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好看就是成功

字體 -

  

    上周讀到童松興的《吳清源:一部糟透的電影》(《星島周刊》676期),童兄對田壯壯的《吳清源》落下四字評語“嗚乎哀哉”,當時我就想寫篇關于電影的小文,鑒于本欄文字篇幅所限,無法展開,所以,遲遲未動筆。 

     本周關于電影,又多了件快樂的事情。9月6日剛剛踏上多倫多電影節紅地毯的李安,腳跟未穩,再飛回威尼斯,從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手中接過第64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這是他繼2005年憑藉《斷背山》第二次獲得金獅獎,李安站在威尼斯電影節紅地毯上談獲獎感受時說:“獎不怕多”,這讓我想起足球比賽那句名言:“進球就像嗑藥,進得越多越上癮。”

     童兄說,他看了《吳清源》,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笨蛋。事實上,早在上世紀就有很多笨蛋看不明田壯壯的作品,我就是這群笨蛋中的一人。80年代中,我在北京電影局就曾与作為第五代導演的田壯壯(网民說田是第六代導演有誤)面對面探討。“我的電影是拍給廿一世紀的觀眾看的”這句充滿自信傲气的名言就是他對我評價的回敬,記得當時我曾寫過篇文章,題目是《我們有資本和耐心等到下世紀》。

     說是有資本不假,說是有耐心那是屁話,因為步入廿一世紀已經7年,當年一起沉迷電影評論的哥儿們,如今已遠离電影。

     電影唯雅唯俗爭論已久,觀念上,我們常將電影的精神价值擺在第一位。不過,電影于我來說,則是“好看”先行。所謂好看,首先是看得懂,這是起碼的;其次是看得過癮。李安的《色,戒》,据說很好看,無論畫面,故事,人物造型,加上情欲渲染,這些都是好看的因素。

     2000年李安攜《臥虎藏龍》角逐奧斯卡獎前夕,我在《解讀李安》一文中說過:當今中國電影導演中,李安比張藝謀陳凱歌等更具獲獎可能,因為他在美國學習電影,熟悉好萊塢電影生產的操作模式和游戲規則。

     2005年,李安的《斷背山》獲得第78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時,有行家斷言,李安獲獎將止于《斷背山》,因為精于兄弟情的李安,漏出了他“情”到終竭的弱點,殊不知,兩年后他拿出《色,戒》證明他的情欲戲同樣出色。

     其實,質疑李安的煽情能力,确實是不懂李安。從《推手》、《喜宴》和《飲食男女》到《理性与感性》,乃至進入好萊塢后所執導的《冰風暴》(The Ice Storm),無一不看出李安是位煽情高手。就以觀眾了解不多的《冰風暴》來說,影片透過70年代一個家庭的美國夢,訴出人對家庭的崩解及對社會無力負擔的尷尬這樣沉重的主題,他在影片中講故事的能力,一如他的《喜宴》和《飲食男女》。《冰風暴》是他獲取影評人贊譽最多也是最高的一部影片,從那時開始,李安已具備拿獎的霸气。

     所以,回到田壯壯的問題上,我的回應是:“你甭說那麼多,能把球踢進門里,我叫你上帝。”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