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再談中國政府應該賠償

字體 -

我在《中國政府賠償的意義》一文中,著重談了中國政府對右派或者是右派後裔予以象徵性賠償的意義。我當然知道,中國政府真的要走這一步,情況會很複雜,賠償的口子拉開了,如此類推的事情會很多。但是,我相信今日的中國政府,完全有能力,而且可以有序地將這件工作做好。

就算在很短的時間裏,中國政府不能將“口子”拉得很開,但適當地打開一條縫隙,也是相當有意義的。

我特別用了加拿大哈珀政府履行競選承諾,通過對“人頭稅”苦主及其遺孀的象徵性賠償,向全體加拿大人傳送出“加拿大政府有勇氣承認歷史上的錯誤”這樣的信息,令政府獲得高企的民望回報。

現在我們經常用“中國的問題很大、很複雜”這句話為我們的過錯掩飾。但中國的問題什麼時候不是“很大”、“很複雜”呢?1840年鴉片戰爭開始至今,中國所經歷的艱難路,每一步都是那樣艱難,我們還有退路,還能有時間原地等待嗎?

為什麼說,今天已到了為50年前發生的“反右”鬥爭徹底平反的最好時機呢?除了中國的進步,經濟的發展,國力的增強之外,還因為今日胡溫政府已有足夠的理由、足夠的藉口、足夠的機會、足夠的能力、足夠的智慧,為毛澤東的過錯“買單”。

所謂“足夠的理由”,是今年是“反右”鬥爭爆發50週年,亦是中國“文化大革命”結束30週年,歷史經過半個世紀的沉澱,那些相關的人和事,都漸遠漸去。那段歷史的真相,亦有機會被我們清晰地看到。既然開始錯,結果仍是錯,我們為什麼不能將錯認得徹底而誠懇些呢?

所謂“足夠的藉口”,是因為胡溫作為中共第四代領導人,去檢討第一代人領導人的錯誤,壓力最小,沒有負擔,加上整個社會對50年前所發生的“反右”鬥爭認識,相對趨向一致,所以時機是成熟的。

而我說的“足夠的機會”,是指今日中國的進步被世界所認同,過去三十年來,中國對“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的逐步檢討,積纍了相當的基礎。而隨著薄一波的去世,第一代領導人完全遠離了歷史的帷幕。舊時代徹底的結束,意味著新時代的開始。胡溫今日有幸站在新時代的起點上,這是歷史所賦予他們的機會。

“足夠的能力”,是今日中國的國力,無論從經濟上,還是從信用上,都能解決賠償問題。有人擔心會因此加大中國平民百姓的負擔,這種擔心亦是多餘的,因為根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每年公款吃喝所花費用為2,000個億;而據《中國改革》雜誌透露,中國現狀每年貪官腐敗總金額為1.5萬億人民幣(近2,000億美元),這個數字約佔中國一年國民生產總值的七分之一……所以,政府拿點錢出來賠償,應該是能力範圍的事情。

假設我們算55萬名右派都健在,每人象徵性賠償10萬元,那也不過是550個億,這個數字抓多幾個陳良宇,就可以騰出來了。

至於“足夠的智慧”,竊以為,胡溫政府並不急於追求一步登天、立杆見影地一攬子將賠償與道歉全部完成,可以先表達賠償的意願,再由下而上地推敲方案,然後再製定出賠償辦法,用三、五年時間,完成賠償道歉。

或許有讀者認為我太過幼稚,理由是“反右”一道歉,以後接著的問題怎麼辦?像“文化大革命”的迫害呢?其實,既然賠償是象徵性的,以中國今日的財力,拿出個“反右”和“文革”的賠償與道歉方案並不難,特別是賠償的重點不在於個人,而在於建立一個教育基金,建立一座用以警示後代,教育後人的“文革”博物館,再難,也是十分值得,且必須要做的事情。

提出“賠償右派”的訴求,是不是令中國政府難堪呢?我不以為是。相反,假如中國政府今日能從象徵性賠償右派開始,向世界證明中國政府改正錯誤、尊重人權的誠意,中國政府的得分會更高,這是個投資少、效益大的事情,胡溫政府應該重視。

去年3月,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兩會”期間會見中外媒體時,談到中國政府的責任,用了語出《新唐書-魏徵傳》的“三思”:“思所以危則安矣,思所以亂則治矣,思所以亡則存矣。”假如今日我們用這句話作為徹底檢討過去的錯誤,是特具意義的,與巴金所說的:“惟有不忘‘過去’,纔能作‘未來’的主人”異曲同工。

胡溫政府有沒有勇氣和膽略完成這項使命呢?這裏我再套用溫家寶總理當天引用英國大戲劇家蕭伯納所說的“自由意味著責任”,用以祈禱中國政府的開明與進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6 條評論

  1. 2007年2月6日 08:29东边日出西边雪

    那个目前代表着中国的政府应该赔偿的何止是五十五万右派………

  2. 2007年2月6日 16:03有一说一

    来加之前, 朋友聚会, 有人问: 你是党员吗? 答: 不是. 问者叹: 那你还没变坏. 又有人插嘴: 我是预备党员了. 问者大叹: 你已经开始坏了.

    海外的华人其实也爱国, 是一种失望和耽心让他们背井离乡.

    你的愿望是幻想, 除非他们拿出那些钱不是真正为了陪偿右派, 而是另有所图.

  3. 2007年2月6日 16:03不死书生

    赔偿右派不是绝对的,右派要进行甄别,有些右派当年的确应该被打倒。

  4. 2007年2月6日 19:42hill

    有的右派是善意提意见,有的确实是希望共产党下台。如果赔他们那49年打跑的和没跑又被迫害的地富反坏都要赔了。国民党也可以要求共产党赔偿了。

  5. 2007年2月6日 20:32走之底

    同意HILL的意见,这个问题不谈为好

  6. 2007年2月8日 17:36不清

    賠償和道歉是一種誠意,賠償的金錢不一定要去受害者身上,多補貼落後鄉村也是辦法。

    道歉有六個好處:一是搞好國際形象,使胡溫有別於毛鄧江時代的政治。二是以中央政府道歉建立模範,影響地方政府現在不負責的行為。三是令日本再沒有藉口不對二次大戰不道歉。四是製造了案例,為以後平反六四鋪路。五是,令中國人對中國回復信心,令某些中國人不再以做中國人為恥。六是政府的態度最能反映國家人民的素質和性格,中國道歉有助改良改善中國人。

    柏陽在醜陋的中國人中說中國人其中一個壞習就是從不認錯,中國道歉能使中國人漸漸漂亮起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