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自有幽香似德人

字體 -
标签:

“吃晏”是廣東人的說法,源于古文,北方人叫吃午飯。本來,寫作者應選用大眾化、易懂的字,讀者好接受些,但我偏找不到更合適的詞語,來取代“吃晏”這個詞。假如我說是“吃午飯”,好像是為了填飽肚子,氣氛不對。就像“喝茶”與“飲茶”,前者有囫圇吞棗的感覺,後者則有悠閑、品味的含義。

我很珍惜吃晏這種感覺,因為目的不僅在於填肚子。吃晏的意義,是隨心所欲地選幾款喜歡的點心,一杯清茶,天南地北,無約無束。這在高度緊張的都市生活裏,已是很好的享受。

吃晏除了點心好,環境幽靜之外,更重要的是“晏”友的雅致,就算不追求“談笑有鴻儒”,起碼不至於話不投機。

前幾天約一媒體朋友吃晏,朋友是種花高手,我們就從種花談起,然後講到媒體的品味,再之後就是中國人的民族感,話題飄飄忽忽,那種毫無顧慮的清淡,開心之極。

講到花,先父曾是喜花人。兒時住在康樂園東北區,前後花園都是他的心血。特別是那數十盆墨蘭,花開時一枝挺拔,淡黃淡白淡紫,雋逸清秀,入眼為畫。

照顧蘭花,除了要有必備的技術,還要有耐心。像選什麼樣的花泥,何時換盆,何時上肥,都是很講究的事情。

世間上能集色彩、形態、韻味於一體的花卉不多,而蘭花卻是佼佼者。蘭花的色、形、味俱佳,古詩詞贊賞頗多。像蘇東坡的“谷深不見蘭生處,追逐微風偶得之。解脫清香本無染,更因一嗅識真如”;鄭板橋的“曉風含露不曾乾,誰插晶瓶一箭蘭;好似楊妃新浴後,薄羅裙子怯君看”,余同麓的“手培蘭蕊兩三栽,日暖風和次第天。坐久不知香在室,推窗時有蝶飛來”等。無論是動與靜的描寫,騷客文人將蘭花那種不隨流俗的脫塵品格,表現得極為精緻。

講到余同麓,他的另一句詠蘭詩亦很出色:“雖無艷色如嬌女,自有幽香似德人”,至今仍是名句。

不過,個人覺得,“雖無艷色如嬌女,自有幽香似德人”用在蘭花上,遠沒有用在姜花上更加貼切。

種過姜花的人都知道,姜花是最粗生粗養的。水份多一分少一分,陽光少一縷多一縷都不是問題,只要有一塊土壤,就能茂盛地,不屈不饒地茁壯成長。

喜歡姜花,除了有兒時清晨趿著木屐,隨父親到花園去砍數枝沐著晨露的姜花回家插到花瓶裏的經歷外,還因為姜花那純然的白,純然的清香,加上旺盛的生命力。

今日砍下數枝,他日又能再拔新芽。姜花那種不擇天時地利,隨遇而安的精神,對於漂泊無根的移民族,還有秉著媒體精神作業的我們,都是一種鼓舞。

又因此,品花品人,德為先。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日志 | RSS 2.0 |

8 條評論

  1. 2007年1月27日 17:52薛海伦

    看这样的文章是一种享受。

  2. 2007年1月27日 20:20木然

    謝謝,周末愉快。

  3. 2007年1月27日 20:30江南

    你的文章得静下心来读,又是繁体字又是古铜色背景读起来比较累(恕我直言),不过还是挺喜欢的。

  4. 2007年1月27日 21:04木然

    嗯,好東西慢慢品:)))

  5. 2007年1月28日 00:11五瓣丁香

    我读你的第一篇文章,是关于刘女士的.从此深怀敬意. 读你的文章越多,敬意越深.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比较可爱,就是因为有爱心,真实的记者较多. 你说的吃晏的感觉和我读的一本书讲做事到底该快还是慢,不谋而合. 文中说,我们人做事,要达到 “该快的时候就快,该慢的时候就要慢”的境界.比如:采访新闻的时候要越快越好,但吃饭的时候,就要慢慢吃.不光只是咽下食物,还要懂得欣赏它的色,香.味,用心慢慢的去吃. 谢谢你的留言

  6. 2007年1月28日 01:19UNKNOWN

    :)

  7. 2007年1月29日 22:51不清

    木然好文采,背得出這麼多首詩!!

  8. 2007年1月30日 20:35

    也中意吃晏的氛围。空缺一起把午饭时间泡过去的朋友,有待慢慢发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