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2008聯邦大選手記(1):哈珀謀大局

字體 -

     這些天大家都在談論的話題是,哈珀為何無心國事,決意要在這個秋天舉行大選。外在的因素是因為美國大選。當然,不是誰當選的問題,而是未來美國經濟對加國的影響。

     歷史來看,美國大選年的經濟景況多會超乎尋常,呈現良好化的一面。但2008年美國經濟陷入重重危機中,大選後的新政府,在面對次貸危機、能源價格上漲、糧食緊缺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等大堆難題,任何人都無法成為拯救危機的超人。美國經濟的萎靡不振,必將直接影響甚至拖纍加國經濟。假如這個秋季不啟動大選,根據C—16號法案,明年的10月19日為聯邦法定大選日,到其時,假若加國經濟陷入危機,哈珀的保守黨政府就有可能背負經濟危機、製造業不景氣、失業率居高不下等責任,各在野黨定會紛紛跳出來指責哈珀施政無能,在這種情形下,選舉顯然對哈珀的保守黨不利。因此,在對未來一年的經濟好轉缺乏足夠信心的前提下,哈珀早啟動大選,比晚啟動大選要穩妥得多,畢竟今日加國經濟發展面對的壓力,要比美國要要穩固些。

     從技術上來看,在明年法定大選日之前,哈珀扣動大選板機的機會衹有在9月15日前。按照常規,作為少數政府,哈珀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自己推翻自己,衹有等反對黨來推翻自己,而在過去一年多來,狄安多次在哈珀的威逼下後退,令到哈珀能將少數政府當多數政府玩,創造了少數政府執政最長壽命的歷史記錄,如今要在明年秋季前大選,在狄安不進攻的前提下,哈珀「自毀長城」的唯一藉口是借9月15日國會重開之前,以無法推動秋季國會運作為由,啟動大選。

     哈珀啟動今秋大選的好處,還可以技術性地即時停止4個區的補選。因為自由黨一直很重視這四區的補選,理論上說,這四個區都是自由黨的票倉,狄安希望借助這四區補選的戰績,挫擊保守黨的銳氣,恢復民眾對自由黨的信心,為明年法定大選做足前戲。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哈珀一招破釜沈舟,即將狄安精心所算輕輕化解。

     而從謀略上,假如我們將哈珀與狄安之爭看作是一盤棋的話,哈珀此番啟動大選,並非「忽然」,而是早有佈局。

     從今年年初開始,哈珀就一直為逼狄安啟動大選造勢,像2月的2008財政預算案,3月份威逼自由黨佔多數的參議院通過反犯罪預算C-2等。今年7月30日,哈珀在魁省的Levis市法裔人士會議上,公開挑戰自由黨進行大選,哈珀甚至譏笑狄安必須決定是「繼續釣魚還是拉杆」。他表示,自由黨衹有兩個選擇,一是讓國會繼續按照我們(保守黨)的要求來工作,或者就是通過選舉讓民眾來決定。可見,哈珀的「今秋大選」計劃,早已籌謀。

     哈珀之所以要花一年的時間對狄安實施步步緊迫,目的是以借力打力之勢,置狄安於不堪。因為在自由黨內一些重要勢力早對狄安的羸弱深表不滿,當哈珀屢次逼到頭上來的時候,狄安每退後一次,背後就多承受一分壓力和指責,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狄安終於陷入內外交困、四面楚歌之穀,這是哈珀的開局之作。

     哈珀中盤之戰,則是今秋大選。除非選舉失敗,哈珀衹能推盤重來。但從目前的形式看,狄安要擊敗哈珀,似乎還未到時候。如此,結局可能有兩個,其一是哈珀繼續贏得少數政府,再有就是哈珀贏得多數政府。無論結果是什麼,哈珀此戰,終將促動自由黨內對狄安不滿的勢力,迫使狄安為選舉失敗負責而下臺。但這個結果並不是哈珀的終極目標。

     哈珀的收官之作,是要令自由黨在今秋大選後元氣再傷,黨內再度卷入群雄無首,諸侯大戰的局面,經費緊缺也將致使自由黨面臨連串雪上加霜的打擊,自由黨要走出困境,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重整士氣,這將為哈珀贏得更多時間,將保守黨打造成加國第一大黨,進而取代自由黨過往的位置。

    「以虞待不虞者勝」是孫子兵法中《謀攻》中求勝之道,哈珀今秋所謀,似乎佔盡天時地利人和,這盤棋,自由黨人並非看不到,就看狄安如何跟了。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时政评论 | RSS 2.0 |

3 條評論

  1. 2008年9月6日 22:24木子

    深刻,哈博好阴险,是一个打败对手的高手,但是否是一个建设高手?不得而知。从对奥运会的态度上来看,其战略水平也就和莫克尔、金正日一个水平,无法和布什、普京相比。

  2. 2008年9月9日 15:55吴蜀人

    大选就象几盘套餐,食客不选这样就必须选那样。即使哈珀用卑劣手段将另一盘菜打翻了,也不见得他这盘有多好吃。一盘独大的套餐只有更难吃!只有人民有足够的力量和自由,或上街,或进行网络和舆论监督,从而能由大多数人决定和改变每一项具体的政策,才说的上是真正的民主。

  3. 2008年9月14日 22:58richard0101

    木子同学:哈博不参加奥运会,并非什么态度,也不说明战略水平就低——用不着什么都划分阶级。我就不觉得莫克尔、金正日的水平比布什、普京低。再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