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那些童謠那些歌

字體 -

      朋友故里歸來,送我一套東山少爺的《唱好廣州》,那些曾陪伴我們成長的歌曲,就這樣飄飄然,從心底昇起。

     移民的心態有時很奇怪,這或許是許多沒有出國的朋友所不能理解。剛來那幾年,你會將過去的許多記憶許多往事許多符號一件一件地翻出來回味,所謂鄉情,所謂鄉思,就是這些東西。

     然後日子天天地過,跨過三年大坎兒,心靈裏多了間名叫鄉愁的房間,放的都是昔日的記憶。這房間的鑰匙是別人的故事,電視裏一個不經意的鏡頭,書本裏幾行隨意的句子,毫無準備之下,就會將你心靈那間房門打開,令你淚盈眼眸。

     這樣又過去若干年,心靈的房間完全封閉,能開啟這所房間門的鑰匙,好像永遠丟失。

   《唱好廣州》第1輯發表於兩年前,經過兩年時間的沈澱,第2輯於去年推出。一時風靡南粵,特別是歌曲中穿插的一些曾陪伴我們成長的童謠,像《月光光》、《落雨大》、《肥仔個頭》,再添加上越秀山、長堤、珠璣路、大馬站、白鵝潭等廣州城的符號,一如那把丟失了的鑰匙,將我們那塵封多年的房價一一開啟。

     人其實是個脆弱的動物,隨著年紀的增長,童真褪去,煩惱漸增,這是每個人無可躲避的現實。《唱好廣州》最煽情的,就是將過去與現在對比。好似《月光光,照羊城》裏,作者先寫今日:「那只艇載著艇仔粥去,雞公欖已經消散夢裏,街上叫賣都已不再純粹。笑笑我未見鄉音改去。遠遠我望見街中深處,有個細路佢聽緊往事,可否將那首不朽歌兒唱多次」,之後,那些惹人眼淚的歌詞就這樣撞了出來:「月光光,照地堂。蝦仔你乖乖瞓落床。聽朝阿媽要捕魚蝦囉,阿嫲織網就到天光。」結尾一句女聲白欖「我個心又驚,我個心又慌」,聽者無言。

     現代化的進程,令我們的時代在新生與懷舊中徘徊。《肥仔個頭》準確地說不是童謠,衹是我們小時候瘦仔與肥仔吵架最「殺食」(有效)的武器。作者童心未泯,通過「水邊抓青蛙」和「濕了身回家就聽打」這些畫面,將我們曾經的生活一一展現。最後那歌兒,一句一句直撩心靈:「紫荊花微香氣味,細路哥的把戲,折只兔仔唱你:肥仔個頭大過五層樓,肥仔隻手佢細過荷蘭豆。如風的歌兒隨童年飄走,嬉戲裏光陰過去,歡笑相片中記取。肥仔個頭大過五層樓,肥仔隻手佢細過荷蘭豆。 如此的歌兒還會唱幾首?經太遠憶得半句,個半句跟花雨飄去」……

    如斯畫面,怎能不思鄉?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文艺 (全局), 随笔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