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誰在毀馬英九?

字體 -

22.jpg 

2007年1月13日,馬英九正式遭到起訴,為此他決定辭去國民黨主席一職,這是今天早上我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條新聞。

根據台北地檢署所公告的結果,馬英九被認為在台北市長7年多任期內,共貪污1,100餘萬元(約37萬美元),按照貪污治罪條例中的“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假如罪成,馬英九將有可能被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課六千萬元以下罰金。

仍舊充滿理想的馬英九在獲悉他已被起訴這個消息後,悲壯地向民眾宣佈:“我一生廉潔,竟然遭到起訴,這比我失去生命更痛苦,在社會正義難以伸張的此刻,我要化悲憤為力量,‘參選2008總統大選!’面對敵人的打擊,我不會被打倒,再說一遍,我不會被打倒!願上天保佑台灣,庇祐百姓!”

馬英九至今仍認為:他的被起訴,是敵人的打擊,正如不少台灣民眾所表示的,馬英九是被人“屈”(冤枉)的。問題是,誰“屈”馬英九呢?我的答案是:將馬英九逼到今日這個地步的,正是馬英九自己。這個持有理想,被稱為有政治潔癖的人,為了他個人所謂的名譽品格,竟然將整個國民黨、整個台灣,以及全體台灣民眾綁在他身上,即黨不重要,台灣不重要,民眾不重要,他馬英九最重要,這是個極端不負責任的政治家,他所犯的錯誤,比貪污1,100萬還要嚴重,因為他所揮霍的,是民眾對他的信任,台灣對他的期待,國民黨對他的托付,全因他的“潔癖”,統統揮霍掉了,這不是貪污,不是浪費是什麼?

怎樣看“馬英九現象”呢?如果我們撇開“有沒有貪污”、“誰冤枉了誰”這些令人開始覺得煩惱的問題,就挑幾個關鍵的詞,幾個關鍵人物的談話,再回到馬英九先生身上,似乎會清晰而有意思得多。不信?我挑幾個給讀者諸君看看:

“違法認識”:台灣領有“首長特別費”的地方官員多達6,500人,按理,刑上馬英九,等於刑上這6,500人,但偏偏別人都沒事,只有馬有事,原因是馬英九去年接受高檢署查緝黑金行動中心調查時,為了表示他的坦蕩和清廉品格,信誓旦旦地表示,首長特別費不需要單據的部分,全部用於公務――這個答案,令檢察官相信,馬英九已具有了違法認識,即假如馬英九有將不需要單據的首長特別費用於私人,則馬英九就是犯有貪污罪,這條底線是馬英九送給檢查官的,檢察官現在就是依此提出起訴的,因為他們在審查馬英九的開支時,發現了馬英九有將這部分開支用於家庭,且亦報了“個人所得稅”,還用在留學美國的女兒身上,這一連串的信息,是不是公款私用?究竟是誰請誰入瓮?

“制度殺人”:制度殺人這個詞是民進黨人提出來的。早在陳水扁陷入“機要費”醜聞時,民進黨的立委管碧玲就提出了“制度誘人於罪”這個推論,並且認為“若現在不用集體包裹處理,社會將陷入紛爭”。馬英九的特別費被盯上後,民進黨人就開始作業,令國務機要費和特別費劃上等號,可憐馬英九一直在民進黨所吹奏的魔笛下跳舞,結果成功地被檢察官捉了個正。遊戲的結局是,若法官判定馬之錯是“制度的錯”,那麼,“制度殺人”演變成功,馬英九與陳水扁都是制度下的冤鬼,所不同的,是陳水扁賴著不下台,馬英九卻自摘了官紗。

“不戴手套的小偷”:這個帶點悲傷,又帶點美麗的定論,是檢察官侯寬仁送給馬英九的。值得回味的,是馬英九擔任法務部長時,曾公開稱贊侯是“辦案認真”的檢察官,侯再婚時請來的神秘嘉賓是馬英九。侯寬仁在解釋馬英九是否犯罪時表示:特別費依規定就是要使用,必須先有實際支出,纔能領特別費,不用就有違法之虞。雖然馬英九辯稱並無犯意,否則不會將錢存入私帳還誠實申報。但侯寬仁認為:馬英九其實就像“騎贓車卻不換車牌、偷東西不曉得戴手套”一樣,嫌疑人對於犯罪行為沒有掩飾,一樣是觸犯法律,檢察官依法不能不起訴。侯寬仁所堅持的考量是:不管帶不帶手套,小偷就是小偷,無論馬英九怎樣呼天叫地,證據就是證據。

“憨憨還想選總統”: “憨憨”是台語,相信懂漢字的人,光看字就知道是什麼意思。“憨憨還想選總統”是李登輝送給馬英九的。李登輝雖然留學美國,亦是科學家出身,怎麼說也算是個知識分子,但李講話喜歡用草根語言,也就是勞動人民的語言。李說馬英九比較CLEAN(乾淨),特別費是讓首長自由支用,不是拿來申報財產的,馬英九連用途都搞不清楚,“憨憨還想選總統”?

李登輝一錘定音,鎖定了馬英九在政治上的無知與弱智。用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的話說,就是“哪有在野黨把脖子伸出去,讓執政黨用司法迫害來砍的?”可這就是馬英九,自斷江山,自斷手腳,無可救藥。

“龍應台自首”:一個星期前的2月5日,台灣作家,曾在馬英九手下擔任過台北市文化局長的龍應台在報紙上刊登她的“自首聲明”,龍女士不是李登輝,她的文字很“文化”,很“政治”,可以入文,所以我摘抄不誤:

“在我個人身為政務官的經驗裡,顯然公務的慣常作業把一半特支費當作政務官的薪資補貼;監督政府預算的議會,把一半特支費也當作首長的酬勞,可以拿來作為‘懲罰’官員的籌碼。官員自己,譬如我,要在離開政務官的職位四年之後,透過馬英九的案件,纔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叫‘貪污’。

“如果馬英九因為那一半特支費匯入薪資而以貪污罪起訴,那麼我該怎麼辦?我們六千五百位歷任和現任的政務官該怎麼辦?或者說,在一個現代的法治社會裡,一個好的公民該怎麼辦?

“道德不能處理法律問題,法律又不能處理政治問題。當道德、法律、政治糾纏不清,真正的價值因而混沌不明的時候,急切的我們就很便宜地把責任放在司法身上,以為司法可以提供終極的答案。可是我們明明知道,飛機時刻表可以標出台北到羅馬的里程和時速,告訴我們一天到不到得了羅馬,但它絕不可能為我們判斷我們該不該去羅馬、羅馬是不是我們的真正目標。

“而今天的特定語境就是,在歷經坎坷之後,人們開始普遍接受這樣一個邏輯:政治是一種詐術,畢竟需要手段,‘不粘鍋’、有‘道德潔癖’,不與人利益均沾,不講究‘江湖義氣’,不懂得‘你搓我的背,我搔你的癢’,不善於利用公家資源交換人情,就不是一個有‘魄力’、有‘能力’的領袖。

“但是今天似乎已經走到一個歷史的岔口:如果馬英九被起訴,如果馬英九因為自己的‘道德潔癖’而決定退出二零零八‘大選’,這樣一個人,作這樣一個決定,在台灣民主的進程中,又意味著什麼?

“如果為了一個荒謬的特支費而使台灣人民對於自己的未來突然少掉一個選擇的可能,令我不安。我一點也不在乎馬英九個人,但是少掉一個選擇,對人民是一種權利的損失,路,又變得更窄。

“我們應該把結黨營私、互通有無的江湖幫派做法看做政治的正統而批評馬英九的‘清淨自持’是一種不懂權術、昧於現實的政治幼稚病?還是把馬英九的特質裏對於‘公’的固執看做一種現代公民社會的重要價值,可以堅持,值得追求?

“因此我對馬英九的所謂‘道德潔癖’,是不以為然的。為了維護自己的道德形象而退出‘大選’,是不是把那個微小的自己看得太重了?難道馬英九不該和我們任何一個公民一樣,關心長程的台灣的民主未來,而不是馬英九的一己形象?跟台灣的前途比起來,個人形象算什麼?

“歷史,需要人來承擔。人不同,歷史往往就走上了另一條路。我希望台灣多一點選擇--路走得寬闊,人顯得從容。台灣人在迷宮裡實在努力得太久,太累,太傷了。我們需要,迫切需要,一個寬闊的、從容的未來。”

龍應台的擔心可以休矣,因為面臨訴訟的馬英九,雖然請辭國民黨主席一職,但卻宣佈參加2008年大選。民調顯示,他獲得了五成五的信任。至於馬與誰配,或者馬會不會被勸退,仍要看馬英九的“道德潔癖”發作到什麼程度。

我相信,2007年2月12日晚上,馬英九應該知道第二天會發生什麼事情。馬在當晚與名導演侯孝賢等到KTV唱歌,特意點唱了三首歌,馬英九在想什麼?看看歌詞就知道:

《針線情》:“你是針我是線/針線永遠連相偎/人講補衫/針針也要線/因何放阮在孤單/啊……/你我本是同被單/怎樣來拆散/有針沒線/阮是賣安怎/思念心情無地看。”

《古月照今塵》:“一部春秋史/千年孤臣淚/成敗難長久/興亡在轉瞬間/總在茶餘後/供於後人說/多少辛酸/話因果……百戰舊河山/古來功難全/江山幾局殘/荒城重拾何年/文章寫不盡/幽幽滄桑史/悲歡歲月/盡無情……長江長千里/黃河水不停/江山依舊人事已非/只剩古月照今塵/莫負古聖賢/效臨朝英雄/再造一個輝煌的漢疆和唐土。”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 shining in the gold river Life is older, older than the trees Younger than the mountains Growing like a breeze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All my memories gather around her My old lady, stronger to blue waters Dark and dusty painted on the sky Misty tastes the moonshine Teardrops in my eyes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I hear her voice singing in the morning when she calls me The radio reminds me of my home far away And driving down the road I get the feeling that I should’ve been home yesterday Yesterday …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心中有種感覺/昨天/昨天/我早該回到家中……/鄉村之路/帶我回家/那兒是我的歸宿……”呵呵,希望這不會是馬英九政治人生的最後交待吧。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12 條評論

  1. 2007年2月14日 12:23Talk

    “2007年1月13日,馬英九正式遭到起訴”

    You are still in dreaming this morning.

  2. 2007年2月14日 12:30aa

    按作者的理论, 还是中国的官员最廉洁!

    真是事实………..

  3. 2007年2月14日 14:34木然

    Talk:時差令我不在夢中。

  4. 2007年2月14日 14:55东边日出西边雪

    俺对BZ的认识还是停留在,去年宋女士去世时,他为王姓先生跟他的成年儿子,积极号召大家捐款时的认知……

    马英久在诋毁自己,真是好笑,不知道梦中人啥时候能醒醒!

  5. 2007年2月14日 15:14木然

    東邊日出西邊雪:

    謝謝到來。

    建議評述問題時,用字要準確,“毀(滅)”和“詆毀”是兩個不同意思的詞儿,你不認真看清原文,非把“詆毀”栽贓予我,對此,我沒什麽可評價的。

    幫助自殺的宋女士家人,你可以有你的看法,我可以有我的看法,號召大家捐款幫助有困難者,至今我并不覺得有什麽錯,至今我也沒聽過數万元的捐贈者中有誰說後悔。幫助他人,問心無愧。你愛怎麽感覺,就怎麽感覺吧。

    節日愉快!

  6. 2007年2月14日 15:32东边日出西边雪

    谢谢木然兄指点,本人文字水平低,不好意思,见笑了.

    宋女人的捐款我是从我的视角看到的,或有欠缺,已为过去时了,不再说了……..

    马英久因特别费不能以GMD主席的身份竞选下届台湾总统,而那个在台上的现任总统虽有巨额国务费却仍在台上,是对台湾民主政治的极大讽刺……

    马氏履行诺言下台,相反那个现任的赖在台上抵死不下,人格高下,不辩自明!

  7. 2007年2月14日 15:32东边日出西边雪

    也祝节日快乐!

  8. 2007年2月14日 15:40江南

    马英九走到今天,李敖早就预言了。

  9. 2007年2月14日 15:40木然

    東邊日出西邊雪:

    謝謝,原諒我的認真,不好意思。

    馬的政治潔癖,極可能令臺灣民衆少了种選擇。未來,馬的老對手王金平一定不會讓馬好受,而連戰一攪和,馬可能會輸掉整個政治生命。現在唯有希望臺灣民衆給予馬在人格上更高的判定。

    再感謝。

  10. 2007年2月14日 15:59happysky

    马英九声望暴升,人气回流蓝绿天王全非对手— 联合报

    马英九特别费案侦结,检方依贪污罪起诉马英九,马英九表示信守承诺辞去国民党主席,同时宣布参选2008年“总统”。台湾多份民调显示,马英九的声望不降反升,分别有六成六、六成一、或六成七五的人支持他参选二○○八“总统”选举。

    联合报调查显示,马英九虽遭检方以贪污罪起诉,但个人声望并未受损,反而逆势上涨,人气回流。去年十一月爆发特别费事件及马捐出一千五百万元时,满意他的表现者,分别是五成六与五成二 昨晚最新调查,对马的好评上升至六成二,多了十个百分点;不满意者维持二成三左右。   对于检方侦结特别费案起诉马英九,仅二成五民众感到满意,四成七难以认同,二成六无意见。   若马英九与王金平竞逐国民党提名,力挺马的人也大幅攀升为六成,较四天前多了十三个百分点。 马英九的声望不降反升,人气回流,蓝绿天王全非对手

    而TVBS的最新民调显示,61%的民众支持马英九选“总统”。

    民调显示,马英九宣布参选2008年“总统”,有61%民众表示支持,25%不支持;而对于国民党修改“排黑条款”为马英九参选解套,有47%民众赞成,34%民众不赞成;另外,有58%民众相信马英九是清白的,34%不相信。

    如果在大选中马英九是与民进党的苏贞昌竞逐,支持度分别是62%比20%,对手如果换成谢长廷,支持度则是61%比19%。   台湾苹果日报的民调显示,马英九虽被起诉,但百分之六十六点一一相信他清白;如果明天是“总统”投票日,百分之六十七点五二投给马英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