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公車局往哪里去?

字體 -
标签:

      雖然TTC工會与資方在上周日的談判有進展,雙方終達成臨時協議(tentative deal),令到原本在本星期一啟動的多倫多公車局罷工工潮胎死腹中,150万上班族和學生松了口气。不過,這口气如今還不能完全咽到肚子里去,因為根据最新消息,由于臨時協議需要得到多數工會成員的投票認可,但事實上,TTC工會15名執委會成員中,有7名因對臨時協議不滿意而在討論時退場,這令TTC罷工風云再添變數。

     TTC每到一定時候就會“綁架”市民當人質,要挾市政府提高他們的福利待遇,這是見慣不慣的問題。安省省長麥堅迪早前表示,假如多倫多市政府提出要求,省府會立法將多倫多公車服務列為基本服務項目,這樣就可以從法律上禁止TTC罷工,多倫多市議會將在下星期討論省長這個建議,并會進行投票決定。

     如果多倫多公車服務真的被列為基本服務項目,在法律上定為禁止罷工,相信會令TTC工會少了与政府討价還价的籌碼,這對150万市民來說,無疑是黑暗中的一線曙光。不過,這并不是令TTC走向良性管理的好方法。

    就TTC罷工,民眾講得最多的話題是,TTC員工加多少錢不是問題,改善服務質量,改變人浮于事才是關鍵。

     确實,擁有近万名員工的TTC,如今有可能是先進國家里管理效率最差的公車局。就以我們所熟悉的香港、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交通管理為例,“公車”私營,乘車“一卡在手、全城通用”已經習以為常,但多倫多公車局至今依舊是獨家公營,自尊自大,自把自為。作為毫無競爭的公營企業,要提高服務与效益談何容易?所以,才有一位地鐵站的驗票員,頻繁加班以至年薪過十万,這真是駭人听聞的都市新聞。

     公營企業一家專營的弊病多多,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十年前,電訊業一家獨秀,加拿大与中國各地長途電話收費每分鐘要1元多,后來引入競爭,長途電話費一路降下來,才有今天“講不完”的美好環境。

    既然引入競爭是治理公車局的一條好方,為何只听雷聲,不見雨點呢?因為TTC确實太過龐大了,哪個財團有能力有興趣可以將這駕“老爺車”買下來呢?TTC于我們這個城市來說,就是一個不爭气的獨生敗家子。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只能如此。

     近日本地中文論壇有個調查,就是問假如你是苗大偉市長,你會怎麼改革TTC,這個問題著實有趣,由此我想到,假如我是市長,我會按如下方法改革TTC。

    首先,將地鐵与公共巴士的經營權分离,實施不同的目標管理,為TTC從公營向私營化管理作准備。

     其次,在收費上著手,引入“智能卡”,減少人工成本,并通過按路段收費,提高TTC營運收入;

    第三,在一些繁忙路段,開設公共小巴,并將營運權放出來,通過公開招標(有利于新移民就業),引入競爭;

    我的這些想法或許很“中國”,但并不見得不可取,讀者諸君以為呢?

     附記:2008年4月25日本文見報後不到12小時,TTC忽然宣佈於淩晨12時01分罷工。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