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一份政治預算

字體 -

     千呼万喚的聯邦預算案終于公布。一如筆者之前所預料的一樣,自由党并不會反對這份預算案,道理很簡單,假若這份預算案被推翻,迪安沒有信心贏,所以迪安以及他的團隊不會反對這份預算案。

     這麼說不是沒有道理的。聯邦預算案在本周二公布,當晚筆者就收到來自自由党党部看來是早就准備好的一份通稿,該通稿的題目是《預算案大量采納自由党政策,自由党表態:不會触發大選》。

     細讀自由党這篇通稿,确實很好玩。首先,文章強調:民心不希望大選─這個論調我們听足了一年,開始有些膩了。因為政客口中的“民心”,其實隨時可以變的。只要他有把握贏的話,迪安先生一定會說“民心思變”,不信大家等著瞧。

     另外,自由党人還說:“本次預算案顯示,保守党政府開始向著自由党一直努力推動政府的方向前進。本屆政府顯然缺乏主見,并采納了我們的大量政策,比如為基礎設施撥款,支援研發專案,支援制造業。”

     自由党為了證明保守党的預算案思維來自于自由党,還信誓旦旦地羅列出8論据。譬如“自由党2007年2月作出承諾,將汽油稅轉移成為永久性政策;自由党在2008年1月份呼吁,為汽車制造業提供直接支援;自由党2008年2月提出,通過向基礎設施提供額外投入,創造更多工作机會并改善公共交通系統。”等。

     令筆者感到好笑的,是既然保守党与自由党的施政觀念是一樣的,那麼我們還要那麼多党干什麼?讀者諸君看到這里一定罵筆者是“神經病”,哪有這麼不政治地看問題呢,暫時的施政觀念相同,不等于長期相同,也不等于實施的效果相同,有了反對党,才有監督作用啊。

     這麼說就對了。假若筆者用其人之矛,來對其人之盾,那麼我一定會這樣反問:既然自由党人的施政理念是有益于民生的,哈珀實施“拿來主義”,伸手擒來何罪之有?對民生有利的政策,用諸于民,這本應是值得鼓勵的事情,自由党為何指責保守党人“缺乏主見”呢?

    現在大家都在說保守党的不是,卻說不出保守党有什麼不是,這是不是為反對而反對的攪局?自由党人指著哈珀的鼻子說“你在學我”的時候,令筆者想起魯迅筆下阿Q所說的:“我總算被儿子打了,現在世界真不像樣,儿子居然打起老子來了。”

     回過頭來看,不少人都相信保守党人其實是很想啟動聯邦大選的,因為坐在少數政府寶座上的哈珀,總有點名不正言不順,只是迪安一直在回避。對此筆者不敢苟同。因為,假若哈珀團隊真的有心想挑起大選,可以有千种方法万种方法惹怒各方,但這兩年多來,哈珀之所以打破了“少數政府一般難以維持執政一年”的宿命,就是他很清楚以目前的情形看,一方面,自由党人還未夠能力挑戰他;另方面,他也沒有能力穩贏得大多數政府。

    兩大政党暗中較力,有好也有不好。好的地方,是民眾可以趁哈珀是少數政府,施加多點壓力,提多點要求;不好的地方,是政客們互相角力,心思都放在剎那會出現的大選,忽略了改善民生的長遠規划。

    像本次預算提出的系列措施,包括個人5000元的免稅儲蓄計划;為面臨困境的制造商投入10億元,并將新机械和設備的加速折舊优惠延長3年;在5年內為汽車革新基金(Automotive Innovation Fund)投入2.5億元,以支持研究和發展投資等,都是一些富人的政策,對窮人沒有任何的幫助。今日加國有300多万窮人,有誰每年拿得出5000元來儲蓄?就連那項好像与全体公民都有關系的,在2011年前引入有效期為10年的新電子護照,也与窮人不相干。因為窮人連吃住都成問題,豈敢奢想出國呢。

     或許又有人說,政府不是增加了對汽車業、制造業的投入嗎?這對汽車以及制造業工人有利啊,呵呵,這是典型的資本家觀點。富人們給窮人一份工,就是拯救了窮人嗎?

     哈珀政府這份新預算出籠后,筆者与鄒至蕙議員一樣,給它打不及格,原因是這份預算并非是為了民眾,它只是保守党人為了未來的選舉,向中產階層買票的預算。如果這份預算真的是偷自由党人的,那麼,也可看作是保守党人向自由党的票倉搶票的預算,關我們什麼事呢?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