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愛國者”的兩個凡是

字體 -

     在開始質疑本地某些“愛國者”的兩個凡是論前,筆者先面對讀者多餘而必須地聲明:為支援中國抗震救災,幫助中國四川地震災區重建家園,本人參與了A1中文電台5月16日与世界宣明會合作的“愛心傳千里”電話捐款籌款活動(全電臺7小時節目共籌得83,700加元,本人參與部分有當天“都市熱線”節目錄音為證),并盡綿力捐獻微資略表心意(有世界宣明會收据備查)。

     好了,筆者表完忠心後,開始闡述我的論題。

     在6月6日出版的第41期《加拿大都市報》,頭條文章是記者李海濤所撰寫的采訪文章《賑災籌款帳目是否應該公開?》,該文發表后,不但在本地中文論壇引起极大的爭論,且其中的兩位當事人也分別寫了回應。縱觀是次討論,筆者難以接受的,是本地一些“愛國者”的觀點。

     我所說的難以接受,是這些自稱為“愛國者”的人,他們的觀點可以用“兩個凡是”來概括,即:凡是參与籌款活動的,都是愛國的;凡是質疑籌款活動的,是別有用心的。

     對于第一個“凡是”,我雖有懷疑,但毛澤東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所以沒有調查的我自然不敢妄論;但對第二個“凡是”,卻深抱怀疑。

     像李記者的采訪文章發表后,有人認為記者在海外華人積极參加籌款的時候,不去正面宣傳籌款可歌可泣的主旋律,卻對主辦者評頭品足,指手划腳,質問這個質問那個,用心不良;也有人揣測,李記者寫這篇文章是因為上台表演被拒而為;還有人變換著网名,在論壇上大聲聲討記者“沒事找事”,“你不積极賑災,反而為難這些賑災熱血華人,你是什麼東西?

     當然這還不夠,更有人發揮超常的想象力,認為記者的后台就是筆者。他們根据筆者最近就西藏問題的一些論述,加上筆者曾采訪過王丹,就定論筆者是藏獨分子,是民運分子,進而定論筆者為法輪功成員,看不得祖國好,巴不得祖國遭殃。

     如此血色的謾罵,如此的“揪后台論”,或給當事者戴上“藏獨”、“民運”、“法輪功”的帽子,發動群眾斗群眾,令討論大有演變成一場政治運動的趨勢,這种手法,相信經歷過“反右”和“文革”的同胞并不覺得新鮮。新鮮的,是海外個別同胞將其淋漓盡致地發揚光大,將网絡當戰場,這才是筆者寒心所在。

     多倫多華人社區為支援中國災區,開展各种形式的籌款捐款,這是不是好事?當然是好事。但加拿大對慈善捐款有些什麼要求呢?是不是任意找几個人,或者任意的組織都有權展開募捐呢?在緊急狀況下,臨時發動社區捐款,該由誰監管?所得善款應該如何使用?帳目是否應該公開透明?要了解清楚這些問題,相信并不是件困難的事情。記者李海濤在采訪過程中發現一些疑問,他向多方征求看法,并將他所見所聞透過報道表達出來,字里行間亦沒有要聲討誰打倒誰,難道這就是不愛國?是別有用心?

     有人質疑,李海濤無權質疑主辦者,主辦者也沒有必要一定向記者向社區公開籌款細節,對此,資深的社工,曾任中國專業人士協會CEO的江志誠先生有一段精辟的評述:任何慈善性的捐款活動,都必須符合公正、公開、接受社會監督這三個原則,如果連這樣認識都缺乏的人,他沒有資格說他代表社區,甚至不具備為社區服務的資格。

     什麼是“正气”,什麼是“邪气”,社會有一個共同的道德標准。華人社區要有正气,這是對的。但對華人社區中的一些事情提出异議,或者是批評,是否就是“邪气”?相信每一個理智的華人心中自有答案。

     動輒對批評者扣帽子打棍子,這是“正氣”還是“歪氣”?如果是正氣,那“獨裁”者就是英雄,戈培爾就是民主之父,西方的國會制應該被轟倒,反對党應該統統關到牢裏去,共産主義一朝得以實現。

【本文發表於6月13日出版的第42期《加拿大都市報》都市時評專欄】,原文刊登於“事事如意”網站,鏈接:

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sz/2008/06/15/73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日志 | RSS 2.0 |

6 條評論

  1. 2008年6月15日 18:42晨宇

    对本文的观点表示理解与支持!

  2. 2008年6月15日 20:08五瓣丁香

    支持! 很多人喜欢看你写的东西.有种可贵的乐趣! 能理解一个真诚的人,受到完全无理的对待时,真会有一种寒心的感觉.

  3. 2008年6月15日 22:11赵州茶 YesMan

    凡是參与籌款活動的,都是愛國的;凡是質疑籌款活動的,是別有用心的。 明明是典型的爱国愤青的话,你还要跟他辩。 不跟白痴吵架,要不然还不知道谁是白痴。 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恐怕你与他一样。 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免得他自以为有智慧。 2400年前的一段对话,读,读,再读 学生:苏格拉底,请问什么是善行? 苏格拉底:盗窃、欺骗、把人当奴隶贩卖,这几种行为是善行还是恶行? 学生:是恶行。 苏格拉底:欺骗敌人是恶行吗?把俘虏来的敌人卖作奴隶是恶行吗? 学生:这是善行。不过,我说的是朋友而不是敌人。苏格拉底:照你说,盗窃对朋友是恶行。但是,如果朋友要自杀,你盗窃了他准备用来自杀的工具,这是恶行吗? 学生:是善行。 苏格拉底:你说对朋友行骗是恶行,可是,在战争中,军队的统帅为了鼓舞士气,对士兵说,援军就要到了。但实际上并无援军,这种欺骗是恶行吗? 学生:这是善行。

  4. 2008年6月15日 22:17趴趴

    "兩個凡是",一样也是扣帽子,好象是哪个红头文件里说过的

  5. 2008年6月15日 22:38木然

    趴趴不谈政治,乖:)

  6. 2008年6月16日 08:37赵州茶 YesMan

    童言无忌。孩童的动作,是清洁,是正直,都显明他的本性。大道隐于天地之间。啥叫政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