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王子走了

字體 -
标签:

 

                                        孫道臨在《家》中飾演覺新

     圣誕節剛過,忽然傳來了著名電影演員孫道臨逝世的消息,內心倏地抽縮了一下,感覺四周很安靜,時針像是在那刻停頓。

     我們這代人,可以說是看著孫道臨的電影長大的。像《家》中的覺新、《不夜城》里的民營資本家張伯韓、《早春二月》的肖澗秋、《渡江偵查記》的李連長、《永不消逝的電波》的李俠、《雷雨》的周朴園、《非常大總統》的孫中山等。孫道臨的表演風格,不溫不火,綿里藏針。

     十年前,我与孫導演有過一面之緣。

     1997年1月,第四屆海峽兩岸暨香港電影導游研討會在香港舉行,會議期間,滕文驥導演從香港給我來電話,他告訴我參加香港會議的中國導演將會在廣州停留兩天,希望我能安排時間与他們聚一下。代表團到達廣州的當晚,我安排了一席正宗的粵菜,算是為他們洗塵。記憶中除了滕文驥、孫道臨之外,還有黃建新、張建亞、李少紅、李前寬夫婦等十多人,由于許多人都是我在從事電影評論中認識的,所以所談完全無顧忌,天馬行空般,所涉面极廣。

     那天晚上,孫導坐我旁邊,我將一本電影評論集送給他,然后我們談到電影表演,孫導問我他飾演的作品中,哪部電影印象最深,我告訴他是《不夜城》里的張伯韓,舉手投足間性格与城府盡現,很內斂的功夫,他听了哈哈大笑,眉宇間有种回憶和向往。

     坐在另一旁的滕文驥,听我們講表演,就插話道:在我的印象中,最難忘的是孫導配音的《王子复仇記》,那句由帶有悵然和迷惘的“活著,還是不活”所帶出的獨白,整整數十年,揮都揮不去,今日多少演藝界的名人,都是讀著孫導的哈姆雷特走進藝術的殿堂里來的。

     滕導一席話引起在座的共鳴,令孫導顯得有些不自然,他輕輕地、略帶腼腆般對我說:你別听他們吹,我哪有這本事。

     飯后我們到酒吧去閒聊,大家按自己的喜好要了些酒,孫導要的是茶。我倆儿坐在安靜的一角,孫導問我:為什麼放棄了電影選擇做這個呢?這問題有些忽然,我想了一下,搖著頭,說我也不知道。孫導听我這麼說,很諒解地笑了笑,安慰我道:不知道就不要答了,只要自己覺得快樂,問心無愧,就好好走下去吧。

     后來他聞知我正在寫一篇關于電影配音的文章,他很高興地說,好啊,你應該堅持做一些電影的事情的,你需要什麼資料,盡管可以找我。

     孫導說這話的時候,兩眼很溫和地笑著,令我感受關怀与溫暖。晚上10點多的時候,孫導說他該回旅館給家人打個電話,不想親人擔心。我們分手時,他給了我他在上海的家的電話,囑我到上海一定找他玩。

     豈知這一別就是10年,因著我的出國,以及离電影愈來愈遠,我們再沒有聯系。

     2008年伊始,當來自各界的朋友在舒伯特的輕柔樂曲和貝多芬的第七交響樂中送別孫導的時候,遙看東方,我向心中的王子揮了揮手,一如十年前那個晚上。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心情文字 | RSS 2.0 |

2 條評論

  1. 2008年3月3日 15:19一粒

    班长, 新年好…:D

  2. 2008年3月3日 22:51木然

    书记好,祝你一切都好。

    要看新文章,可到星岛日报为我开的博客。这里:

    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