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一些瑣碎的小事

字體 -
标签:

 

     上星期我在專欄裏談到車子被人撞壞後離去,之後接到不少相識的與不相識的朋友或者讀者的電郵,這雖是件很簡單的事情,卻令我無言。

     一位讀者,也是我的聽眾給我寫了封信,這位讀者告訴我,她移民加拿大廿多年,深知移民的艱難,她說她會幫助我,儘管2000元不是個小數目,她說這是她的心意。

     雖然我與這位讀者素未謀面,但我相信她是真心的。後來我在給她的回郵中表示了我的感謝,並很小心地婉拒了她的幫助。

     生活中有些小事,也許微小得眨眼即逝,但卻會永留心中。

     這星期的某天剛好是我的生日,遠在溫哥華的一位張姓朋友給我打來問候電話。張小姐廿年前中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擔任我的秘書,那時我正從事酒店管理工作,記憶中她是個不善言辭、很乖的女孩,她在我所屬的部門工作了5年後嫁到溫哥華去,在這之後的十多年裏,每年的生日,我都能接到她的來電,不會早,不會遲,問候電話總在那個日子到來。作為同事的問候,十多年來從不間斷,這確實是件很溫暖很窩心的事情。

     六年前我在采訪中獲知一位失去丈夫的女士生活陷入艱難,後來我為她聯係政府有關部門給予她經濟上的幫助,此事做完了也就做完了,根本沒往心裏去。直到前年,我在參加一次社團聚會時,忽然看到一位女士拉著她年幼的孩子走到我面前,她叫孩子向我鞠躬並道「謝謝叔叔」,經她提示,我才記起六年前的事情來,那刻我真的動容了,覺得平時再苦再累再委屈,都是值的。

     去年我到星島日報工作時候,一班舊同事要送我一件特別的禮物。那天他們將這禮物交到我手的時候,拆去包裝,原來是一本精心製作的相簿,裏面收藏了我這幾年來進行采訪的工作照,大多數相片是我從沒看過的,細心的Kuta為每張照片寫下說明和留言,當我將相簿合上的時候,我不敢抬頭迎視他們的眼眸。

     生日那天我收到哥哥的來E,他說他一生中除了父母親,最惦記的人就是我。哥哥希望我要開開心心地生活,衹要我開心,他就會快樂。接到哥哥的來信,我反而不敢打電話回家。

     人有時就是這般軟弱。當親情和關懷降臨的時候,什麼話都說不出。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日志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