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夢裏醒來方知痛

字體 -

 

     五月過後,多倫多有了真正的夏天。

     這些日子天色陰霾,偶然天空飄起雨來,風一陣,雨一陣,令山林草木,嫩綠稚青。北美的夏天雖沒有蛙聲盈耳,但山影幢幢,煙水無邊,經過漫長的冬季,春回夏凱的暖土裏生機萌動,確是一年最動人之處。

     今晨與哥哥通電話,講到廣州遭遇十年不見的大雨,我竟走了神,思緒回到童年。出國十年多了,仍很思念雨季的故鄉,思念打颱風的日子。想起那些可以赤腳在「水城」中玩巷戰,可以在夜裏感受野籟襲人的生活,心境豁然,渾然忘機。

     前些天翻看移民後所拍攝的舊照片,其中有一張是舊居平房裏,我與妻在屋後果園耕作的相片,忽然想起以前讀過的台灣詩人瘂弦的一首名叫《一九八0》的詩:

                             老太陽從蓖麻樹上漏下來,                              那時將是1980年。

                            我們將有一座                             費一個春天造成的小屋,                             而且有著童話般紅色的頂                             而且四週是草坡,牛羊在嚙草                             而且,在澳洲。 

     1980年於我來說雖是青春年少,年紀比瘂弦當年寫《一九八0》年時要小幾歲,但內心卻與他一樣,同樣充滿烏托邦式的童話夢想。記得那時看過一部台灣電影叫《白屋之戀》,記憶裏兩位相愛的人在每個季節將他們的愛巢刷上不同的顏色曾令我心盈感動。

     然後是好多年過去,瘂弦沒有到澳洲去,我卻在加拿大落地生根。

     北美的居住環境,要找到一幢有著童話般紅色的頂,四週是草坡,牛羊在嚙草的小屋並不難。每年的夏天,閑時我會約上友人在老太陽從枝葉間漏下來的街角裏喝啤酒,偶然有松鼠從樹上大模大樣地蹦下來,在我們面前恣意躍動,這樣的生活習以為常,卻依然難令我怦然心動。

     昨天晚上發了個夢,夢裏是5歲那年,我與哥哥隨父親乘「花尾渡」回珠海老家,船是在凌晨3點到的石歧,熬到早上6點再上碼頭,表哥推著自行車接上我們去飲茶,然後再換長途車經下柵邊檢回到家鄉。到家後的第一個傍晚,我與哥哥偷偷到大官橋下的水溪游泳,父親知道後從祖屋追出來,驚慌中忽然哭醒,此時人賴寂寂,天籟齊歇,無言望著幽藍月色里的窗外,方知故鄉在遠方,父親已走了三年……

【本文發表在6月6日出版的《加拿大都市報》第97版木然專欄】,原文詳見“木然星島日報博客”:

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sb/2008/06/05/00131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随笔 | RSS 2.0 |

3 條評論

  1. 2008年6月6日 22:59寒荷

    原来木然的老家是珠海,我也是来自于珠海.也常常思念雨季的故乡,思念打台风的日子.问候木然,祝周末愉快!

  2. 2008年6月7日 23:37木然

    嗯,你是移民到珠海的,還是就是珠海的?我雖不在珠海長大,但在家經常講珠海話。你是珠海哪裏的?拱北?唐家灣,我家祖屋在金鼎附近。問好。

  3. 2008年6月12日 00:06寒荷

    6岁前在新会,6岁后去了珠海,家在香洲.问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