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雪驟煮酒香

字體 -

     上星期日這場大雪,令多倫多的冬天名副其實。

     雪是從星期六傍晚開始下的。那天与朋友有約,10人圍成一桌,一晚熱鬧,直到室外積雪增厚,酒酣意足方与主人道別。

     冬天里喝酒講究情調。儿時讀《紅樓夢》,學會將酒燙熱了喝,否則寫字會手顫。這道理換著今天來說,大概就變成敲電腦鍵盤手會顫了。

     燙酒其實也是一种文化,“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講究的是“紅泥小火爐”般的气氛。多倫多估計很難找到這种燒炭的小火爐了,現在連壁爐都是燒電的,誰家會添置這些用不著的東西呢?

   “紅泥小火爐”于我來說,除了情調,還有親情。父親家里的小火爐是鄉親從鄉下帶來送給父親的,樣子有些笨拙,但卻很實用。南方人過冬天,因為室內沒有暖气,“小火爐”除了晚飯時用于熱菜,飯后還可以取暖。記得有年從北京回廣州度寒假,飯后与父親圍坐在爐邊,溫一壺黃酒,酒香氤氳,那濃濃的親情至今仍蘊在心房里,揮不去,夢里來。

     出國后改品紅酒,比較喜歡去的是于人村(Unionville)緬街(Main Street)那間名為“The Unionville Arms”的酒吧,包括好几個圣誕夜,還有一些值得紀念的日子,可惜這間酒吧在十多天前毀于一場大火,消息傳來著實令我失落可惜。

     下雪天最享受的,是午夜微醺后,感悟“夜深知雪驟,時聞折竹聲”的意境。以前住平房,這种感覺尤為強烈。縮在溫暖的被窩,听著室外的雪聲,潛潛入睡,回到童年。

     星期天睡了一個懶覺,起床后室外一片雪白,那雪花儿“噗噗”地下著,令整個城市茫茫然,有些陌生。

     因為這場60年一遇的大雪,城市街道上的交通基本癱瘓。

     下雪天窩在家里有些浪費,然后我們翻出多年不用的雪靴,穿上羽絨服,一頭扎在風雪中,不是匆匆赶著去上班,不是為了照相,毫無目的的,借助地鐵,我們在這個城市東西南北間穿越,直到暗無天日的黃昏來臨,回到央街,在酒鋪買了一瓶日本清酒,在Loblaw買了些煙肉等現成的食物,簡簡單單,然后回家去。

     “真好玩,冬天應該這樣享受!”進入家門前,妻回過頭看著一天一地的雪花,深情道來。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心情文字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