 面 世 事 心 中 永 記 苦 楚 之 中 找 到 生 的 趣 味 我 更 是 不 肯 放 棄 不 敢 天 真 去 計 劃 前 路 但 是 亦 不 再 擔 心 跌 了 不 起 種 種 轉 變 逼 使 我 去 面 對 絕 無 話 躲 避 好 比 飛 機 孤 身 天 際 飛 訂 立 方 向 基 於 信 與 所 知 七 分 本 領 三 分 要 靠 運 氣 沒 法 預 見 目 的 地 有 更 重 壓 逼 我 也 輸 得 起 闊 步 前 往 方 知 一 切 都 美 奮 鬥 結 果 永 不 可 預 期 信 心 卻 打 不 死 . * 永 不 放 棄 停 住 眼 淚 鼓 起 勇 氣 永 遠 奮 鬥 就 似 沒 有 盡 期 我 跌 下 再 撐 起 永 不 放 棄 人 面 世 事 心 中 永 記 苦 楚 之 中 找 到 生 的 趣 味 我 更 是 有 朝 氣 . Repeat * till fade

  2. 2006年11月18日 16:16Jan Ai Zhang (张剑哀)

    (1) excellent article!

    (2) could you explain a little bit about the rule of “歷史真的很會開玩笑,黃志華不希望得第三,他的目標是拿第一而自然當選萬錦市副市長”? (I.e. Why does “拿第一而自然當選萬錦市副市長”? Is it a rule?)

    (3) May you let me know the result about an ESL teacher named “Luo David” (who is not a Chinese)?

    Thanks,

  3. 2006年11月18日 20:06石冰

    木然!华界之鬼才,多伦多华文第一把刀!

  4. 2006年11月18日 22:11木然

    高佬:《永不放弃》這首歌鄭敬基已在他節目中送出,李國賢當時給我電話,說他眼泪都掉下來了。我今天下午請他到節目來,送了《其實不想走》給他。

    劍哀:你的拼音的“劍”爲什麽不是JIAN呢?萬錦市可選4名約克區域議員,其中得票最高者,自然當選爲萬錦市副市長,這是規定,黃後期承認,他確實是希望以第一名當選,直取副市長一職。

    石冰:過獎了,我是雕虫小技,不能登大雅之堂。

    樓上三位周末好。

  5. 2006年11月19日 01:15Jan Ai Zhang (张剑哀)

    Hi, “木然!华界之鬼才,多伦多华文第一把刀!”,

    ( To be honest, you surely deserve this title according to my over 10 year reading experience in Toronto even though I do not like some of your articles. )

    I blushed with shame when I read the question “劍哀:你的拼音的“劍”爲什麽不是JIAN呢?”

    (1) I was born in a very poor countryside in Mainland China. We have almost totally different pronunciation from just around 30 miles away. I think that no foreign people can understand our language or customs. (Some time I want to write it a little bit out but I gave it up because I connot type Chinese Characters on computer.)

    (2) I never met any good teacher who could have proper Chinese pronunciation (i.e. 普通话, Mandarin) until I went to the university.

    (3) For the Worse, I do not have any talent in any second language, including different Chinese accents. For example, even though I once worked in Hong Kong, GuangDong, East Asia (Bankok, Laos, ..) over a few years, I still cannot identify the counting from 1 to 10. I always misunderstand 2 in GuangDong into 1.

    Even now, I, self, still do not believe the fact that I can support my family in a second language (Egnlish) environment. Certainly, in China and also in Canada, I have met many people who are tolerent to my pronunciation or PING YING; meanwhile I also have met many pepole who look down at me due to my pronunciation or PING YING. For example, the one of owners, Mr. Zhao Ping Ruan, (I hope that I do not Ping Ying his name wrongly again because I once promised him) , once shouted at me to correct my mistake for his name’s Ping Ying. Then I said sorry serionsly and formally. It is just one of exmaples.

    (4) Also, I tried many times to learn to type Chinese on computer by Ping Ying. However it is too difficult for me so that I surrendered and gave it up. I am so sad for that.

    OK, I am so sorry that I am talktive.

    Best wishes to you,

    张剑哀

  6. 2006年11月19日 08:33木然

    劍哀:不好意思,有些後悔無意的一問。你的回帖令我肅然起敬,因爲每一段像是一幅畫,令我看到你從一個孩子,憑著自身的努力,一步一步地成長起來,亦看到了你對知識的嚮往,對家人的關懷。

    人有所長,人有所短,你身上的許多優點,或許你不在意,但却是別人所羡慕的。

    忘記回你的另個問題了:

    羅大衛,那位參選的ESL老師,不是中國人,是加拿大人,他的太太是中國人,如果沒記錯姓袁。

    這次選舉,很多西人受他們的華裔助選團的誤導,紛紛起中文名字,其實,這對選舉很不利,因爲假若選民不懂英文的,命名想去選你,結果到了票站,拿到選票,找半天,找不到 LUO DA WEI啊,最後只有亂投了。很搞笑。

    所以,有時候好心辦了壞事。

  7. 2006年11月19日 08:41高佬

    木然兄: . 敬基兄那天的節目我沒有聽, 所以不知道他原來已經送了這首歌給 Joe Li. . 噢!真尷尬!!

  8. 2006年11月19日 08:48木然

    點解尷尬呢?英雄所見嘛。

    一早起床,準備參加陳國治的一個早餐會,看來他真是代表自由黨參加補選安省議會黃志華果個位置。

    我先尷尬啊,黃志華星期五因工作忙,無法分身上來電臺,令你0地失望:(((((

  9. 2006年11月19日 09:03高佬

    噢! 陳國志 … 祝他好運啦.

    聽人說 (kahoo 留言板那邊) 佢有可能出到線. 因為自由黨內未必有人肯出黎倍佢癲! 事關補選後的勝出者只可以在省議會坐唔夠一年, 省選明年十月舉行. 如無意外, 麥老堅同自由黨一定輸. 因此班老黨棍唔會咁好氣同你玩.

    咁唯有搵 d 細既出黎做炮灰.

    That’s why I wish Mr. Chan good luck!

  10. 2006年11月19日 12:53yellowcroaker

    A good and uniquie article with your own interpretation. Much much better than your “Lost in Translation” article.

    Adam Vaughan surely clicked in for the exposure at the questionable crackdown in chinatown. I hope you can follow up with the chinatown incident as its definintley a reflection of discrimination culture at the toronto bylaws enforcement. Chinatown is not the only place in toronto with obstruciton issues but we are arrogantly single-out.

    Tony Wong is a councillor with a heart. Its a long road for muticulturalism for the political leaders and local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York Region. No matter who its alwasys good to have another minority in. We are not Tony, we’ll never know the ture reason for leaving the provincial politics unless we believe in what he said. I think its time to put a closure in this question. Never assume what we think is correct, sometimes the truth is plain and simple. Life might not be that complicated.

    Joe Li becomes my idol. He shows courage and enthusiam. He was very devoted and did a lot of research for his compaign. He deserves our 2 thumbs up.

    Olivia is very good at politics and know how to manipulate with it. I’ll vote for her but I will not vote for one whom she endorsed but not of chinese origin.

    Yellowcroake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