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拋棄成見 藏事藏辦

字體 -

     上星期我的專欄《讓西藏回到宗教》有個筆誤的地方,將“离北京奧運召開還有140多天”誤為“40多天”,在此向讀者表示我真誠的歉意。

     一如所料的,拙作發表后,讀者反應比較激烈。一位張姓讀者給我發來電郵質問我:“你從什麼地方知道中國政府沒有給西藏高度自治,沒有尊重他們的文化宗教?中國每年投那麼多的錢去西藏都打水漂了?退一万步說,是什麼樣的民族仇恨能讓他們在大街上理直气壯的殺人放火? 難道這就是他們所要維護的文化宗教?那他們還能稱的上是人嗎?而你在關心他們的人權的時候有想過被他們燒死的人的人權嗎?你的良心呢?”

    我也留意到本地一些中文論壇轉載了我這篇文章,并由此產生激烈的爭論,還有一些憤青讀者指責我病了,瘋了。

      我是否有良心,是否病了,瘋了,相信我自己最清楚,無必要擺到專欄里討論。不過,在我展開陳述之前,我想先聲明一點,本人反對西藏獨立,反對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也反對發生在西藏拉薩乃至全球各地的暴力行為,我更希望在多倫多的華裔同胞与我一道,大聲譴責兩名藏族青年爬上中領館樓頂降下中國國旗的行為。

     我想再探討的問題,緣于張姓讀者所提出的觀點。張讀者認為:中國對西藏夠好了,夠尊重了,如果不是,“中國每年投那麼多的錢去西藏都打水漂了”?我完全贊成張讀者的這個看法。中國中央政府50多年來,确實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扶持西藏地方政府發展,這點無可否認。不過,作為一個宗教至上的民族,他們最需要的不是物質,而是精神上的自由。

     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近日中國政府組織西方傳媒到拉薩去采訪,在大昭寺前,一群約30名穿著紅色袈紗的僧侶向記者哭著說,他們感到不快樂,不自由。

     西藏人需要什麼?需要有他們的宗教理想,有他們的宗教領袖,這是精神上的,不是物質上的。現在大家都說,1959年以前,毛澤東對達賴、班禪是很好的,這是事實。但毛澤東的好是有目的的,他將達賴、班禪請到北京開會,讓他們到各地走走,長期留他們在北京,目的是令藏民与他們所崇拜的精神領袖疏遠,消弭達賴、班禪作為西藏宗教領袖的地位和作用,這點藏民當然不接受。而“文化大革命”期間,擁護中央政府的班禪被造反派關在籠子里批斗,這也是事實。

     藏人將他們的宗教領袖尊為真神,但真神一個出走,一個被關在籠子里,這樣的傷害,不是中央政府撥多少錢可以挽救的。

     中國是一個多民族組合的國家,中國人民不允許將西藏從國家分离出去,在這個前提下,中國中央政府應該從這次西藏騷亂中獲得經驗,要解決漢藏和睦相處的問題,最好能在14世達賴這一代實現,不應該拖。

     前兩天達賴在接受《新聞周刊》記者專訪時表示,他不認為隨著他的過世,一切爭斗會停止,他相信甚至可能更強烈。這個看法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年輕一代畢竟沒有過深的歷史承擔,可能會令方式更暴力,更傷害。

     達賴呼吁:不要再討論過去,過去西藏是否屬于中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重視現實,面向未來。如果這是達賴內心的真心話的話,中央政府應該按照解決香港回歸、或者与台灣相處的精神,采取特區特辦,予藏人更多的宗教自由,以此達到維護中華民族的完整統一。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1 條評論

  1. 2008年5月4日 22:50红一点!

    有一定道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