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安省的陳良宇,很爽

字體 -

如果將“一人得道,雞犬昇天”這句話改一個字,變成“一黨得道,雞犬昇天”來形容加國三級政府的官僚腐敗現狀,那真是最恰當不過的形容。

比如聯邦前朝政府,執政的自由黨以增強聯邦政府在魁北克省的影響力和促進全國團結為名義,設立一項“聯邦贊助計劃”,共撥款3.5億加元“贊助”魁北克省親自由黨政府的公關和廣告公司的業務活動,讓他們出面宣傳聯邦政府的政策、打造聯邦政府維護加拿大團結統一的形象,但其中有1.5億加元去向不明。根據法官戈梅裡(John Gomery)的調查報告顯示,這筆巨款已落入一些和自由黨高官關係密切的私人手中,而且政府的經辦人也從中中飽私囊。

戈梅裡的調查報告給筆者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政府內部和公關及廣告公司貪婪、貪污受賄和行為失誤而導致加拿大納稅人巨額資金的損失和被濫用。加拿大人有理由為此而感到憤怒。”

一年前加拿大人剛剛憤怒完,將自由黨政府拉下馬來,如今,又輪到安省民眾憤怒了。

在這個星期二剛剛出爐的,由安省審計總長麥卡特(Jim McCarter)發表的年度報告,首次對公營機構如能源公司、醫院、教育局和兒童保護協會的審計結果發現,不管是公務員還是管理人員,多個部門均存在賬目不清、單據缺失、濫用公款供個人消費,包括購買豪華多用途越野車、皮褸、DVD影碟、巧克力糖和鮮花,或者到加勒比海度假等,不勝枚舉。

就讓我們隨意舉幾個數字來看看,備受安省民眾所信任的政府官員,他們是如何揮霍無度、公然搶劫的。

麥卡特的年度審計報告指出:安省輸電公司(Hydro One)職員用公司信用卡記賬,開支1.27億元,沒有明確的單據證明開支屬公費用途;安省發電公司(Ontario Power Generation)開銷650萬元,沒有任何收據;安省4個教育局一些教師和職員報銷數千元的午餐、旅行和禮物費用;保護兒童會(Children’s Aid Society)某職員以趕文件為名領取2.1萬加班費,還有職員花費1,700元到加勒比海旅遊,另外將一孩子送回生父母家庭用了4,000元,用公費支付2,000元的健身俱樂部會費等;安省衛生廳去年發出比實際人口多出30萬張的保健卡;有725名去世、退休、辭職、遷出安省或被吊銷牌照的醫生,仍在認可醫生名單之列,其中至少有40人去年仍向安省醫保計劃(OHIP)申報開支……

政府出了這麼多問題,如果在中國,相關責任人員就會被“雙規”;在台灣,會有人絕食抗議倒政府……世界上最寬容最厚道的應該是加拿大人或者是安大略省的民眾了,省政府官員如此官僚如此貪婪如此霸道,媒體嘩言一番,民眾糞土幾句,之後就會灰飛煙滅,責任人和當事人皆相安無事。亦因為如此,我們的省長麥堅迪先生纔會對麥卡特年度審計報告所披露的惡行,不但不感到震驚和憤怒,相反,他說他感到相當的欣喜。麥堅迪解釋他“欣喜”的理由,是他覺得“知道事實總比蒙在鼓裏為佳”,對於政府的疏忽,省長並沒有任何意思要“炒”三位相關廳長的“魷魚”,他只是說,此事可以向全體公務員發出“小心做事,謹記誰是納稅人,合理使用公帑”。

這就是加拿大,省長在講廢話,民眾只能接受。就算你不接受,又能奈何他什麼呢?安省是多數政府,一黨上臺,雞犬昇天,朝裡都是他的人,單從這點看,少數政府對監督執政者而言,還是有好處的。

安省輸電公司(Hydro One)有問題,誰被“蒙在鼓裏”?該公司行政總監Tom Parkinson的前任是Elinor Clitheroe,她在四年前因濫用百萬元公款引發不滿,在一片責難聲中黯然辭職,省長知不知呢?Parkinson上任後,去年因用公司直昇機數度前往他在Muskoka的度假屋,引來媒體的猛烈抨擊,省長先生那時爲何會在“鼓”裏的呢?年薪金超過150萬元的Parkinson,是安省年薪最高的公共機構僱員,按理如此高薪,養“廉”應該不成問題,但偏偏他是個“大細通殺”的人,這個Parkinson不是貪官不是陳良宇是什麽?

問題是,省長對這樣的貪官也是無能爲力的,比如審計長報告一出,上個星期五,Parkinson就請辭,爲此,作爲安省納稅人的我們,要為他付出300萬元的離職金,這筆錢相信對很多民眾來說,都是個天文數字,讀者諸君請評評:加拿大的“陳良宇”爽不爽?

過去我們一再推崇西方的民主體制,現在我們置身其中,纔發現,這種體制下仍舊有很多空洞,可以被權謀者所用。

民眾這個主人,現在眼睜睜看著他的“僕人”在愚弄他卻無能為力。就算我們手中有一張選票,誰敢保證,明天被選上去的人,後天不會變成狼呢?

古語云:“夫居官守職以公正為先,公則不為私所惑,正則不為邪所媚”,如今,官之“公”“正”,指望制度已經不可能了,唯有祈求上天給他們良心的啟迪吧!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7 條評論

  1. 2006年12月12日 16:44出离愤怒

    忍着吧,能怎么办?想想华咨处的160万是怎么用的,好象更有意义.

  2. 2006年12月12日 21:18了然

    我觉得不能就这么忍着要不然木然大才子也就白生气了, 大家要维权!!

    另外,华咨处的160万是怎么用的? 难道也有文章?

  3. 2006年12月13日 13:20Mike

    too naive. how much do u know the truth in china? how many will be “shuang gui”?

  4. 2006年12月13日 19:09随便看看

    把加国几级政府的不当花费与和中国比,和贪污挪用设保基金的巨贪比显得作者要么真是无知要么就是故意哗众取宠. 撇开观点不说,政府中具体办事的官员(BUREAUCRAT)并不是党派指定的,象SPONSERSHIP中被判有罪的CHUCK GUITE并不是自由党人.执政党(不管哪个党)在台上时间久了就会傲慢,唯我独大,疏忽管理.所以民主社会的好处是有选民至少可以给他们惩戒和提点. 关于安省的问题,是上星期刚由审计总长发表的审计报告里揭发出来的.所以并不象SPONSERSHIP SCANDAL一样已经盖棺定论,建议多读读有关传媒上的专栏,听一听有关的评论再作结论.况且MCGUINTY政府明年也面临大选,你还是有机会”愤怒”的,这跟联邦大选是两回事. 文中的Elinor Clitheroe明明是个SHE. 水平了了,也真敢写政评.

  5. 2006年12月13日 20:30木然

    出離憤怒:華咨處的錢怎麽用,用得對不對,每個會計年度要接受專門的審計,我們有時間看的;

    了然:歡迎到來,你的名字我第一次見到就記住了;

    MIKE:中國是怎樣的情况,我相信我再無知,也懂一、二吧,此文的中心是拿中國与加拿大比嗎?

    隨便看看:謝謝你指出我的筆誤,Elinor Clitheroe是她不是他,已改。本文的重點是什麽?僅僅是与中國比?或許我水平低,令你看不明。麥卡特的年度審計報告給我們什麽啓示呢?加拿大官員或者公務員揮霍公帑,是不是貪污,見仁見智;Hydro One官員是否瀆職?Parkinson辭職獲300万是否理所當然?政府應該負何種責任?我們應該怎樣完善我們的體制?這些問題應不應該檢討?

    明年省選,民衆當然知道選票的作用,我文中有句話:“就算我們手中有一張選票,誰敢保證,明天被選上去的人,後天不會變成狼呢?”可惜不入你眼。

    至于你教導我的“這跟聯邦是兩回事”,我真的找不到我哪里將省選与聯邦大選混成一回事了,倒是你將明年的“省選”錯說成“大選”,我想你也是筆誤之故,非不清楚也,我不會因此評論先生“水平了了,也真敢写政评. ”

  6. 2006年12月14日 18:41老红军的后代

    在加拿大的所谓媒体人都有个坏毛病,就是:批起加拿大来神气活现,如果要他扒一扒大陆贪官的粪,就作含羞状。碰到讲道理的,就上去踹一脚;遇见不讲理的,屁都不敢放。这篇批判加拿大政治的文章就是如此,我想送给作者一句话:一个鲁迅倒下去,千万个郭沫若站起来。

  7. 2006年12月15日 00:08随便看看

    第一,你的风度不错.第二,我对事不对人,要是有OFFEND你的地方,请谅解.还有,我只是匆匆看一眼,然后随便写些感想,并非公开发表的政评.你认为对错我无所谓,言论自由么. 陈良宇的大名赫然出现在题目上,这不是和中国比么?我还是觉得没发比. PARKINSON被迫辞职的原因不是渎职,也不是贪污,是他把几万块的个人花费报在秘书的公司信用卡上,这样一来就违反了公司关于EXPENSE的规定.照规定他的花费是要BOARD批的,现在等于他自己批准他自己的开销,这就严重损害了他的CREDIBILITY,所以动摇了让他继续干下去的根本. 他离职获赔三百万是和他签的合同里有相关的条款,跟哪个政府没关系.如果他自己硬不辞职,省政府硬要解雇他也会有麻烦.象他的前任,那位Elinor Clitheroe还在跟政府打官司,索赔的款额是千万级的.这是一个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就是因为你有些基本事实不清楚,或者误导,所以我觉得这篇政评没有CREDIBILITY. FEDERAL ELECTION是联邦大选, PROVINCIAL ELETION是省府大选.叫大选有问题么? “就算我們手中有一張選票,誰敢保證,明天被選上去的人,後天不會變成狼呢?”这句话我觉得是废话.那你不参选好了. 打字真累,我也不会再回应了.只是觉得你以前一些关怀小人物的报道写得还不错,至少有颗仁慈之心.这篇就明显不行才发言的.还是这句话,对事不对人.GOOD LUCK.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