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新聞串燒為官之道

字體 -
标签:

     中國廣州市政協一名副主席郭錫齡在本月中政協小組討論時,列舉了鐵道部在應對“雪災”不力上的5大罪狀后,炮轟“鐵道部的人要撤職”,不甘示弱的鐵道部就此作出強硬反擊。該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指責郭的言論是既違背事實又違背常識。

     郭錫齡和王勇平所言誰是誰非,相信不難判定。有意思的,是王勇平對郭錫齡的指責予以一一駁斥后的那番話,頗見謀略,也凸顯了今日中國官員的水平。

     首先,王勇平采用“后發制人”反問郭錫齡:“當廣大鐵路干部職工和廣州地區人民群眾并肩戰斗、奮起抗災、共渡難關的時候,郭副主席身在何方?他的這些資訊又是來自何處?”繼之,王勇平以“四兩撥千斤”之勢,借网絡的力量施展“人海戰術”予以圍攻,叫网友們“有興趣可以去采訪一下郭副主席”。兩招過后,郭錫齡本已輸得很難看,而胜利在望的王勇平更充分發揮先帝毛公“宜將剩勇追窮寇”的气概大造輿論:“我想告訴网友們的是,廣州市委的主要領導同志已經明确表示,個別同志极不嚴肅、极不負責任的公開言論,決不代表廣州市委、市政府,也不代表市人大和市政協”,此招大有“釜底抽薪”之效。

     當多家媒体記者挾廣大网友的誠意,響應王勇平的號召去采訪郭副主席的時候,連輸三陣的郭錫齡只好挂出免戰牌。王勇平隨意三招,已達到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伐城的效果。

      近20万人困守在廣州火車站等待上車;國家總理如“六四”般到車站廣場去安慰民眾;電視台的采訪車瞬間被人海淹沒無法工作;從火車站廣場退出來的民工說猶如經歷煉獄般難受這一幅幅的畫面,假如筆者是作曲家,一定寫一首《2008,回家的路很艱難》。可恨的是,聰明過人的王勇平居然可以忽略這些畫面,他自始至終只懂奚落人民代表,只字不談中國鐵道部在這次春運中的責任,也沒有就鐵道部的過失向民眾作深刻而真誠的道歉,只會自彈自唱高歌鐵道部的英明領導,這樣的官員是不是該下課?

     更讓筆者感到不寒而顫的,是廣州市人大代表、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王曉玲在提到今年的抗災救災行動時,用了“感人至深”這四個字來表達她的心情,她說:“1平方米站4到5人的廣場上居然沒有發生群死群傷事件,而且持續時間之長,這在全世界范圍講都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天,這是什麼父母官?

     官員們喜歡唱贊歌,沒有將民眾感受放在第一位,這已是今日中國官場的惡習,非一朝一夕可以改變。另一則新聞,則有些黑色幽默的感覺。

     据媒体報道,在上月召開的上海兩會上,上海政協委員、資深經濟師刑普向大會遞交了《建議研究全國人民每人發放1000元以分享財政收入高增長的提案》。刑普提案的理据支持是:根据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据,2007年,中國GDP增長11%,財政收入達到5万億元,增幅高達31%;全年CPI增長4.8%,而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長17.2%,農村居民收入增長15.4%,這意味著在經濟高速增長,國力顯著增強的同時,中國民眾并沒有同步分享到經濟增長的果實。而且,在高速增長的CPI面前,民眾的實際購買力甚至是下降了,貶值了,因此,國家應該將利潤還給民眾,哪怕是每人1000元都好。

   “天上掉下鈔票”這個思維在美國在加拿大是很尋常的事情,但在中國,卻是筆者記憶中罕有發生的事情。

     數月前,面臨被婚外情逼出局的胡紫薇大鬧央視時說過,假如中國在不能确立价值觀之前是不會成為一個大國的。無知的小女人真是被婚變弄昏了頭腦。老祖宗天天說“民為邦本”,線裝書上也大大字書寫著“官德隆,民德昌;官德毀,民德降”,難道這些不是中國立國的价值觀嗎?可惜,當今中國的官員,能靜下心來讀書的人少了。

    昨天晚上看到一條消息,鬧得你死我活的張斌与胡紫薇,如今竟趁亂趁滿天大雪悄悄回到同居時代並且做“人”成功,聰明的胡小姐硬是往張彬脖子上挂多一條繩索,這囬看你怎么鬧。呵呵,這樣的价值觀,好像要實惠些。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评论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