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根的味道

字體 -

 

     董橋先生在《宜酒食,長富貴,樂無事》一文中,講到學者錢穆先生喜歡在冰鎮的黑松沙士汽水(香港人叫「沙示」)裏加點鹽待客,寥寥數字,令我想起我的夏日童年。

     我三歲時因著涼傷風,落下慢性氣管炎,西醫看了很長時間都沒有效果。後來父親的朋友介紹一金姓中醫,每個星期天,父親會帶我步行近一小時的路程,到金醫生家裏看病,如是者看了有半年的時間,病根得以根除。記憶裏,那年的夏季,當我與父親一身汗水趕到金家時,年輕儒雅的金醫生總會為父親泡上一壺熱茶,為我端來一杯加了鹽的沙士汽水,金醫生對父親說,這個汽水無害的,可以多給他喝。

     沙士汽水能治病是有道理的。台灣人喜歡在沙士裏加鹽,或加生雞蛋,加薑,據說能治感冒和喉嚨疼。

     早期沙士汽水的主要原料標明是sarsaparilla,翻譯過來就是菝葜根,但董橋並不贊同,他認為應該是Sassafras,即是擦樹根。事實上,誰對誰錯都不是重要的,因為無論是菝葜根抑或是擦樹根,沙士汽水原料來自樹根,這是無疑的。

     sarsaparilla一字源於西班牙語sarza(灌木)和parilla(藤蔓植物),是生長於美洲和印度的一種植物,當地人取其汁治感冒,後來被科學家發現,製成感冒治咳藥水,結果味道大受歡迎,聰明的商家將其製作成汽水,風靡整個北美。據史料記載,19世紀,沙士與薑汁水為美國人常喝的兩種解渴飲料,可口可樂發明人潘博頓(John Pemberton)當初調配具有古柯鹼成分的可樂,其用意之一就是為了取代當時盛行於美國的沙士。

     沙士汽水在二、三十年代從美國傳入上海,父親曾告訴我,他在上海讀中學時,同學間經常以沙士汽水作打賭物。台灣的黑松沙士汽水據聞是在三十年代上海的利尿中藥飲品基礎上,加入衹有少數幾人知道的獨特秘方與調配方式後,於1950年在台灣推出,成為廣為流行的飲料。

     出國後第一個聖誕夜,偶然在朋友家喝到冰鎮的Root Beer,那古樸的玻璃瓶,以及那久違的沙士味道,和著對故鄉的思念,潛潛入心。

     今年清明過後,哥哥來信說:「現在去掃墓,坐地鐵只需半小時就到,路程很短,每次掃墓之後,我的心情總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滋味,可能是因為我在孩子中是與父親相處最長的,父親的樣子父親的話語總在腦子裏高頻率地出現。然而,每次我都在默默地想:路程再短、距離再近,父親確已遠去……不同於以往的去幹校,不同於以往的去開會的短暫分別,這次是真的了……思念父親,子欲養而親不在,父親已成孩子心中一曲永恒的天籟之音,我時時在心靈中鞭笞自己,我欠他的太多了!於是,內心中一直在告訴父親:我會照顧好母親。」

    讀哥哥來信的時候,我手里正拿著一瓶冰凍的Root Beer,味很濃,微甜中沁著苦澀。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情感 (全局), 随笔 | RSS 2.0 |

12 條評論

  1. 2008年5月4日 09:15凌波仙子

    木然兄,这篇在报纸上拜读了。很有味道的说。

  2. 2008年5月4日 21:55木然

    谢谢。

    我写在报纸上时评的专栏,笔名是林枫,他们咬牙切齿地说我是“林子里的疯子”。

  3. 2008年5月4日 22:47遠方

    哈。。。誰咬牙切齒?誰這麼恨你,你該感到高興才對。

  4. 2008年5月4日 22:49佛罗伦萨

    请教博主:还记得你喝的ROOT BEER的牌子吗?我也想买来回顾下儿时味道,但如果挑错了可扫兴(GOOGLE了下品种太多:)。谢谢指点。

  5. 2008年5月4日 22:58木然

    回远方:趴趴恨我:)

    回佛罗伦萨:所有ROOT BEER都是沙士的味道,牌子不特别讲究,都可以试,加拿大这边很多西人超市都有,你尽管可以买来喝。不过,这里的ROOT BEER,怎么喝好像都没有以前的沙士味道浓烈,不过,味道足够的。

    上面的图片就是我常喝的。

  6. 2008年5月5日 00:01佛罗伦萨

    谢谢回复!那就试几款吧,我还没试过含酒精的沙士呢,嘿!

  7. 2008年5月5日 09:13木然

    回佛罗伦萨: ROOT BEER沒有酒精,和啤酒沒有關係,就是沙士汽水。

  8. 2008年5月5日 14:10冬日

    我不喜欢ROOT BEER,不过倒是欣赏你的文章!

  9. 2008年5月6日 09:51遠方

    趴趴恨你?你倒是挺懂得挑人的,挑俺們村裏的村花。。。。。哈

  10. 2008年5月6日 09:52木然

    哈哈,趴趴刚才才說我是村里最好的大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