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閱讀的腳註

字體 -
标签:

 

    讀董橋的《記憶的腳註》,有些事,有些人,有些句子,浮浮沉沉,似曾相識。

    董先生在《百老彙熄燈送別米勒》裏講的是名劇《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的作者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的故事。我最欣賞的句子,是文章的結尾:「……娶過尤物夢露的米勒更配不上華貴的文學:早春的晚風裏,只剩百老彙熄燈給他送行。」好安靜的畫面,古樸而蘊意悠長。

   《推銷員之死》中文譯本裏,最好的當數姚克的譯作。姚克是中國著名的翻譯家和劇作家,作為魯迅的密友,他在魯迅出殯時成為抬柩起靈人之一。1936年5月,姚克陪同美國著名作家埃德加·斯諾拜訪魯迅,這次見面促成斯諾編譯了《活的中國》一書。雖然斯諾因《西行漫記》一書而備受讚譽,但《活的中國》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上同樣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年輕讀者不知道姚克不出奇,老一代人就算不知道姚克,相信必知道《清宮秘史》,這部「文革」中被貶為大毒草的電影,就是根結姚克的《清宮怨》改編的。

     精通英語的姚克有洋狀元的綽號。董橋說讀完姚克《推銷員之死》的譯本,不敢再做翻譯,也不敢再亂寫文章,這雖是謙遜之詞,從中也可窺見姚克的功力。譬如劇本結尾那句:「Only the music of the flute is left on the darkening stage as over the house the hard towers of the apartment buildings rise into sharp foucus.」姚克的譯文是:「漸暗的舞臺上只剩下橫笛的餘韻,但見房子的上空,筆削的公寓高樓聳峙得更嶮巇」,簡潔、準確、聲畫俱佳的字句,功力十足。

    米勒對中國的向往之情由來已久,早在1954年他就申請赴中國訪問,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未能成行。1978年,米勒實現了多年的夢想抵達中國,這次訪問造就了他與中國著名演員和戲劇翻譯家英若誠的緣分。1982年,英若誠赴美講學回訪米勒,他誠意邀請米勒赴華執導《推銷員之死》,米勒接受邀請的唯一條件,是希望英若誠在劇中飾演威利·洛曼。

     看過電影《白求恩》的讀者,相信都不會忘記劇中充當白求恩大夫翻譯的那位演員,他就是英若誠,其不溫不火的表演技巧給觀眾留下深刻的記憶。

     英若誠出生於書香之家,祖父英斂之是滿洲正紅旗人,祖母愛新覺羅·淑仲則是皇族。英斂之最受矚目的,是創立了《大公報》及輔仁大學。

     英若誠的父親英千里12歲到英國劍橋大學留學,學成後回國在輔仁大學任教授。英千里的英文水平頗高,錢鍾書曾回憶說:「蔣介石曾說要找兩個國內英文講得最好的人給他做翻譯,一個是我,一個就是英千里。」

     英若誠在學生時代就曾迷戀《推銷員之死》。1949年,他在清華外文系讀書時就曾看過劇本,並幻想著將來能否有機會演這出戲,這個機會直到1983年的5月,由米勒執導、英若誠主演的《推銷員之死》在首都劇場上演,那年英若誠63歲,恰好與劇本裏的威利·洛曼同歲。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文化笔记 | RSS 2.0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