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第五代導演

字體 -

  

    關于“第五代導演”的由來爭論已久,原因是短短23年的光景,我們竟眼睜睜地失去了這個定義的源頭。

     現在我們習慣將“第五代導演”這個概念的詮釋,落在年代与輩份上,就算是圈內人亦不能避免。根据鄭洞天回憶,1984年,作為第五代導演的標志性作品《黃土地》破土而出,有人撰文認為,《黃土地》的導演陳凱歌師承既是導演又是教授的鄭洞天,因而,“第五代”是基于陳与鄭的師承關系而被標志化,往上追溯,鄭振秋、張石川是第一代,第二代蔡楚生、鄭君里,第三代水華、謝晉,第四代謝飛、吳貽弓,第五代陳凱歌、張藝謀等与上輩均有不同淵源的師承關系。

     鄭洞天這個回憶不能成為“第五代”定義的依据。因為“第五代導演”是一個群体的標志,個人不足以承擔。再有,第五代導演均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与鄭洞天、謝飛确有師生的關系,但与前面數代(一、二代不說了),像第三代的水華、謝晉,第四代的丁蔭楠、吳天明等沒有任何的牽連。所以,以“師承說”作為第五代的划分,實在牽強。

     1985年,在電影局一次研討會休會期間,我曾向中國電影評論權威鐘惦斐(作家阿城的父親)請教“第五代導演”的准确定義,鐘老說:“第五代”是個特指詞,重點不在年份上,也不要將它簡單化為承前啟后,它的意義在于美學思維的重塑,是在廢墟上的建設。

     鐘老的表達,顯然是掙破了年代、輩份的束縛,從電影美學思維的建立去解釋“第五代”。筆者以為,這個解釋更為精确。

     中國自49年后,電影創作成為意識形態的工具,1965年文革開始更陷入一片混亂之中,電影學院的教學近乎癱瘓,粉碎“四人幫”后,像《苦惱人的笑》、《天云山傳奇》、《人到中年》之類的“傷痕電影”,始終無法擺脫舊意識的左右,直到有了陳凱歌、張軍釗等粉碎“四人幫”后第一批從電影學院畢業的學生,他們走出校門后所創作的作品,以全新的造型意識和美學思維,一如新生代破土而出,顯示出新觀念強勢的顛覆力,將那個特定年代中的電影模式完全拋棄,一破一立,中國電影得以重新。這种結局,陳凱歌曾總結為:“我們的老師主張打倒我們的老師”。

     盡管我們現在失去了“第五代”的源頭,但有兩個觀念卻是可以獲得的。

     首先是“第五代”的定義,主要有兩個判定標准:一是文化大革命結束后,首批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二是作品拋离了寫實形式,更注重意念上的審美价值。兩個因素中,后者尤其重要。

     其次,“第五代”是一個單一的、特定環境下的現象。歷史定格于文革結束后電影百廢俱興,責任從天而降,落在剛走出電影學院的陳凱歌們肩上,這是之前的謝飛們,之后的賈樟柯們,以及之后再之后的陸川們不能相提并論的,換言之,中國只有“第五代導演”這個群体,沒有第一、二、三、四或第六代這樣的群体,至于“六代后”,實在是拿來嚇人的“偉哥”,只求強勢,不求結果。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电影评论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09年3月16日 23:43Sophie Lin

    一直對第五戴導演的定義很疑惑,我覺得你的解釋好極了,也謝謝阿城的爸爸鐘惦斐。。。 林書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