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我們對不起謝晉

字體 -

     上星期六(10月18日)加東時間凌晨3時左右,在我負責日報值班總編工作時,收到年屆86歲高齡的謝晉導演在浙江上虞逝世的消息,忽然有些恍惚,在做完這則新聞后,我收到圈內朋友專門制作的一輯記錄謝晉電影生涯的照片,朋友為這個專輯起了個名字:好人,好導演,好父親。

     謝晉是位好人,這是大家公認的。八十年代中我時常會到電影局去觀摩送審片,与謝導見過几次,通常我們是早上看片子,中午吃飯,下午討論。謝導給我的印象是說話時很溫和謙遜,對年青人很熱情,喝酒時很豪邁。

     1984年夏,電視劇《徐悲鴻》殺青,受電影局的委托,我組織了一場研討會,會上恰好与在電視劇中飾演廖靜文的從珊坐在一起,我們私下交談的話題不是徐悲鴻,不是廖靜文,而是謝晉。她有句話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她說謝晉是真正的藝術家。

     1986年的夏天,青年批評家朱大可在《文匯報》發表了《謝晉電影模式的缺陷》,這場討論迅速蔓延到全國,其時謝晉的《芙蓉鎮》進入收尾階段,事后听朋友說,聲勢浩大的討論嚴重影響了謝導的創作,對于討論中一些過激的觀點,謝導帶有很明顯的抵触情緒。

    今天不少人都以為,朱大可是掀起“謝晉模式”討論的第一人。事實上,“謝晉模式”的討論是在上海滬西工人文化宮的電影評論組首先提出來的。當時全國具實力的群眾電影評論組織,南方是“西宮影評組”,他們与華東師范大學電影評論協會合作,負責人是樓為華(現任北京嘉華筑業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北方則是“中國人民大學電影評論協會”(后來發展為“北京青年影評協會”),負責人是現在擔任中國國務院國資委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的王忠明博士和我。我記得在朱大可文章發表前,透過電影局李文斌處長的聯絡,我們与上海“西宮影評組”同時就“謝晉模式”進行南北討論,這主要是由《天云山傳奇》和《高山下的花環》的創作引發出來的,上海的李劼更提出“謝晉電影時代應該結束”的呼吁。當然,朱大可的作用是無疑的,如果沒有他吹起討論的號角,這場討論相信也就是一場“討論”而已。

     關于“謝晉模式”討論的意義,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倪震有個很精辟的定論:“檢討所及,遠遠超出謝晉電影本身,撼動了中國主流電影傳統模式的穩定形態。”可以說,討論在某种程度上催谷了第5代導演的誕生。

      如今時過境遷,當我們冷靜下來的時候,對于這場討論,我們仍舊有值得總結的地方。所謂“我們對不起謝晉”,是因為討論中有些觀點并沒有聚焦在“模式”上,而是自然而言地聚焦在“謝晉”上,令本來滿怀創作熱情的謝晉遭遇當頭一棒,一些血气方剛的青年影評家,簡單地將謝晉的創作与中國的國情,特別是嚴峻的政治局勢分离出來,“謝晉模式”的討論成為對作家人格的批判,這种以正義的名義行使的道德暴力,令我們最終看到自《芙蓉鎮》之后,謝晉電影創作步入信念危机中,直到今天,我們看不到謝晉電影能在《芙蓉鎮》后有所超越。

     “我們對不起謝晉”的“我們”,還包括謝晉心中的“祖國”。作為一個在政治運動模具這樣狹窄的空間下求得生存空間的藝術家、知識分子,一個相信“道德感化”直到“善必胜惡”的思想家,他心中永遠是善的祖國并沒有珍惜他的存在,這其中還包括應云衛、上官云珠、嚴鳳英、趙丹,還有鄧拓、羅廣斌、楊朔、傅雷、翦伯贊、老舍等。

   “謝晉模式”的提出,不是為了鞭笞謝晉,更不是將謝晉的頭按下來,要他忏悔,一如朱大可所說的:“文化批評的主要對象是文本,而不是作家的人格。忏悔是作家個人的精神選擇,我們只能對此提出建議,卻無權作出強求,否則就會淪為另一形式的道德暴力”。

     如今一切已成為歷史,祈願好人一生磨難得以解脫。

本文發表於10月24日《加拿大都市報》异想天开專欄

【轉載請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網”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文艺 (全局), 文化笔记 | RSS 2.0 |

6 條評論

  1. 2008年10月24日 19:06天马行空

    谢晋是真正的导演,比那些靠阴暗面和无聊之极而大赚昧心钱,以及胡子拉茬的潜规则伟大很多。

  2. 2008年10月24日 20:30替天行道

    为谢晋的逝世感到悲伤,他是中国最著名的导演和艺术家,他在那个政治时代为我们创造了精神食粮,我敬仰他,感谢他,愿他在天国安详!

  3. 2008年10月25日 11:15bigcat

    请别用”我们”, 用”我”,

  4. 2008年10月25日 11:49木然

    Bigcat;

    我們的“們”不包括你:)

  5. 2008年10月25日 23:18李丁

    穷酸文人。

  6. 2008年10月26日 09:43庞帝亚

    正常心态人的实话。

發表評論